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486.第483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世界杯决赛第二天,边学道的手机开始忙碌起来。

    好像约好的一样,敢为、智为、足球俱乐部、于今、李裕、陈建、边妈……

    接了近20个人的电话,他知道,自己真的该回去了。

    智为还好说,一直都是王一男在掌舵,除了资金和战略层面,日常上对边学道的依赖性不强。敢为就不同了,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集团,又是俱乐部,又是运动馆,又是地产项目,想一想也真是难为丁克栋、杨恩乔几个人了。仅仅是这几样,也还能扛住,可是敢为集团又参与了松南新城和棚户区改造的几个项目,这压力可就大了,主要是有些事情,除了边学道谁也做不了主。

    而且,就算他们想做主,各衙门的人也不跟他们谈,只是一个劲儿问丁克栋:“你们边总去欧洲考察,什么时候回来?”

    边学道出国了,祝植淳也出国,尚秀宾馆上下都靠傅立行一个人拿主意。6月底7月初,尚秀宾馆进行上半年绩效考核,考核结果出来后,按规定需要进行一系列岗位调整,然而两个活宝老总都不在家,可把傅立行难为坏了。他也打电话问了,祝植淳和边学道都说:“你是副总,你全权做主。”

    拿着电话,傅立行明白了,自己跟尚秀宾馆,这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啊!合着姓祝的和姓边的弄这个宾馆是玩票呢?

    不管咋说,就算撂挑子不干了,也得等两人回国再说。宾馆下面那么多人在等着半年考核的结果,动作还是要有的。傅立行心说:你们俩敢放手不管,我就敢大刀阔斧。

    于是,一个半年考核,把尚秀宾馆上下惊得鸡飞狗跳,一些习惯混日子的员工叫苦不迭:走了一个姓边的,来了一个姓傅的,这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平时都是笑呵呵的,可TM下起手来,比刽子手都狠!半年考核都这么玩,年终考核可怎么办?

    …………

    李裕也在想怎么办?

    遇到酒吧太火了,难免招来一些三教九流。

    有些开眼的,知道遇到酒吧跟尚动俱乐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自然绕着走,可混混为什么叫混混,其中很大一个因素是这些人脑子浑,一个个剃个光头、纹个身、学会几个阴阳怪气的狰狞表情、拜几下关二爷就当自己从此属了螃蟹,可以横行霸道,可以吃饭不给钱,可以***不戴~套,还可以到酒吧收保护费。

    来遇到酒吧喝酒找事,然后意图收保护费的混混叫皮二,属于新生代混混。

    新生代的意思是,刚尝了混黑的甜头,急于招小弟扩充实力,可又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根基不稳。

    想找钱,半死不活的餐馆勒不出多少钱,还得是酒吧这样的暴利生意有钱,尤其遇到酒吧这么火,每天流水就得不少。

    皮二是这样打算的,一个月30天,他只要遇到酒吧三天的利润,这够给面子了吧?

    李裕把话告诉了酒吧的保安队长,酒吧的保安队长把话告诉了唐根水,唐根水把话告诉了麦小年,没几天,皮二一伙人就犯事了。

    收拾了皮二,可是扯出一个皮二的同乡。

    皮二这个同乡叫何建臣,是松江下面一个县下辖某村的村主任兼村支书。

    这个何建臣不是一般的NB,外号“何老大”,年轻时练过拳击,曾因犯抢劫罪、盗窃罪和故意伤害罪,先后两次被判刑。出狱后,何建臣以非法、暴力手段占据村主任、村支部书记职务,笼络几个社会闲散人员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无恶不作。

    皮二曾借助同乡这层关系跟何建臣混过一段时间,当混混也是受何建臣的启发。

    有钱之后的何建臣染上了毒~品,最喜欢在酒吧、歌厅这样的地方找陪酒女一起吸。

    听说了皮二的事,何建臣没说什么,就是开始往遇到酒吧跑,一周之内,在酒吧包房里,利用掺了东西的香烟,连续让几个陪酒女下了水。

    这么闹下去肯定不行,李裕到包房里找何建臣谈,出乎意料的,何建臣对李裕很客气,一会儿说对不起,一会儿说兄弟我下次注意。

    结果第二天,吸了毒的何建臣在酒吧里见一个女的长得漂亮,便让其陪他喝酒,被女的婉言拒绝。

    见女人“不鸟他”,恼羞成怒的何建臣用酒瓶击打女人的头部,女人被打得头破血流,他还不放过。

    与女人一同来的朋友认识何建臣,劝他不要再打了,何建臣又开始打劝说者。

    离开酒吧后,何建臣又试图开车撞劝说者,吸~毒后的何建臣开车失去控制,撞到了树上,何建臣又以车撞坏为由,威胁劝说者给他3万元“修车费”。

    何建臣的出现,开始影响遇到酒吧的生意,可是这个人极度危险,李裕拿他没办法。

    恶人还需恶人磨,只能等边学道回国再说了。

    李裕着急,陈建也着急。

    他没想到边学道这次出国走了这么久,主任已经问了他几次吃饭的时间,可边学道没回来,定不下来。

    看主任的脸色,似乎已经心生不满了,陈建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跟边学道硬讨的人情,结果还没让主任高兴,那就两头空了。

    可是没办法,跟边学道关系最好的李裕,已经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了,现在显然不是他一个人着急。

    ……

    他们再着急也没有用,这次来欧洲,边学道还有几个人没有见着。

    一个是沈馥,还有就是在荷兰的许志友三人。

    初尝禁~果,正当情热,董雪不想跟边学道分开,边学道也舍不得她,就舍近求远,决定先去荷兰见三个小子,然后把董雪送回法国,然后再回德国见沈馥。

    荷兰之行成了一段难忘的激~情之旅,25岁的老姑娘董雪,尝了肉味后战斗力特别强,而且什么都敢尝试,尤其喜欢在公共场合撩拨边学道,弄得他不上不下的,好不难受。

    在阿姆斯特丹,边学道和董雪请三个男孩……呃不,三个小伙子吃饭。

    几年不见,许志友、成大器、段奇峰三人身上都有不小的变化,洋气了许多,也开朗了许多。

    三个人都不是不明事理的,他们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边学道给他们的,所以话里话外都透着亲切和感激。

    跟许志友三人分开回到宾馆,董雪问边学道:“真是你把他们仨送来荷兰的?”

    边学道说:“他们仨天赋好,被人家看中了,我不想他们在国内被埋没。”

    董雪搂着他的脖子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

    边学道问:“什么样的我?”

    董雪妩媚地说:“让我满意了,我就告诉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