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跪求帮助

    “叮咚……”

    陈雨悦刚从卧室出来,门铃就响了起来。她和郁洛轩对视半秒,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正考虑这会是谁来打扰他们的时候,门铃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十分的急躁。

    “来了。”陈雨悦无法,直接拿着手中的玉壶瓶子,先走去按了开关,却发现屏幕上的显示器上面,出现了一个女人,正是罪魁祸首徐遇玉。

    反应过来的陈雨悦,立马走过去想把门关上,不料她却让阿忠抵死推着门,冲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郁洛轩微微颤颤地站起来,看着徐遇玉,脸色惨白却十分愤怒。连喝诉都不带一丝的情面。

    徐遇玉一怔,冲到郁洛轩身边,道:“轩儿,妈妈来看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痛?”

    “我不用你管,你走,我再不想见到你。”郁洛轩甩开她的手,毫不留情地将她往门外推。

    他再也不想见到这个恶毒的女人,再也不想要这样的母亲。

    徐遇玉流着泪望向站在一旁的阿忠,唯有他知道她此番的目的,希望他能开口替她求求情。

    “少爷,你先别急,先听,徐,夫人把话说完。”阿忠拉住了郁洛轩的手臂,只是稍微用力,就可以将他推到,此刻的少爷,虚弱得让阿忠心痛。

    “还有什么好说的?阿忠,你什么时候开始帮她说话了?”郁洛轩怒吼,他此刻就是一头受伤的野兽,而这个伤害他的人却是他敬重的二十多年的母亲。

    看着双手握成拳,怒不可遏的陈雨悦,郁洛轩紧接着开口:“小悦,将他们给我扔出去,不用留情面。”

    陈雨悦冰冷地笑了笑,她早就想这么做了。徐遇玉,三番四次的害她,若不是因为她是郁洛轩的妈妈,还是宝宝的奶奶,她早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了。

    “等下,陈雨悦,我这次来,有话和你商量的。为了轩儿,你听我把话说完。”承受着陈雨悦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压力,徐遇玉咬紧牙根,将心中的话吼了出来。

    陈雨悦揪着她的衣领,厌恶地道:“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杀你,并不代表我放过你,终有一日我要让你痛不欲生,现在请你给我滚。”

    徐遇玉知道没时间了,她脱口而出:“我去自首,谢婉莹就会将玉玺还给你,求你拿到后回去把解药送过来吧,求你救救我的轩儿吧。”

    “什么?”陈雨悦身上的力量瞬间停止,诧异地看着她。

    徐遇玉含着泪,点点头,继续道:“我已经和她说好了,下午2点前,玉玺会送到你的手上,我现在就去公安局自首。”

    郁洛轩一怔,从地上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怒吼:“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死吗?做梦!!我不稀罕。滚回你的屋子里藏着,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陈雨悦听罢,无奈地吸了口气,她知道就算徐遇玉犯了天大的错,甚至不惜一次次伤害他们,郁洛轩对她也恨不起。除了暗自怨恨伤痛,他还是不舍得这个女人受到一点点的伤害,这就是所谓的乌鸦反哺之情吧。

    徐遇玉泣不成音:“轩儿,这次妈妈真的知错了。妈妈什么都不要,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没有你和小谨,以前都是妈妈太自私,做了太多对不起你们兄妹的事情,希望这一次,妈妈能真的洗脱所有的罪行,还你们一个完美的家庭。”

    “我不需要,你走,赶紧滚啊。小悦她哪也不去,她要陪着我,我不需要你牺牲什么来偿还,这一次,就当我还够你的生养之情,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你也别再自作多情。”郁洛轩几乎接近失控,第一次,他这么的斯歇底里。

    “轩儿……”

    “滚,滚出去。”

    “呜啊,呜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人争吵的声音太大,摇床上的郁宁致惊得舞着双手,放声大哭。

    “陈雨悦,我求你。求你答应我,拿着玉玺回去帮我轩儿找解药。”趁着陈雨悦被郁宁致哭声弄得焦急不已之际,徐遇玉挣开了她的手,竟然当着她的面,跪了下去。

    陈雨悦一怔,这就是作为母亲的心?她以前不懂,但是自从有了致儿,她似乎能明白徐遇玉此时的心情。现在听到婴儿无助的哭声,她整个心都软了。看着此时跪在地上的徐遇玉,竟然觉得百感交集。

    “谁让你跪的,你起来,走啊,走……”郁洛轩却是气得脸色铁青,他奋力将徐遇玉拖起来。

    可是徐遇玉只是边哭边摇头,仿佛陈雨悦不答应,她可以跪死在这里。

    “你先起来吧,你是长辈,这样只会折我的寿。轩是我的丈夫,不用求,但凡有一丝希望。我一定会救的。”陈雨悦梗着脖子说完,语气却依旧冰冷,可是心里有些看法,悄然起改变了。

    现在,她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抱摇床上,哭闹不止的小家伙了。

    “谢谢,谢谢!!”徐遇玉连连道了几声谢,这才站起来。伸长脖子看了几眼摇床上的婴儿,欲言又止。

    “那我走了,轩儿照顾好自己。还有小悦,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徐遇玉说完,毅然转身离开。

    “不,不可能,小悦是不会走的,你别做梦了,别想着去自首就一了百了,我情愿死,也不要你救。要是你敢去自首,我绝对不会原谅你。”郁洛轩用仅剩的力气把着门,额头挂满了汗珠,却掩盖不了双眸里的憎恨和痛苦。

    僵持着,郁洛轩将火气撒到阿忠的身上,“忠叔,我爸不是让你把她关起来吗?你怎么回事?”

    “少爷,这也是为了你……”阿忠不知道如何回答。

    “放你狗屁的话,我就算死,也不要她来救,赎罪吗?呸……”

    “先把这个吃了,再说话也不晚。”陈雨悦看不下去了,抱着稍微安稳下来的郁宁致,走过来,把缓解疼痛的要塞进他嘴里。

    郁洛轩把这门,徐遇玉出不去,她只能求助地盯着陈雨悦,很明显的意思,把她儿子弄晕,好让她走,不然时间来不及了,两点前谢婉莹看不到新闻,她又怎么可能把玉玺交给陈雨悦?

    “小悦,你别理她,这个疯婆娘,做不出什么好事。你哪也别去,在家陪我着我就好了。”郁洛轩恶狠狠地打断两人的对视。

    陈雨悦此刻才明白,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有多深,郁洛轩现在的态度尽管恶劣,却是处处维护徐遇玉,用尽办法阻止她去自首,更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徐遇玉,你何其幸运,生到这样一个儿子,再不珍惜,你真是自己找贱。

    陈雨悦无比疼惜地盯着郁洛轩,仿佛想把他深深地刻进心里。她其实爱上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真的很好,很让人心疼。

    郁洛轩看出陈雨悦的心思,他哀求着:“小悦,不要对我动手,不要将我打晕,不要让她去自首……你知道,我的命本就不会长了,真的不在乎这一天半天。我只想你们都好好的,好好的……”

    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郁洛轩倒在陈雨悦的怀里。陈雨悦点了他的睡穴。

    反观徐遇玉,她震惊地问道:“小悦,他刚刚说什么?什么他的命本就不长,是什么意思?”

    “你给他下媚药的第二天早上,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他活不了多久,是吴恩帆检查的结果。最多只有一年。”陈雨悦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搂着郁洛轩,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什么?”徐遇玉倒抽一口冷气,惊慌倒地。

    “他身上的毒没有解药,熬不过一个月。一年和一个月,这样,你还愿意去自首来换解药?”陈雨悦一针见血地问道。

    徐遇玉痴呆了。她第一次醒悟,原来,真的不是不报,也不是时候未到,而是报复在你最亲最爱的人身上罢了。

    好半天,她才颤抖着站起来,伸手慈爱地抚摸郁洛轩的脸,她到现在还清楚记得他小时候的模样,小小的脸蛋整天都挂着笑容,嘴巴甜腻,人见人爱。但凡见过他的老人家都说,他日后是个有出息的。是的,现在的他确实如此的英俊和优秀,怎么看都不是短命的相啊!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作的孽吗?老天报应到她的儿子身上?

    不,她的儿子生命才刚刚绽放,刚刚才做了父亲,怎么可以不明不白就走了呢?她不允许,绝不。

    “不会的,恩帆一定是搞错了,我的轩儿一向很健康。”徐遇玉摇摇头,仿佛在喃喃自语,安慰自己。

    “如果是真的呢?他吐过几次血,想必你也知道。”没有谁比陈雨悦更希望,那是假的,她甚至每一次都强迫自己去面对那血淋淋的事实,因为只有这样习惯了,才觉得那不是什么大病。

    他依旧健康,不会死。

    徐遇玉目光犀利,坚定地道:“就是只有一天,我也要救。何况这本就是我罪有应得,老天爷不应该报应在我轩儿身上。你,别忘了,拿到玉玺立马启程。至于致儿,你想让谁先帮你照顾着,都可以,他还小,不要让他跟着你操劳。”

    “您这是在向我摆婆婆的普?”陈雨悦怒目而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