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别太较真了

    **一夜?陈雨悦心中一闷,扶着门柄的手一抖,差点摔了下去,幸好阿飞及时冲过来,将她扶了起来。

    “夫人,你没事?”阿飞见她脸色惨白,双手阵阵发抖,不由得担心。

    陈雨悦回神,也不顾自己身子沉,连忙往外走,“我没事,快走,你少爷出事了。”

    郁洛轩就算是真的背叛了她,她也要亲眼证实,不需要旁人给她发照片,更不需要旁人说三道四。

    郁洛轩,希望你不会再一次欺骗我,背叛我,还在这结婚前夕。

    阿飞的车一路狂奔,天边已经开始泛白,但是两边的路灯还没有按下去,路上安静的没有一个人,远远看去就是一条闪闪发光的长龙,游戏人间。

    陈雨悦从上了车,就闭上眼睛,一句话也不曾说了。但从她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不难看出她的紧张和担心。

    “夫人,放心,少爷不会有事的。”阿飞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样无力的话语。连他自己都觉得苍白。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少爷是不会有事,但徐遇玉估计又玩什么花招,想拆散他们两个人吧。

    呼~~他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少夫人的又快生了,为什么作为少爷的母亲,她就不能放过他们呢?

    陈雨悦并没有开口,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车子很快便绕过了半个城市,进入了徐遇玉的别墅区。等不及按门铃,阿飞轻易便破了院外的门,陈雨悦冷艳地跟在他后面,对着房门的摄像头,毋庸置疑地说道:“开门。”

    咔嚓的一声,门锁打开,徐遇玉正优雅地站在里面等着他们,不,应该是等着陈雨悦一个人。

    “来的还挺快的,不过,我劝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别待会受不了刺激晕倒了,这里可没有医生帮你接生。哈哈……”徐遇玉得意地笑完,报复的快感,让她迫不及待地想看这个处处和她作对的贱女人痛苦的表情了。

    等陈雨悦走进来,她接着说道:“还有,手脚轻点,别打扰我轩儿和未来媳妇睡觉,今天让你来,就是想让你死心,早点从我轩儿身边滚蛋,别不知廉耻地做个小~三。”

    陈雨悦依旧冷漠,不置一言,甚至连一个眼神也不曾给她。

    “小夫人,我陪你进去。”阿飞担心里面有炸,到时候伤了她,他没法先郁洛轩交代,关键是现在还不曾确定里面会有谁,到底是什么情况。

    徐遇玉脸色一沉,上次阿飞敲晕她这笔账还没算呢,这次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二话不说一巴掌就甩到阿飞的脸上,怒骂:“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走狗,也想进我的家门?给我滚出去。”

    转头又对着陈雨悦道:“陈雨悦,你要是不敢,就别进来,我自然会把照片传给你,让你死了这条心。”

    被徐遇玉甩了两次耳光,阿飞还是和上一次一样,一句话也没说,更没有反驳还手,毕竟这个人是少爷的母亲,他一来没资格,不想落了少爷的面子,二来,他不和这么一个女人计较。

    只是,他坚决站在陈雨悦身边,护着她,死也不给她受到半点威胁。

    “阿飞,你在外面等着,我会注意。”陈雨悦哑声说完,双眸冰冷地削了徐遇玉一眼,抬脚走了进去。

    “希望你不会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陈雨悦扔下这句话,就走进来那个半掩着门的华丽卧室。

    满屋的春光扑面而来,里面全是浓郁又恶心的味道。

    宽大的床上,赤~裸着两个躯体缠绵在一起,不用看,一个是郁洛轩的,一个是李欣童的。

    尽管早已猜到了,当真的面对着这个画面,陈雨悦的心脏,还是痛得撕心裂肺,无法忍耐。

    郁洛轩俊美的脸颊依旧呈现出不正常的桃红色,紧紧闭上的双眼尽是倦色,皱成一团的英眉中间,犹如深深的烙印,是被最亲最爱的人利用,还有背叛的痛苦,他是被迫的,陈雨悦一眼便看了出来。

    可是她无法接受,更无法原谅眼前看到的一切。

    “啊……”一声尖叫冲破的天际,碎裂了黑夜的裸妆,成功地震醒了所有梦中的人。

    李欣童挣大着眼睛,惊恐的盯着门口站着浑身冰冷却依旧沉默不言的陈雨悦。她早就知道会有今天早上这一幕,但是戏份还是要做足的,她现在也算是郁洛轩的女人了。

    昨晚的缠绵,她一点一滴都记在心头,恨不得再次重温,她发誓,绝对不再让眼前的女人,将郁洛轩抢走,绝对不能的。

    熟睡的郁洛轩猛地睁开双眼,瞬间清醒过来,在对上陈雨悦那双毫无感情的眸子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轩哥哥,我怕……”李欣童挂着泪,妖娆的身子就这样往郁洛轩身上粘过来。

    他从来不打女人,但是这一刻,他想直接杀了李欣童,还有策划这一切的人。怒火烧心的他将要扑到他身上的李欣童一脚踹到地板上,冰冷地说道:“回头再找你算账。”

    说完,他赤~裸着身,从床上跃下来,扯过一张床单围着了重要部位,冲到她身边,紧张不已地握着她冰冷的手,道:“小悦,不是你想的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我知道你被下药了,我不怪你。”陈雨悦冷漠地拂开他的手,双脚从来没有过的坚定,甚至连本该跳动不止的心脏,也开始停止了下来,像死去了一样,安静地睡过去,她什么都不想去想了。

    郁洛轩看她黯淡无光的脸色,心中陡然一痛,那是什么表情,他知道,是枯萎,像个没灵魂的娃娃,不哭不闹,不恨不怨,仿佛是一种解脱的感觉,随时会灰飞烟灭。

    “小悦,不,不要这样。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这样。我不该来这个地方,我不该再相信她……我错了,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不要离开我。”从没有过的惊恐铺天盖地而来,强壮有力的双臂尽管此时已经将她拥抱在怀,却冰冷的仿若无物。

    “轩儿,放开她,你怎么可以求一个女人?没志气,她要走就让她赶紧滚,别再这里碍眼。”徐遇玉接受不了这样懦弱的儿子,气呼呼地走过来,要拉开他们。

    “滚,别逼我出手。”郁洛轩双眼一凛,将徐遇玉甩了老远。如果她不是他母亲,他恐怕就会出手给她两巴掌了。

    陈雨悦微微地转头,对着徐遇玉冷笑不已,她悲凉地看看窗外的晨光,本该是美好的一天,本该是她送嫁妆的日子。唉……可惜了。

    蓦然,她想起了昨晚,谢婉莹的话,他们是真的不会有结果的。即使怀了孩子,即使领了证,结了婚,他们都不会被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家庭所接纳。

    “婚礼取消吧,欢聚别离、爱恨情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我不想再追究了,我走。你保重。”陈雨悦轻轻一用力,推开了他的手。

    郁洛轩一震,怀里的人儿,已经消失了。

    在她转身要离开之际,还不忘提醒徐遇玉一句:“你儿子他,生病了,可能活不了多久,真为他好,就好好善待他吧。以后,你就算求我,我也不会出现在他眼前,更不会出现在你眼前了。请,好自为之。人各有命,其实我从来都只是这里无关紧要的一个过客,是你们太较真了。”

    “小悦,你给我站住,你要去哪?”郁洛轩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是要走了,她不报仇了,也不会因为他重病而留下了,她这一次是真的会消失了。

    “轩儿,你清醒一下吧,她在诅咒你死,你知不知道。”徐遇玉恨铁不成钢地扯住他。

    被徐遇玉这么一扯,他还没来得及赶出门口,陈雨悦就消失不见了。

    对,病,他不是病得很严重吗?他要去医院躺着,他要告诉全世界,他病得很严重,这样她就会知道了,她就会舍不得走了。

    想到这,他知道此刻追出去也没有了,还是将手头的事情处理完。这次的侮辱,他绝不会姑息的。

    看着脸上还带着媚色,一脸得意的李欣童,郁洛轩眼底一片厌恶,他是太善良了,才让这个女人如此色胆包天,真的以为他不敢怎么样嘛?

    他眼中满满的全是暴戾,越过徐遇玉,对着门口的阿飞,说道:“阿飞,将李欣童捆起来,扔会李家,记得不能给她穿衣服。还有,买几颗避孕药给她吃下去。”

    “不,不,轩哥哥,你不能这么做。”李欣童大惊失色,从床上爬起来,拿着衣服就往身上套,她好歹也算是贵族名媛,不穿衣服出去,那比杀了她还要惨。

    阿飞只知道执行命令,根本不把房内光着身子的李欣童当女人看,直接扣着她的手腕,压到了背后,用衣做绳子,结结实实地把她绑起来。

    “啊,啊……你出去,你放开我,轩哥哥,我是你女人,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看我……”李欣童哭声凄厉,闹腾不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