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1010.第1007章 早上好我的公主

    祝天庆是一个很自律的人。

    过完40岁生日,他的吸烟量从每天最少一包降到一天不超过三根,大多数时候是一天两根,还都在上午吸,晚上极少碰烟。

    之所以“定量”而不是完全戒烟,这跟祝天庆有别于常人的思维逻辑有关。

    在祝天庆看来,完全戒烟,不带不碰不吸烟固然很难,吸烟而又控制量更难。

    怎么说呢?

    就像一个人为戒色而修持白骨观,是一个人躲在深山里修更好呢?还是入到红男绿女的红尘俗世里修好呢?

    从速成的角度说,肯定到深山里修更快,但从定力深浅来说,一个一天去两遍“天上人间”的人如果还能修成,那肯定是大成了。

    祝天庆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在吸烟,烟成了他一个可以锻炼自制力的道具,说白了,祝天庆是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

    8月9日这天晚上,祝天庆破戒了。

    祝天养、马成德、边学道、祝育恭……家里家外这四个人给祝天庆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而真说起来,最让祝天庆烦闷闹心的是他的蠢儿子祝育恭。

    因为对祝育恭的生母怀有歉疚和追忆等混合的复杂情绪,所以祝天庆一直很纵容包容祝育恭,给过祝育恭无数次机会,希望他终有一天能成熟起来,可是这一次祝天庆终于清醒地认识到:每个人都会变老,但不是人人都会长大。

    今天晚上,祝育恭在酒会上毫无意义的鲁莽行为,势必会打草惊蛇,让边学道产生戒心。当然,就算祝育恭不去搅场,边学道也可能从祝老大一系那里听到风声,或者透过马成德的死察觉到什么。

    然而就算确定了敌意,一个是心知,一个是公开,完全是两种状态。

    换句话说,短期内不能动边学道了,也动不了边学道。

    三个半小时前,祝天养给祝天庆打来一个电话,告诉他,通过多渠道调查,已经可以确认童云贵父子是死在了边学道手里。

    祝天庆相信祝天养的调查结果。

    这是术业有专攻,也是祝家的“四权分立”。

    祝家金融大权在祝天庆手里,但祝家的信息资源和黑白两道的力量都在祝天养手里。拿童云贵这件事来说,让祝天庆调查,可能调查几个月,也只是调查出个大概轮廓,而且还会留下痕迹。而让祝天养来做,用三个词可以完美概括:迅速、隐秘、准确。

    接到祝天养电话后,祝天庆一连吸了五根烟。

    童云贵是个什么货色,祝天庆心里有数。

    通过童云贵之死,边学道的“真实面目”第一次浮现出来。

    祝天庆郁闷地发现,顺序错了,他应该先搞定边学道,然后才应该是马成德。

    此前祝天庆有意无意忽略的一件事今晚被祝育恭说了出来:马成德和边学道是两种人!

    马成德才华横溢,但生不逢时,他被祝海山挖掘出来,带在身边教诲。他视祝海山如师如父,一辈子为祝家鞠躬尽瘁,从性格到教育到经历,都注定了他是个辅佐之才,不是决断之人。

    而边学道则完全不同,这个人年纪轻轻就升龙在天,掌控旗下企业近万员工的命运,拥有独立的力量体系,他的决断力和杀气都远超马成德,对付他的难度也远超马成德。

    此前……

    边学道的年龄迷惑了祝天庆。

    祝海山去世,边学道从五台山回到松江后一病不起,躺在医院憔悴无神的模样迷糊了祝天庆。

    彼时,祝天庆知道边学道很与众不同,但以为他只是很有商业才能,没想到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且不见血的狠角色。

    还有……

    更让祝天庆烦躁的是,老二祝天养的电话打得太巧了,正好在祝育恭到边学道的酒会上搅场后,打来电话告诉他边学道其实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用猜,祝天庆也知道祝天养肯定早就拿到了调查结果,并且知道祝育恭去了酒会,故意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让他郁闷,或者让他自乱方寸。

    抽出烟盒里最后一根烟,点燃,祝天庆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思忖:老二的目的是什么?逼着自己动手?逼着自己后退?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半晌。

    祝天庆拿起桌子上的枪,仔细摩挲枪身,抬手对着前方虚瞄,然后把枪放下,压在写着电话号的纸条上,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什么人能赢?

    别人猜不透的人。

    ……

    ……

    早上5点35分,窗外的鸟鸣叫醒了边学道。

    沈馥趴在床上,睡得像个婴儿。

    冰箱里是空的,边学道悄悄下床,穿上衣服,想下楼买点早点。

    结果一出单元门,就看见S600停在对面不远处。

    走过去,看见李兵坐在驾驶位上睡着了。

    敲了两下车窗,李兵闻声醒来,看见边学道,赶紧开门下车,睡眼惺忪地说:“边总。”

    边学道看着李兵,疑惑地问:“你昨晚没回去?”

    李兵说:“天气不冷,睡一晚没事,您这边得留人。”

    边学道拍了拍李兵肩膀,问:“穆龙呢?”

    李兵看了一眼手表说:“穆龙也在车上睡的,那家伙是个机器人,天一亮就出去晨跑了,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

    边学道点点头说:“你打电话给穆龙,你俩回去补一觉,中午过来接我。”

    李兵看着边学道问:“您下来晨练?”

    边学道说:“我去买点早餐。”

    李兵说:“您上去,我去买。”

    边学道笑着说:“买早餐的活儿我还是能干的。”

    李兵说:“昨晚酒会上记者照了那么多相,估计今天就见报了,您不适合出现在这儿附近。”

    边学道一听,在理。

    他和沈馥身份都很特殊,一旦暴露,以后就没法来这里相会了。

    李兵去买早餐了。

    怕开门关门声吵醒沈馥,想让沈馥多睡一会,边学道坐在车里等李兵。

    随手打开广播,可能因为时间还早,不是收听高峰,广播里女主播正在念一首关于旅行和爱情的散文,好听的声音在充满清晨味道的空气中传播,仿佛带有某种魔力:……认识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和他(她)去旅行……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他(她)去旅行……一路上,无论是携手看旅途中的田野,还是并肩数天上的白云,都是一种幸福,能回味终生……爱情之永恒既在于厮守也在于不忘……

    十几分钟后,边学道拿着早餐上楼,蹑手蹑脚地开门,然后就听见沈馥在卧室里慵懒地问:“是你吗?”

    换上拖鞋,把早餐放在饭桌上,边学道走进卧室,拉开半幅窗帘,坐到床上,在沈馥的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说:“早上好,我的公主。”

    沈馥闭着眼睛,懒懒地说:“我不是公主,公主现在应该还在酒店。”

    边学道又亲了一口,说:“Good-morning,my-love。”

    这句沈馥没反驳,美美地皱了一下鼻子,说:“我好像闻到了香味。”

    边学道跳下床说:“我先去给你倒杯水,然后吃早餐。”

    沈馥忽然“呀”地大叫一声,用被子蒙住脸,像小女孩一样踢着脚说:“太幸福了!”

    沈馥的举动吓了边学道一跳,他愣愣地站在床前,看着沈馥躲在被子里扑腾。

    几秒钟后,沈馥露出头发散乱的脑袋问边学道:“你不是说去给我倒水吗?”

    早餐是在床上吃的。

    看着与平时不太一样的沈馥,边学道问:“你怎么了?有什么喜事?”

    沈馥喜滋滋地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好梦。”

    边学道喝了口粥:“说说。”

    沈馥摇头:“不能说,我妈告诉过我,好梦不能说,说了就不算数了。”

    边学道故意叹了口气,然后说:“我昨晚也做了一个梦,好梦。”

    沈馥睁大眼睛:“啊?”

    边学道补充说:“跟你有关。”

    沈馥看着边学道说:“你骗我。”

    边学道摸着心口:“我说的是真的。”

    沈馥说:“那你先告诉我你的梦,我再考虑告诉你我的梦。”

    盯着沈馥看了几秒,边学道说:“我梦见咱俩去了一个浪漫的地方,从头谈了一次恋爱。”

    沈馥直直地看着边学道,不言不语也不动。

    抓着沈馥的手,边学道说:“我还记得梦里那个地方,你愿意陪我去吗?”

    沈馥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扭回头,微笑着点头。

    边学道诧异地问:“你都不问问是哪儿?”

    沈馥说:“我知道你说的是哪里。”

    边学道:“……”

    沈馥问:“你不信?”

    边学道:“……”

    沈馥双臂搂着边学道的脖子,轻声说:“诺丁山。”

    边学道愕然地看着沈馥,他的表情足以证明沈馥猜对了。

    好一会儿,边学道说:“好吧,该你告诉我你的梦了。”

    沈馥往边学道耳朵里吹了口气说:“小狼狗,鉴于你的梦是编的,所以,我不告诉你。”

    ……

    ……

    (《俗人回档》首发创世中文网,起点中文网同步更新。创世和起点都是正版,正版小说的数字、英文、字句都没有错误,可以享受最佳的阅读体验。正版读者的支持,是作者长期创作的唯一动力支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