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755.第752章 小脸依人

    廖蓼发短信给边学道:我到松江了。

    边学道回拨。

    电话通了,边学道问:“你在哪?机场?我派车去接你。”

    廖蓼说:“不用,我已经坐机场巴士到市里了。”

    边学道看一眼时间,问:“你现在在哪?”

    廖蓼似乎走了几步,说:“我前面有家茶楼,叫问心居,我在里面等你。”

    边学道说:“好,你先去,把位置发给我,我马上就到。”

    几分钟后,廖蓼发来短信:问心居三楼303

    问心居离金河天邑有点远,而且路上堵车,足足用了一个小时,骑士十五世才开到问心居门前。

    边学道第一次来这个“问心居茶楼”,店面位置不错,有点闹中取静的感觉,占地面积不太大,但“瘦高”,上下一共五层,有点像古代的塔式酒楼。

    一进门,茶香扑面。

    看见边学道和李兵,身穿素花旗袍的茶女走过来,微笑地问:“先生品茶还是会友?”

    边学道向楼梯看了一眼,说:“303。”

    “先生这边请。”接待他的茶女走在前头,躬身引导。

    上到二楼后发现,里面装修得很不错,字画、竹屏风、镂空雕花隔断、瓷器、宫灯、珠帘、淡雅插花、红木茶几……看摆设的东西,线条流畅,古色古香,颇有“简单奢华”的韵味。

    简单扫一眼,边学道在心里赞叹:一处不错的清幽会客之所。

    走到303门口,隔着珠帘往里看,一个女人趴在茶几上,似乎在睡觉。从边学道的角度,看不见女人的脸,只能看见一头如墨长发,披散在肩膀和背上。

    茶女刚要说话,边学道伸手制止了她,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李兵在四周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跟边学道微微点头,转身下楼了。

    坐回车里,李兵打电话给保卫处,说了问心居的地址,调了一辆车和四个保安过来。这是唐根水陪边爸边妈出国前嘱咐李兵的,只要外出,边学道身边的安保力量不能少于四个人。

    李兵想想也是,集团花钱养着那么多人,用不用都要开工资,为什么不用?

    边学道身边人多,李兵也能相对轻松一点。

    茶楼里。

    边学道伸手轻轻拨开珠帘,小心走到茶几跟前,坐下,看着睡觉的廖蓼,看着廖蓼的头发。

    这……真的长发及腰了!

    边学道就这么坐着,坐了20分钟。

    他在猜廖蓼为什么困成这样。

    倒时差?还是在英国实习很辛苦?还是……

    三楼上新客人了,脚步声、谈话声惊醒了廖蓼。

    她先是不满意地吭唧了几声,然后睡眼朦胧地坐起身,待看清坐在对面的边学道后,廖蓼轻轻晃了晃脑袋,揉着脑袋问:“你来了?坐多久了?”

    边学道说:“刚到。”

    廖蓼问:“怎么不叫我?”

    边学道说:“看你睡得很实,我今天也没什么事。”

    他打量着廖蓼,廖蓼也在打量着他。

    看着廖蓼的小脸蛋尖下颌,外加一头齐腰长发,边学道下意识地挑了下眼眉。

    当初一句戏言,可是看廖蓼的样子,生生是留了几年的头发。

    廖蓼看着边学道说:“我还以为再见你时,你会一身爱马仕、杰尼亚、范思哲、路易威登呢,最起码也得戴一块百达翡丽或者江诗丹顿吧。”

    边学道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笑着说:“其实我这一身都是名牌,只不过把商标去掉了。”

    “切!”廖蓼站起身说:“你这话,说给别人信,我不信。”

    说完,她走到门口,拨开珠帘招呼茶女。

    廖蓼指着茶几上的壶说:“这壶凉了,撤掉吧。”

    说着她扭头问边学道:“你平时喝什么茶?”

    边学道说:“我逮到什么喝什么,没讲究,随意。”

    廖蓼看着茶女说:“那就毛尖吧,要最好的。”

    等茶女出去,边学道说:“难得你大方一次。”

    廖蓼奇怪地问:“不是你请客吗?”

    边学道直直地看着廖蓼,廖蓼瞪着眼睛看他,两人足足对视了一分多钟,廖蓼说:“再这么看我,跟你收费了啊!”

    边学道目光不动,问:“收费依据是什么?”

    廖蓼说:“秀色可餐啊!你去哪吃饭不得花钱?”

    边学道目光未动,说:“自打今天看你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要破财了,所以无所谓了。”

    廖蓼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边学道问:“你真知道?”

    边学道终于移走了目光,问:“你是怎么做到把脸瘦成这样的?”

    廖蓼自恋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人家脸本来就很小的。”

    说着话,茶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茶女一边优雅地操作,一边说问心居的茶是从哪进的,水是从哪运的,茶具是从哪买的。

    茶女在两人面前洗茶、冲茶、点茶、分茶,全套忙活完,双手奉茶道:“客人请慢用。”

    茶女退出去了。

    边学道和廖蓼各自喝了一小口。

    廖蓼问他:“怎么样?”

    边学道说:“挺好。”

    廖蓼问:“好在哪?”

    边学道诚实地说:“不知道。”

    廖蓼“咯咯”笑了好一会儿,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边学道说:“你还没回答我呢?”

    廖蓼端着茶杯问:“回答什么?”

    边学道说:“你的下巴,是怎么做到的?”

    廖蓼换了个坐姿说:“你没听过一个词吗?小脸依人。”

    边学道又说了一遍:“我是说下巴。”

    廖蓼叹气说:“还能有什么办法?瘦脸操加节食呗,胸都跟着饿小了。”

    边学道:“……”

    廖蓼忽然换了个表情,用手托着自己的头发说:“怎么样?你说的,我都做到了,这下可以借我钱了吧。”

    边学道端起茶杯,吹了两下,一口喝干,拎起壶问:“说个数吧。”

    廖蓼起身抢过边学道手里的茶壶,边给他倒茶边问:“你说真的?”

    看着廖蓼拎茶壶的手,边学道一语双关地说:“看在你一片孝心……”

    这话,乍一听是边学道见廖蓼起身给他倒茶,在充长辈占廖蓼便宜。可再往深一层想,是边学道猜到廖蓼在帮她爸爸的油脂厂找资金,替爸爸分忧。

    放一两年前,边学道没那个财力陪廖蓼爸爸“一起疯”。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别的不论,光是地铁沿线那三块地,就帮边学道赚了几十亿。而且智为科技无论游戏、安全卫士还是微博,全都一片向好。

    所以,拿出点钱帮廖蓼一个忙,入股油脂厂试水实业,对他来说完全没压力。退一步说,就算亏了,他也亏得起。

    廖蓼把边学道的茶杯斟满,放下茶壶,又问了一遍:“你说真的?”

    边学道端起杯,把廖蓼刚给他倒的茶一口喝了,说:“这杯茶我都喝了,不真也得真。”

    廖蓼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坐直身体,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