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父子争宠

    此刻,病房内一片死寂。

    向泽林其实并不惧怕郁洛轩,他也不想听陈雨悦的话,可是他现在很乱,不知道怎么办好。

    最后,一切的纠结,只化成这句妥协的话:“好,那你等会,自己不要乱动。”

    而对于他俩人之间目无旁人的互动,郁洛轩却是真的忍无可忍了。在向泽林推门出去之际,他就示意阿飞,将向泽林扣押了起来。

    “向总,得罪了。这边请吧。”阿飞是个很重义气的人,之前也和向泽林有过一两次的接触,对他的为人和办事能力都十分敬佩。因而此刻,也算客气。

    向泽林并没有说话,有些冷漠的双眸平静无波,仿佛根本听到阿飞的说话一样,自顾自地往护士室走去。

    阿飞无奈,上前扣住他的手,劝道:“向总,不要让我难做。有少爷在,夫人和小少爷都不会有事的,他们已经结婚,现在是夫妻。您这样只会惹少爷恼火的。”

    “那又如何?”向泽林不悦地拂开他的手,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眼底全是讽刺。

    他知道自己斗不过郁洛轩,甚至想把陈雨悦母子藏起来半天也做不到,可是对于一个只会伤害陈雨悦的人,他是不会轻易放手,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相让的。

    “那就得罪了。”阿飞无奈地皱皱眉头,对着其他两个年轻的下属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上前,将向泽林双臂擒住,再不给他移动分毫。

    向泽林也不反抗,因为对于大病初愈的他,再多的挣扎只是徒劳,他需要积攒力气,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

    毕竟现在陈雨悦还在月子中,她哪也去不了。而她势必拿到玉玺要回去的,但是孩子怎么办呢?可不可以带着孩子一起穿越?如果可行,那他是不是也可以一起?

    这个还需要从长计议。因而,不急于一时。

    再说郁洛轩,看到向泽林出去后,他二话没说就把门给锁了,又气冲冲地走过来把已经被扯歪了的床帘拉开,他动作很大,仿佛就故意出气一般。

    可是自顾自玩得开心的母子,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连看都不曾看他一眼,他默不作声地站在床边,心头哽着一口气,怎么也下不来。

    “老婆……”这一声叫唤,尾音拉的很长,像小孩子撒娇似得,委屈极了。

    陈雨悦抱着宝宝摇得开心,将他漠视得彻底。

    “老婆,我这里疼……”郁洛轩捂着胸口,在她床前蹲了下来,可怜至极。

    陈雨悦本还不想理他的,但是宝宝估计真是饿得慌了,嘴巴一扁,又开始嗷嗷地哭起来。

    她心疼地要命,想着犯不着和一个贱男置气,害着宝宝饿肚子。看他刚刚那个样子,明显是把产房的门给锁了,门外还有阿飞这样的雷神守着,医生护士是笃定不敢进来的。

    可是她现在又动不了,没办法给孩子冲奶粉。这个贱男更是没自觉,情愿让孩子饿着,不去冲奶粉,反而是在她面前撒娇卖乖。试问,他和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区别?

    真的是肺都气炸了。可是要她现在妥协,那是不可能的。

    “你到底想怎样?睡了别的女人害我早产的是你,现在来这里乱发脾气的又是你,装疯卖傻还疼的人还是你,你到底想怎样?知不知道我母子还饿着,知不知道我从昨晚到现在滴水未进,你知不知道宝宝出生到现在一口奶没喝上啊?有你这样的丈夫,这样的父亲,是幸还是不幸啊?你自己说。在我眼中,你还不如一个路人来的实在,你知道吗?”

    陈雨悦语气轻柔平静,没有责骂没有质问,可是就是这样的像说故事的陈述,却深深地刺痛了郁洛轩的心。

    他曾经以为他做的很好了,他爱她,是真的。为她做最浪漫的事,买最昂贵的首饰,去最好玩最富有的地方,他以为这样就是无人能及的恩宠了。

    作为女人,她应该觉得幸福,应该觉得幸运和感动。

    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原来,他以为的这一切,都不过是空有华丽的外表,其实对于真正的生活却毫无疑义。而她最需要的,却只是饿的时候一口热饭,为他生孩子的时候身边的陪伴。

    这才是生活,而他之前的不过是戏剧。

    “对不起……”他觉得此时,除了这句话,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要表达心中的自责和难过。

    陈雨悦冷漠地指着门口,说道:“你走吧,对不起说多了,让人厌烦。我不需要你,宝宝更不需要。”

    郁洛轩双眸一滞,脸上再无一丝嬉笑玩闹的神色,而是讪讪地说了一句:“可是,我需要你们。”

    见陈雨悦没反应,他又说道:“我错了,老婆能再原谅我一次吗?”

    呼~~陈雨悦向着天花板翻了翻白眼,算了,说多了耽搁时间,让他先把奶粉冲好吧。

    “我现在没时间听你说这些,去把奶瓶用开水烫干净,然后按照说明给宝宝冲奶粉。外面那个杯子是之前倒出来放温了的,洗干净奶瓶就用杯子里的水。”陈雨悦熟练地指挥,每个女人都是天生有做妈妈的潜质。

    “好。”郁洛轩一喜,屁颠屁颠地照着做起来。拿着冲好的奶瓶摇着走过来,他那双美丽的眸子一不小心,又看到了小家伙头上枕着的某女胀鼓鼓的丰满,神不知鬼不觉地咽了咽口水。

    他想了很久,斟酌着开口,摆出一大堆的道理说道:“小悦,医学上说宝宝喝奶粉不如喝母乳健康,况且儿子他还是早产儿,身体本来就虚弱。要不让我试试看能不能吸出来?”

    他说完这句话,竟然正经得没有一丝的**,陈雨悦狐疑地盯着他看半天,直至把他看得心惊胆战,她才冷淡地开口:“你过来。”

    “好。”郁洛轩心中窃喜,可是他面上却满是关心,仿佛真的是很无奈,才这样做的。

    就算此刻,陈雨悦只是把他当催奶工具,他也是十分乐意的。他把手上的奶瓶搁在桌子上,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先试试这边,现在胀痛得很。”陈雨悦皱皱眉,尽管孩子都有了,但是面对刚刚吵完架的男人,她心底还是难免有些尴尬。

    “好……”郁洛轩喉咙发干,艰难地回答了一个字,轻轻地将她的衣服推上去,比往常要大一倍还不止的雪白丰满瞬间赤~裸~裸地展现在他面前,那一颗温软的小樱桃此时更是高高挺起,秀色可餐。

    郁洛轩艰难地动了动喉结,伸手握着了那早已涨得坚硬的雪峰,俯身含住了渴望已久的樱桃儿。

    本想轻轻地舔舐、玩耍一番的郁洛轩,被陈雨悦一掌拍在他脑袋上,凶狠地喝诉道:“快点,再玩我扇死你。”

    郁洛轩无奈,只得用力地吸了一口,随着陈雨悦一阵惊呼,淡香的奶水便冲了出来,他不舍得放开,竟然大大地喝了一口。

    直到陈雨悦怒不可遏地推开他,他才抹抹嘴,双眸满是不舍,委屈不已地盯着看。

    陈雨悦捂着胸前不停留下来的母乳,熟门熟路地指挥道:“去拿开水过来给我洗洗,你的口水不干净,怕宝宝碰到会生病。”

    “哦。”郁洛轩狠狠地盯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底愤愤不平,真是便宜这个小子了。

    从此,这个废材老爸,竟然记恨起自己的儿子了。

    清洗干净,小家伙终于可以喝上奶了,他小嘴不停地吸着,小小的喉咙起伏不停,看来这第一顿餐吃得很是开心,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老爸此时嫉妒得要死。

    愤愤不平的郁洛轩突然想起了什么,两眼发光,却只是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小悦,还有一边……”

    本看着小家伙吃得开心的陈雨悦,怕他吃得太快,一手还在旁边辅助,轻轻地帮他顺出来。此时听到郁洛轩的话,她又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想这边顺畅了,另一边却还是胀痛得厉害,而且宝宝怕一会吃不饱,反正都吸了一边,不在乎让他再吸一边了。

    “过来。”陈雨悦口气很凶,但阻挡不了郁洛轩的得逞,这一下他可以多吃一点了,小家伙再没机会和他抢。

    心底盘算得好,嘴角就跟着上扬了起来。迫不及待地扑过来,轻轻地拨开她的衣物,如法炮制,含了进去。

    这一次,他真的很用心,很用心地玩了起来。

    陈雨悦只顾着宝宝这边,怕他吃得太急,无暇理会郁洛轩。此时一大一小两个头就这样趴在她的胸前,怎么看怎么诡异。

    “玩够了没?”不知多久,陈雨悦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那里是在帮她吸奶,简直就是在玩。她翻了翻白眼,气愤地就要将他拍飞。

    “马上……”郁洛轩头也没抬,含糊对说了一句,就真的认真吸了一口。

    “啊……你想疼死我。”陈雨悦疼得咬牙切齿。

    郁洛轩迷茫地抬起头,美丽的眸子里满是**和不舍,他嘟着嘴唇温柔地道:“那我轻点,你忍一下。”

    重新含进去之后,他竟然又不怕死地嘟囔一句:“玩得有点久,可能被堵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