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病情严重

    良久,直到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传来,陈雨悦才睁开双眼,深情温柔地凝视着他。伸手轻轻地描绘着他精致的五官,感受他长长的睫毛,盖住了疲惫的黑眼圈,如天使的羽毛在跳动。

    很久,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他了,不同于初遇时惊为天人的陌生和暴戾,他此刻,精雕玉琢的眉间满是倦意,熟睡的脸上像孩子一样温良无害,微微嘟起的红唇仿佛有一丝委屈,但又十分满足……让她心软绵绵的,怎么样也移不开眼睛。

    她情不自禁地把脸挨过去,轻轻地吻了吻他光洁的皮肤,直至他扎人的胡渣,刺痛了她丰盈的红唇,她才停下来,慢悠悠地含上了他的唇,轻轻地磨蹭,感受他温热的呼吸。

    刚欢爱过,她也很累,可是奈何睡不着,只想就这么看着他,将他刻进脑海里,再也不会忘掉。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轻手轻脚地从他怀里爬出来,艰难地把七零八落的衣服套上身,扶着庞大的腰身,蹲下去穿好鞋子,然后悄无声息地开门出去。

    直接门缝关上,再无光线进来,郁洛轩才慵懒地睁开双眼,强壮有力的手臂当枕头,把头靠在上面,嘴角流露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此时,吴恩帆开门进来,他似乎在隔壁等了很久,时机也拿捏的十分恰当。

    看着病床上深情怡然的郁洛轩,吴恩帆鄙视地问道:“你这样真的好吗?”

    “你确定她会看都吗?”郁洛轩白了他一眼,继续躺在床上当病猫,他这次是决定要死装到底了,因为这样,才有肉吃。

    刚刚陈雨悦还主动吻他了,如果不是要装睡,他真忍不住翻身将她再狠狠地吃一顿。不过,为了接下来的幸福,他还是克制住了。

    “哼,我倒是希望她看不到,要不然就真的进了你的圈套了。遇上你,也不知道是她的幸还是不幸,唉……”吴恩帆摇头晃脑地叹息,感叹世事无常……

    再说陈雨悦,她从病房出来,直奔吴恩帆的办公室,从打开的窗户确认了里面无人,可是,门已经上了锁,现在是午餐时间,想必是去食堂用餐了。

    正好,陈雨悦打开窗,轻易便跃了进去,幸好这个落地窗户够大,能让她这样大肚婆进去。傻乎乎的她,根本不知道是别人故意给她留出来的。

    很久以后,她才发现,无论什么时候,自己在郁洛轩面前,都像一个白痴,被骗得一无所有,却依旧甘心情愿。

    陈雨悦拿起办公桌上最新的病历表,只是翻开第一张,上面写着便是郁洛轩的名字,男,二十八岁,病症是第三次吐血昏迷,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目前输血功能在衰竭,预测存活率5%,最多一年时间,便会死亡。能寻找到的替换心脏匹配率为 %,手术成功率10%……

    病历重重地掉到了地上,陈雨悦早已呆住了。

    嘭!!

    洁净的瓷砖地板,扬起了一阵闷响,惊醒了失神落魄的陈雨悦,她不敢置信地捡起来,翻开来,抱着侥幸的心里,看了又看,一字一句,反复看了无数遍。

    可,上面清晰写着的赫然是,郁洛轩的名字。

    耳边回响着吴恩帆的话:我现在也不敢确认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心脏问题……

    小悦,洛轩他……

    他不让我告诉你,别问了行吗?

    什么时候也别忘了,你是个孕妇……

    我一定会治好他的,这个蠢货……

    她该早就发现了,吴恩帆很多次面对她欲言又止的时候,她就应该猜到他有话要和她说了,可是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那个男人,他一直很健康,他强壮有力,他坚不可摧,他无人能敌……

    他怎么会生病呢,还是这么严重的病?

    陈雨悦捂着嘴巴,脸色苍白如纸,心头阵阵颤抖,一个踉跄,她站不住地往后倒了下去。

    “小悦……”正好开门进来的吴恩帆,飞一样冲了进来,接住了她,艾玛,吓死了。

    吴恩帆板起脸,气愤地骂道:“陈雨悦,你怎么在这里?你是孕妇,你不知道吗?刚刚这一摔,有什么后果,你想过没有?”

    “还有,谁让你进来的,谁让你翻我的东西的,有还有没有礼貌了?哎呀,疯了,真是疯了……我这辈子这么就摊上郁洛轩和你这样的人。”将她扶到沙发上,他才捡起地上的病历本,开口就骂。

    陈雨悦什么都没说,双手紧握成拳头,咬着红唇,像个破裂的瓷娃娃。

    “吴恩帆,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她不知道该气还是该哭,她此刻很想站起来,给他两拳,好解心头只恨。

    吴恩帆转过身去,洋装整理资料,根本不敢直视她苍白痛楚的脸蛋。

    良久,他才叹口气道:“告诉你又能怎么样,改变得了什么吗?我一个医生都无能为力,何况是你?都说了,你好好养胎,别的就不用管了,这也是他的愿望。其实关键还是在于你,如果你能好好地和他在一起,或许会有奇迹,即使最后真的没办法把他治好,至少你还能陪着他,到最后……”

    “别说了,我不要听,我不要……”陈雨悦捂着头,泪流满脸,最后,最后什么呀?她不要他死的,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死的。

    吴恩帆小心翼翼地劝解道:“其实,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先不要走,我怕你一走,他一刻就活不下去了。我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兄弟,我看不得他痛不欲生,他是真的爱你,还有你们的孩子……尽管,他之前有过错,但……”

    陈雨悦拼命地摇头,斯歇底里地喊道:“啊……我不要听,我不要……你不要说了。他不会死的,不会……”

    说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却抵挡不住四周铺天盖地而来的晕眩,再次晕倒了过去。

    这一次,穿着病服的郁洛轩快速飞奔过来,将昏迷过去的她紧紧接着,抱进怀中,一面担心地叫唤:“小悦,醒醒,醒醒……”

    “你听到了?现在满意了?你俩就使劲折腾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安宁下来。”吴恩帆抓狂地摊开手,指着里面的病床,让他把人放到上面,拿了氧气罩过来,帮她顺气。

    “恩帆,谢谢!”看着为他们俩人忙碌不止的吴恩帆,郁洛轩低声道了一句谢谢,无论以后会怎么样,他都不会忘记这份兄弟情义。

    吴恩帆摆摆手,说道:“得了吧,快出去,烦。对了,她月份大了,不能再受刺激,有什么事,等她生产后再说。”

    “嗯。”郁洛轩点点头,走出去,不打扰他给她做检查。

    其实,刚刚在外面看到她哭成了泪人,他很心疼很自责,可是,这是唯一一个能让她留下来的办法了,希望她以后知道了真相,不会怪他。

    仅此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不会再欺骗她了。

    陈雨悦醒来的时候,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安静得只能听到针水滴落的声音,她盯着天花板,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晕过去之前的一幕,清晰地占进了她的脑袋。

    郁洛轩病了,很严重的病,过不久他就会死去。他还这么年轻,他这么优秀,这么强大,怎么会死呢?怎么能死呢?

    本来她以为,离开,不过是分隔两地,永不相见而已,至少他们还是活着的,但现在他会死,在她离开不久就会死去。

    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连个念想也没有了,不是吗?或者他们到了阴间,就忘却了这一世所有的爱恨情仇,重新转世为人,在同一个时空,再次相遇相识,然后相恋相爱。

    能这样,也很好!

    可是,若他们两个都走了,那宝宝该怎么办?宝宝……

    陈雨悦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一片温柔和不舍。

    他们一家,为什么这么辛苦?怎么样都无办法走在一起,为什么?想着想着,陈雨悦又默默地流起了眼泪,一边抹着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郁洛轩推门进来,就看到她这个表情。

    “小悦,别哭了。对不起……”这句对不起,只有他明白指的是什么。

    但明显,陈雨悦曲解了,她以为他的对不起说的是,隐瞒他的病情。

    “轩,我好难过哦,你怎么能这样?”陈雨悦扑到他怀里,哭得撕心裂肺,她记起昨晚那个血淋淋的梦,那个车祸,原来预示着他要死了。

    郁洛轩忘情地吻着她眼角的泪,安慰道:“不难过,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长命百岁了。真的,相信我,嗯?”

    “你这个骗子,骗子……”陈雨悦无力地捶着他的胸口,失声哑言。

    郁洛轩怕再这样下去,哭坏了身体,撅着眉头开口劝道:“别哭了,你肚子里还有宝宝呢,一会哭坏了,怎么办。乖,别哭了,我们一会就回家,明天带你去香港玩,好吗?”

    “嗯……”果然,一提到宝宝,陈雨悦就真的止住了眼泪,听话地点点头。

    郁洛轩得意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趁机道:“等你把宝宝生下来,我们一家人就出国旅游,你想去哪,我都带你去。不过,首先,我们得结婚,我们现在就去领证,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