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89.第89章 更耐听的《黄昏》

    边学道拿着手机就往门外跑。

    杨浩在身后喊他:“要下雨了,你干什么去?带伞啊!”

    从9楼下到1楼,走出寝室楼时,豆大的雨点漫天坠下。

    把手机放进兜里,用手捂好,边学道冒着雨大步向红楼跑去。

    雨幕中像他一样奔跑的学生不多,大多数见雨太大,都找地方避雨。

    边学道猜想一定是刚才的雷声吓到单娆了,他一定要尽快赶回去。

    单娆打开门看到的是浑身湿透的边学道,她到卫生间拿出毛巾,亲手给边学道擦头发和脸上的雨水。

    “给我吧,我自己擦。”边学道说着,伸手去拽单娆手里的毛巾。

    单娆不给他,直到帮他把露在外面沾了雨水的皮肤都擦干了,才转身放他进屋。

    边学道在卧室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时,单娆抱着一个大狗抱枕,正窝在沙发里看他。

    边学道说:“刚才的雷真响,吓到你了吧。”

    单娆点头。

    边学道说:“下次还撵我走吗?”

    单娆摇头。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噼啪噼啪”打在窗户上,像无数条鞭子在抽打着人间。单娆靠在边学道肩头,两人坐听雨声,谁也没有说话。

    其实回到家想了一会儿,单娆就想通了。

    边学道跟廖蓼根本不可能有什么。

    且不说边学道没那个时间,单说两人的性格就不怎么合拍。

    廖蓼很傲,边学道骨子里更傲,只不过平时他隐藏得很好,但瞒不过单娆的眼睛,这样的两个人,在一方臣服之前,是不会有本质性发展的。

    真正让单娆心生戚戚的是她比边学道早毕业一年,她实在有点舍不得离开边学道,她恨两人相见太晚,她怪自己浪费了相识后的半年多时间没有早早抓住边学道。

    6月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雨停风歇,阳光重新洒了下来,被雨洗刷了一遍的甬路,积水星星点点地反射着太阳光。

    恰巧赶上下午第二节课下课时间,校园里的人一下多了起来,单娆拉着边学道要出去走走。

    楼下的空气里弥漫着雨后特有的味道。

    边学道问单娆要不要去租一辆自行车,单娆摇头,紧挽着边学道的胳膊,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游荡。

    因为已经是晚餐时间,校园广播台播起小刚的《黄昏》。

    单娆说:“这首歌真不错,听了多少遍也不腻。”

    边学道点头说:“这是首好歌。罗文有一首同名歌,比这个还耐听。”

    “是吗?”说话时,单娆的思绪似乎已经融进了歌声里,这是在机械地回答边学道。

    边学道感觉到了今天的单娆有点不一样,但一时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心想可能是大姨妈来了,要不要回去在日历上偷偷标一下呢?

    ……

    ……

    单娆刚走,杜海来找边学道。

    在红楼,杜海只用半个小时就学会了怎么维护my123。

    维护用的电脑,于今说好他来出,边学道算是从my123上解脱了出来。

    晚上孔维泽回来后,909的人全了,这样的日子最近很难得,经常不是缺边学道,就是缺于今。

    孔维泽进门时,大家看见他白衬衣上挂着好几块黑灰,问他:“送餐还需要钻烟囱?”

    孔维泽说:“屁啊!刚才回来路上,路口有人烧纸,一阵小风刚好吹我一身纸灰。”

    于今说:“行啊,换位思考一下,你这等于捡钱。”

    孔维泽翻着白眼说:“屁个换位思考,你咋不去捡点花呢?”

    童超问:“你说外国人祭祀不烧纸钱,他们那儿去世的人花什么啊?”

    杨浩合上手里的书说:“我也时常很担心他们。”

    边学道躺在床上听着,觉得寝室这帮小子实在太他妈欢乐了。

    晚上大家的谈性都很高,于今继续扮演话题制造者的角色:“今天你们上网看新闻了么?一个英语学校保安,娶了一个洋妞外教,那洋妞长的还相当不错呢!我就看了新闻摘要和照片,谁看新闻了,说说细节。”

    李裕说:“我看了,两人的情节很浪漫,开始时语言不通,在纸上画张嘴是想聊天,画条街是想一起逛街,画个碗是想一起吃饭。”

    于今用怪怪的声音问:“没说画个床吗?”

    李裕说:“人家挺好个事儿,你别胡说。”

    于今说:“这怎么算胡说呢?画嘴画街画碗,画一圈,最后指向还不是床吗?”

    杨浩插话说:“不对吧,最后指向应该是坟墓。”

    于今说:“这大晚上的你能不能说点欢乐开心的?我要是做恶梦就找你要精神损失费。”

    杨浩说:“我说的是事实。”

    于今不理杨浩,说:“真的,等以后我有钱了,也找个洋妞。”

    陈建问他:“你不是有周玲了么?还瞎惦记啥?”

    于今说:“谁说处对象就一定得结婚了?”

    艾峰说:“你都跟人家住一块儿了,还说不结婚,你这属于耍流氓啊!”

    于今服气了,不再纠缠周玲的问题,“我就是想整点难度高的,你想啊,走在外面,身边跟着一个小鸟依人的美洋妞,多带劲儿!”

    陈建继续打击他说:“小朋友,制定目标的时候切合实际一点,跳一跳够得着那样的就可以了,不要想着摘月亮。”

    于今问:“那怎么就成摘月亮了呢?”

    李裕说:“欧洲和美洲女人,一般不会对亚洲男人感兴趣。以后你要是真有钱了,黑妞倒是可能跟你,你喜欢吗?”

    于今说:“先别管啥色的,我就说从小生活的环境和观念都不一样,怎么追?”

    陈建说:“其实也简单,你没事多看看外国爱情片,看老外男人怎么追洋妞的,吸收经验就行。女人嘛,不分中外,只要让她爱上你,就没区别了。”

    于今一拍床板:“对啊,还是老二……呃……还是二哥足智多谋,经验丰富!”

    ……

    ……

    周一考两科,剩下的隔一天考一科,足足考了一周试,还有两科没考完。

    边学道觉得自己都快烤糊了。

    周日回到家,掐指一算,考完的五科,三科基本没问题,两科在可过可不过的线上,就看老师心情了。

    回到家是单娆给他开的门。

    自从下雨那天单娆忧郁了一个下午,她就在边学道家开辟了自习根据地,占据了一直闲置的东卧室。

    单娆不在边学道的房子过夜,每天边学道还没睡醒的时候,她买了早点自己开门进屋,晚上熄灯前半小时回寝室。

    单娆虽然不在这里过夜,却在这里午睡,因此她的部分换洗衣物,和洗漱化妆用品都放在这里,整个房子的布置没有什么变化,却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有女主人在的感觉。

    不久前,单娆很真心诚意地买了两本菜谱,但折腾半个月后,瘦了5斤的边学道终于跟单娆说:“以后我在家就我做饭,我不在你就叫外卖,我刚让李裕把附近餐馆的订餐电话拢了一个单子,后面标着每家的特色,想吃啥你点,月底我给你报销。真的,姐,我跟你说真的。”

    ……

    ……

    最后两科考试都安排在5天后,边学道决定明天不看书,放松一下脑子,去地铁1、2号线几个主要站点附近考察一下房源和价格行情,若是发现合适的房子考完试就去买了。

    单娆现在就是个宅女,整天喜欢待在家里鼓捣鼓捣花,鼓捣鼓捣鱼,然后做两套公务员考试模拟题。

    早上出门时,边学道说出去见一个朋友,单娆“嗯”了一声,就放边学道出门了。

    边学道出门一小时后,董雪站在边学道家单元门口,给李裕打了个电话。

    董雪问李裕:“边学道搬家了吗?”

    李裕说:“没搬……”

    没等李裕说完,一心给边学道惊喜的董雪挂了电话。

    拎着一兜用来贿赂房东老夫妻的水果,董雪上楼,找到了记忆里的那扇门,轻轻敲门。

    另一边……

    李裕拿着手机愣了几秒,赶紧给边学道打电话。

    电话里边学道周围闹哄哄的,李裕一听就知道他不在家,他言简意赅地告诉边学道:“董雪去你家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