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报应来了

    “那你就去自首,去认罪。将你的恶性告知天下。哼,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一双儿女被你利用被你欺骗、残害,现在都成什么了,你自己心里清楚。”郁宏正眼中全是厌恶,说得十分激动决绝。这像是变相的挑衅。

    说完,郁宏正便挥挥手,让阿忠将她带了出去。

    徐遇玉一时僵住了,任由守卫擒住,再不挣扎,只是喃喃自语:“自首?只有这个法子了吗?”

    内幕,其实她都知道了,陈雨悦来自哪里,来干什么,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在那个信封里面,写得一清二楚,她再清楚不过,谢婉莹对她的仇恨,只有将她送进监狱,看到她名声扫地、众叛亲离、一无所有,谢婉莹或许才会舒心,才会将玉玺还给陈雨悦。

    有了玉玺,陈雨悦才能穿越回去,拿回解药,救她的轩儿。

    有句话叫,不作死就不会死。现在走到这一步,都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如果可以,她情愿替郁洛轩喝下那杯酒,其他人的子女不是人,但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她有怎么会不爱?

    不过是现在儿子长大了,她说话再也不作数,做不了他的主了,所以她才这般的不甘心,这么的气愤。她实在不想儿子和她离心啊?可殊不知,他就像手里的沙子,抓得越紧,流失得越快。

    但是,话说回来,昨天给她寄快递的人,到底是谁?是谁这么了解她的心思,知道她想置陈雨悦于死地,才这么的帮她?

    而她竟然也被怨恨弄得失了心性,怎么也没考虑到这样的场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这般痴情。

    不,她的儿子,不能死。

    想着,她突然收起了眼泪,一脸严肃地跟在她身后的阿忠说道:“阿忠,这么多年,我没求过你什么事情,今天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轩儿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没了吧?”

    阿忠本不想理会,对于徐遇玉的行为,他其实也是十分愤怒,这个女人虽说做了这么多年的郁家夫人,生了郁洛轩和郁洛瑾两兄妹,但她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值得尊重。不过提到了郁洛轩,他也不由得忧心,硬着口气回道:“有什么事您直说,不要拿少爷要说事儿,若是对少爷有益的事情,阿忠不用您说,也会做。”

    “好。你送我去一个地方,我要见一个人。”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空去理会阿忠对她是什么态度了,她只想尽快把这件事解决,没有解药不说,陈雨悦身上缓解疼痛的药更是仅剩几颗,她的轩儿等不了多久。

    谢婉莹,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是时候见一见了。

    对于徐遇玉上门,谢婉莹仿佛一点意外都没有,她似乎是一早就做好了准备,恭候大驾。

    这么多年来,两个都是外面优雅得让普通妇女望而止步的名媛贵妇,可是,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是有多扭曲。其实很多时候,她们很相似,不过却是斗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

    如果说方蕙华是架在徐遇玉和郁宏正之间的一条河,那么谢婉莹就是河里吃人的毒蛇,时时刻刻准备着攻击想要跨过河对岸的人。

    “你还是来了?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谢婉莹打开了门,似非似笑地看着自己狠毒了的女人。满嘴都是得意的嘲笑,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勾心斗角,徐遇玉一分不差 ,只见她依旧优雅地走了进来,仿佛是自己的家一样,明明是来求人,气势切分毫不差,还冷笑着道:“哼,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估计是老天不忍心看你太过煎熬了,给你点甜头尝尝。趁着现在还有机会在我面前嘚瑟,好好享受一下吧。”

    谢婉莹被梗得满脸紫红,这么多年来,她就没有一次能赢过这个蛇蝎,关键是这个女人比她狠,比她毒辣,不过今日……笑的人是她谢婉莹:“哈哈……徐遇玉你个贱人,儿子都快给你害死了,现在你还有心思和我呈口舌之快?我倒要看看你能快活多久。”

    徐遇玉一冷,要隔从前,她绝对会毫不犹豫上去给她两巴掌,但是今天,不行。她就是中了不知何人的圈套,一开始她也怀疑是谢婉莹的,但是斗了一辈子,这女人的脑子怎么样,她还是知道的,应该不可能算计得这么准确。

    不过不管幕后的人是谁,徐遇玉终究是输了,而且一下子就握着了她的死脉,她这辈子唯一的牵挂,就只有郁洛轩兄妹,因而此刻她不能不妥协:“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把玉玺给陈雨悦?”

    “哈!!你这么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要你去自首,要你当着全国人民的面承认你的罪行,要你一辈子呆在监牢里痛不欲生,要你受尽折磨死在四面都高墙不见天日的监牢里……我要你死!!”谢婉莹双眼血红,最后斯歇底里中带着狂喜和多年来压抑的快感。

    正如谢婉莹所说,徐遇玉这一路已经做好准备,可是当真的听到,她还是心惊和害怕,但高傲了一辈子的她,即使是输了,也不会低头让仇者快。

    她面上依旧冷静,甚至用满是同情的目光看着谢婉莹,风轻云淡地说道:“在我们爱上同一个男人的三个女人中,其实,你是最可怜的,知道吗?即使我的结局是暗无天日的监牢,我好歹有儿有女,现在还有孙儿,有牵挂……而你?我还是不如你,孤独,寂寞,形影单吊……呵呵,你应该最清楚,这样的滋味。”

    谢婉莹咬紧牙关,将心中的怒火生生地压了下去,多年的谋划,胜利就在眼前了,她不可以因为一个被她斗败了要死了的女人的话而失控。

    “呸,你都还没进去,又怎么知道那滋味就好呢?好歹我自由自在,吃香喝辣,衣着名牌,至少我不会名声尽失,侮辱家人。你有儿有女又怎么样,他们待见你吗?不,你的所作所为,在他们心中永远只是个恶毒的母亲,甚至连母亲都没资格。”

    徐遇玉看了看她,并没有再开口反驳,因为这样争斗下去,只是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她的轩儿不能再拖。

    “下午2点,我会去自首,并通知记者。请在此之前将玉玺交到陈雨悦手中,我现在会过去和她说清楚,你也知道轩儿在她心中的地位,希望你别玩什么花招。”话一说完,徐遇玉再不想看一眼得意洋洋的谢婉莹,转身就离开。

    “阿忠,我们的话你都听到了?一会到了轩儿哪里,我和陈雨悦好好谈谈,你就去帮我安排联系记者吧。”从谢婉莹的别墅出来,徐遇玉的派头很足,比一个职业女强人不输分毫。

    阿忠见她这么坚决,突然替郁洛轩感到一丝安慰,这个母亲虽然心狠手辣,但是真的是虎毒不食子,她还是很爱自己的儿子的。但是他不会劝她,因为这本来就是她该承担的惩罚和责任。

    再者,为了救郁洛轩,他也不会去劝,因为只有这样。

    跟在郁宏正身边,替他办事的人,该知道的事情,他一分不差,不该知道的,他也清楚得很。所以,这药物的毒性,他再清楚不过了。

    氓角一族,郁洛轩已经携妻带子,回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此时的疼痛,已经开始慢慢地侵蚀他的血肉,啃噬他的胫骨。冷汗直冒,脸色苍白的他,几乎无力抱一抱自己才刚出生一个月的儿子。

    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

    “轩……”陈雨悦从后面,见他紧紧地抱着,那精壮结实的腰身,此刻除了冰冷,就是颤抖。

    郁宁致这个小家伙似乎感受到怀抱不踏实,竟然扁着小嘴巴咿呀呀地哭起来,那声音似乎是为了衬托气氛,让人听着心酸难忍。

    “致儿别哭,你爸爸没事的,来,娘亲抱你。”陈雨悦伸手把他接过来,一边安慰着儿子,一边却不自觉地流泪。

    “哭什么呢?真是的。”郁洛轩颤抖着的手,轻轻地抹掉她脸上的泪,泛白的唇裂开,勾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形,若无其事地道:“你不是还剩一下缓解痛楚的药吗?能熬几天算几天吧。”

    陈雨悦一怔,是了,她怎么忘了这一茬,把郁宁致放到摇床上,她连忙站起来道:“我去拿,你等下。”

    谁知郁洛轩却拉着她的手,将她扯进怀中,低头吻上了她因为哭泣而变得艳红的唇边,喃喃地道:“小悦,一会吃了药,我有力气了,能不能……”

    他话没说完,怀中的人儿却主动加深了这个吻,将他的渴望含进了嘴里,几个月的饥渴让两人如同久旱遇上了甘露,烈火来的凶猛,几乎停不下来。

    “我去给你拿药。”看着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男人,今天竟然像个虚弱的小女人,被她挑逗得气喘不止,连本是惨白的脸,此刻也因为压抑太久而变得一阵红润。陈雨悦恨不得咬他几口,却有担心他的痛楚,连忙推开他闪进了卧室。

    【文文可能快要完结了,不知道乃们希望的结局是什么。小七最近很多事情各种不顺心。看到文文也没几个订阅和包月,准备完结了,开新文,到时候希望亲们继续关注和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