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1048.第1045章 彼岸

    雨后的夜空干净而深邃。

    农历七月二十九,挨着晦日,天空中繁星点点,一弯窄月反而成了配角。

    李裕已经离开了,于今的呼噜声关着门坐在书房里仍能听见。

    将台灯亮度调低,边学道转动椅子,面对着窗户,静静凝望落地窗外安静深沉的城市,从他的角度看,头顶的星星似乎比脚下的路灯离他更近一些。

    这样的环境,特别适合思考。

    明年,2009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因为好几个综艺娱乐节目要在明年“抢先”推出,除此之外,有道集团的移动互联网“探路先锋”Kki也将在明年问世。

    综艺影视+移动互联,这两样是边学道构想中“娱乐传媒帝国”的两大柱石。

    可以说,只要接下来这两年圆满执行既有规划图,边学道的退休日子就能更加潇洒一点。

    当然,即使边学道现在就退休,他也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潇洒的一小撮男人之一。

    然而他不会轻易退休,因为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小富即安的边学道。

    改变,既因为内在认识的变化,还因为边学道遇见了三个传奇男人——祝海山、罗伯特-毕格罗、埃隆-马斯克。

    祝海山……

    前半生蛰伏,后半生一飞冲天,翻江倒海,呼风唤雨,在近70岁高龄的时候,还花2000万美元在俄罗斯联盟号飞船上买了个座位,想当私人付费太空游客世界第一人。

    后来,尽管输给了时间和年纪,但祝海山的“敢想”极大触动了一心相当寓公的边学道。

    那一次,边学道才真正意识到,同样是“异类”,他和祝海山的差距已经不能用相形见绌来形容,而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祝海山是“云”,他是“泥”。

    罗伯特-毕格罗……

    一个乍一看挺富有,但在真正富翁堆里又“偏穷”的商人,硬生生将诞生了几十年却一直无人敢尝试的“太空旅馆”概念一步步变成现实。

    如果祝海山教给边学道的是“敢想”,罗伯特-毕格罗身上传递出来的品质就是“敢为”。

    第三个人,埃隆-马斯克……

    在边学道眼里,埃隆-马斯克是真正的天才,是真正的梦想家,也是真正的狂人。

    埃隆-马斯克给边学道的世界观带来的冲击,甚至大于祝海山跟罗伯特-毕格罗之和。

    冲击大是因为,无论Microsoft、Apple还是Facebook,它们或者改变了时代,或者将技术升华成了艺术,或者丰富了人们的生活,这些企业的伟大是毋庸置疑的,但有一点,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内向”型企业,它们的贡献在人类社会内部,它们为人类提供的是“功能”和“有趣”。

    而埃隆-马斯克从事的是“外向”型事业,他是在为人类拓展生存空间,是在探索未来,从目标的“高低级”上来说,埃隆-马斯克更高一筹。

    边学道坚定地认为,探索无尽宇宙的人比手拿洛阳铲的人更有理想,仰望星空的人比只会盖楼挖矿的人更有价值。

    除了做一个富有的人,边学道还想成为一个有理想有价值的人。

    现在,边学道的理想是尽可能多地赚钱,然后跟上太空狂人们的脚步,跟他们一起凝视广袤宇宙,跟他们一起触摸无垠星空,跟他们一起在这个一切都失去终极意义的世俗时代里“开疆拓土”,跟他们一起抵达远方星空的彼岸。

    彼岸……

    边学道“边”字拼音的另一个拼法就是“彼岸”,跨越时空维度来到此处的他总觉得,彼岸才是他真正的家园。

    ……

    ……

    开门的响动声惊醒了望着星空出神的边学道。

    听脚步声就知道,于今醒了。

    五分钟后,客厅里,边学道给于今泡了一壶浓茶。

    两眼通红的于今坐在沙发上,直勾勾地看着茶壶,还处于意识恢复的阶段。

    又过了几分钟,忍着烫强喝了一杯热茶的于今眼睛灵活了,整个人状态也好多了,他看着边学道问:“几点了?李裕呢?你怎么还不睡?”

    边学道说:“快夜里1点了,李裕回家了。”

    于今说:“这小子就这么把我扔这儿了……”

    边学道笑着说:“他是已婚男人,跟你疯不起。”

    于今听了,不好意思地说:“让你俩看笑话了,本想自己悄悄排解,没控制住。”

    边学道笑着说:“你这算啥?想当年我在学校10A寝室楼后门等人,那才叫拉风,人不轻狂枉少年嘛!”

    摸着茶杯,于今转移话题说:“我看你是从书房走出来的,这么晚还不睡忙什么呢?”

    边学道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说:“公司里的事。”

    于今先是点点头,然后问道:“武思捷跟你汇报大江无人机的谈判进展了吗?”

    边学道喝了一小口茶,说:“传真发回来了,大江的人挺难缠,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咱们的投资方案,交出了大江在北美和欧洲的独家代理权。”

    于今想了想问道:“你真这么看好大江?”

    边学道说:“我若说我是一时心血来潮,你信吗?”

    于今干脆地摇头:“不信。”

    边学道笑着说:“我看好大江,是因为不久前我刚好听人说起过这个小公司很有潜力。”

    于今面露不解地说:“潜力?那么小的公司谁会注意到他们?”

    边学道摇头说:“咱们注意不到,不代表别人也注意不到,一些投资公司的眼睛是很毒的。”

    于今听了,说:“在香港时我亲手操作了一下大江的无人机模型,感觉产品很不成熟。”

    边学道一边喝茶一边说:“不要小看他们的技术实力。”

    于今反驳说:“技术并不等同于产品,有技术的人很多,但是能设计出好产品的人却没几个。”

    边学道不答,反问:“你玩过大富翁吗?”

    于今点头:“玩过啊,怎么了?”

    边学道说:“玩过大富翁的都知道,收购是致胜的根本之道。”

    于今愣愣地说:“还是不明白。”

    边学道指着窗外说:“夜空中有千百个正在燃烧的太阳,茫茫宇宙中,几乎每天都有恒星消亡,也有恒星诞生。换言之,任何产品都有生命周期,市场占有率再高的产品也有它死亡的一天。所以,现在有道集团旗下的产品无论看上去多么强势,多么不可战胜,都不足以永远依赖。通过收购,实现产品多样化,尽力扩大企业版图是唯一出路。”

    过了几秒,于今叹着气说:“能把居安思危说得这么拗口的,除了你也真是没谁了。”

    边学道和于今在客厅里闲聊的时候,换了发型戴着眼镜的大嘴小段走进了圣彼得堡一家不大的旅馆,踏上了他的彼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