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坑儿的妈

    郁洛轩看着来电显示,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有些人你可以对她失望之极,但终究放不下这血浓于水的亲情,只要她往后能安分守己,也算是他作为子女的一片心意了。

    “喂,有什么事?”

    “轩儿,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徐遇玉眼泪一落,嘤嘤地哭了起来。

    郁洛轩紧皱眉头,有些不耐地再次开口道:“有什么事?”

    兴许是她也知道这样的做派再也不起作用了,顿了顿,徐遇玉便收了眼泪,和声道:“轩儿,妈已经和你爸爸离婚了,今天就搬出去住,能过来妈妈的新家吃顿饭吗?”

    他们俩人已经离婚,郁洛轩自是知道的,不过,他再也不想过问,而且郁宏正也绝对不会亏待她,至于他和郁洛瑾,自然已经是归郁家,这个没什么好纠结的,也就是说现在单身出去的就是徐遇玉一个人。

    不得不说,现在的她很可怜,但,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对她来说,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若再不惜福,郁洛轩也无话可说了。

    “不用了,我没空。这两天办婚礼,等忙完了再说吧。”郁洛轩沉思了片刻,还是拒绝了。

    如果她真的能够反省,以后好好的过日子,那孝顺的机会多得是,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再者,他真的没空。

    “轩儿,妈妈现在就一个人了,难道这样也不肯原谅我吗?我们终归是母子,是人都有错的时候,妈妈错了,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徐遇玉说得真诚,看着偌大的房子,全都是昂贵的家具,可是却只有她一个人,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她真不知道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下去。如果连自己的两个孩子,都不在理她,那她和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妈妈亲自下厨做一顿饭,能过来帮妈妈暖一下宅子吗?何况,后天你要结婚,我给未来儿媳妇准备些礼物,我和她不好见面,你帮我给她带回去,可以吗?”说到最后,徐遇玉竟然眼泪婆娑,对这个儿子,她是真的爱的,不说倾注毕生的心血,但也没想过要伤害他。

    只是她对他要求太多,把从爱情上缺失的安全感和幸福感,都想从这个儿子身上讨回来罢了。

    她亲自下厨?

    郁洛轩心中突然很不是滋味,这么多年来,他和小谨,从来没有吃过父母做过的饭,甚至一顿早餐,都不曾有过。

    天知道,他们是多么渴望,自己的妈妈能向普通家庭那样,做一顿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们放学、下班回来,喝诉他们洗手,叫唤他们吃饭。

    即使味道不好,或者很难吃,他们也会吃得一干二净,因为那是最普通和平凡的幸福,是养尊处优的他们,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的。

    叹了一口气,郁洛轩最终还是答应了,“行了,我一会过去看看。”尽管语气不是很乐意,但只要他说去,就肯定回去的。

    徐遇玉挂了电话,哪里还有一点悲戚的表情,嘴角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形,再次拨通一个电话,这次却是用十分高冷的长辈语气道:“准备好了,就早点过来,轩儿答应了,这次机会难得,成败就次,若不成,就是你的命,往后也别说伯母不帮你。”

    挂了电话,徐遇玉果真亲自进了厨房,动手做饭。没有谁是真的不会做饭,就看愿不愿意动手而已,这一次就让她为自己的儿子,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吧。

    记得,只是儿子,没有女儿。

    显然郁洛轩这次是失算了,他以为徐遇玉说的是让他们兄妹一起过来吃饭,而他也没多问,估摸着郁洛瑾下课就会过去的。

    只是没想到,等他写好给陈雨悦留下的便签,关门出来,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被自己母亲算计,他还真的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却几乎毁了他一生的幸福。

    徐遇玉开门,就看到了多日没见的儿子,他俊脸尽管板起来,没有一丝的表情,但眉头上却是舒开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有些不忍,可是后天他就要娶那个女孩进门了,陈雨悦这个她深恶痛绝的贱人,尽管明知道这样对自己儿子会有伤害,但她还是要做,因为她绝对不允许那样的女人成为她儿媳妇,所以,这一步,她必须要走。

    只要这一步成功了,日后,他一定会理解她的,会感激她的。

    “轩儿,来了?快进来。”徐遇玉身上此时还围着围裙,手上拿着勺子,显然是刚从厨房出来开门。

    郁洛轩面无表情地走进去,环顾一下四周,房子还不错,挺大的,家具什么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档品,也符合他这个挑剔的母亲的审美,看来他老爸还是很体贴周到的,只是这个女人不懂得珍惜,陷进了怪圈里,爬不出来。

    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谁错谁对,毕竟郁宏正出轨在先,算了,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多想无益。

    厨房里飘出的饭菜香气,让他心头有了一点温暖,仿佛他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遗失了的童年就在这一瞬间,回到了他的身边。

    “小谨还没到?你给她打电话了吗?”郁洛轩不由得放柔了口气,问道。

    徐遇玉脸上一僵,她倒没想到小谨的这一茬,竟然是叫孩子回来吃饭,怎么可能缺小谨呢?郁洛轩这样问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她根本就是有目的的,怎么可能让小谨回来捣乱,破坏她的计划呢?

    不行,不能等了,下在饭菜了怕是不行了。

    徐遇玉笑了笑道:“打了,小谨说她还在路上,这孩子今天下午有课,就晚了些。对了,轩儿,你要不要先喝点红酒,饭菜等小谨到,就可以开动了。”

    “不用了,小悦快生了,不喝酒,怕酒味冲到她,给我到点冰水就可以了。妈,辛苦了。”最后一句,郁洛轩犹豫了片刻,才叫了出来,他本以为他以后再也不会这样称呼她了。

    没想到她一点点的示好,就让他感动不已,母爱,他也是渴望的。

    徐遇玉一顿,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来,转身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捏开倒进玻璃杯中,她深呼吸一口气,往里面扔进了一颗白色的药丸,迅速溶解,恍若无物。

    “给。和妈妈客气什么?”徐遇玉出来,把手中的被子递过去。

    郁洛轩不疑有他,他匆匆出门,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这会一坐下就口干舌燥的,这一杯水正好,一口气就喝完了。

    看着他把一杯水喝完,徐遇玉再也不动,静静看着他的变化,从疑惑到不信,再到脸色红润……他被下了媚药,这些东西,他在酒吧见过,自己现在的反应,全身燥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发难隐。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郁洛轩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这个一而再、再而三地威逼自己,算计自己的母亲。

    徐遇玉没有说话,决绝地咬了咬牙,对着里间喊了一声,“还不出来伺候我儿子?”

    “谁?”郁洛轩此时已经无办法忍受身上的燥热,紫红的俊脸上,一双漂亮的眼睛充血,有了杀人的冲动。

    “轩哥哥,童童好想你。”衣着暴露,紧披着一天透明薄纱长裙的李欣童飞萤扑火地搂着郁洛轩的脖子,妩媚的手就这样摸上了他整洁的白衬衣。

    “滚开。”郁洛轩喉咙不断地滚动,用尽力气,伸出手把她狠狠地甩了开。

    他血红的双眼死死地瞪着徐遇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我是你儿子,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这样威胁我,逼迫我?”

    “轩儿,妈妈这都是为你好。”徐遇玉不忍地移开双眼,转向李欣童,厉声道:“童童,好好服侍我儿子,别让他伤了身体。过了今晚,郁家媳妇的位置,就会是你的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开门出去。

    “做梦。徐遇玉,我恨你。”郁洛轩看着绝情转身离开的贵妇,发狠地说道。

    可是,此刻药物的作用,他根本动不了,连站起来,都吃力。更别说他现在十分难受,浴火烧身,让他恨不得死了去。

    “轩哥哥,让童童来帮你。”李欣童迫不及待地爬起来,妩媚地缠上了郁洛轩精壮的腰身,玲珑的身子更是贴紧他起伏不定的胸膛,为他结纽扣。

    “别,碰,我……”郁洛轩喉结各个作响,眼前白花花的胸沟,让他想吐血,恨不得立马扑上去,将自己解决了。

    可是,他不能,他的老婆孩子都在家里等着他回去,他后天就要和她摆婚宴,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呢?

    可是,此刻的他全身就像着火了一样,高高扬起的**,几乎下一刻就要充血而死。这样的药,用凉水冲是没有用的,如果不发泄出来,他很可能会被折磨死。

    小悦,你快来啊!他想伸手去拿手机,可是却李欣童扬手摔得老远。

    【我很纠结,我不知道亲们能不能接受郁洛轩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下一章到底要不要修改,大家给点意见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