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一场噩梦

    当陈雨悦回到花都老宅,已经很晚了,寻常人家早已睡下。而,郁洛轩就这样坐在客厅里等了一晚,他知道她去哪,他很烦躁,但是早在来之前就把身上的烟给扔了,现在除了干等,他什么也干不了。

    推门进来的陈雨悦只是一愕,却瞬间归结为平静,仿佛没看到他高大的身影一般,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满脸期待她解释的郁洛轩倏然气得俊脸发白,心中的火气却又无处发,只得默默地跟在她后面,幼稚地希望她开口和他说话,顺便哄哄他躁动不安的情绪。

    可是,人家根本没准备理他,进了之前住的客房,眼看就要关门。

    “小悦,你没看到我吗?”郁洛轩用手臂挡着厚实的红木门板,抓狂地问道。

    陈雨悦冷漠抬起眼,风轻云淡地道:“请问你有事吗?”

    “你去哪了?一整天……”郁洛轩美眸哀怨,再一用力,就挤了进来,伸手想要抱着她。

    陈雨悦冷哼了一声,轻巧地躲了过去,闪身离开了几步远才开口:“去哪要向你报告?况且,我不是一直在你的监视中吗?”

    郁洛轩憋憋嘴,被拆穿了,丝毫不觉得尴尬,要是没派人盯她,他怎么能放心?也亏是从风漾那里拿了追踪器,无论她在哪里,他都能第一时间找到。

    何况,只要她一出现在市区,她的身影便一直在他视线里。

    “你去找谢婉莹了?她和你说了什么?”郁洛轩再无办法忍受,直接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他脸上的神情,从来没有过的严俊。

    可是,陈雨悦懒得回答,直接忽略他,艰难地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又坐在沙发上,准备脱鞋,几番努力,却怎么也弯不下腰。

    最后,她竟然恼怒地双脚乱蹬,想把脚上的鞋蹬下来,可是在郁洛轩看来,她这样幼稚的行为,摆明的就是在和他发脾气。

    突然,他心一酥,恨不得立马扑过去将她吃得彻底。就这瞬间,他心情就无以伦比的好。

    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走过来,说道:“为什么还要和我倔呢?”

    郁洛轩无奈地走过来,蹲下去,小心翼翼地帮她把鞋子解下来,把她冰冷的双脚放到胸前抱紧,心疼无言以表。

    “身子这么沉了,还出去乱跑,要不是时刻看着你,我又怎么能安心呢?万一碰着伤着了,怎么办?什么时候你才能乖乖地听我的话,让我好好疼爱你们母子?”

    本还有些恼火的陈雨悦,转开头不再看他,找个舒服的位置躺下去,任由他抱着她的双脚,热源从他胸前一阵阵传来,仿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她的心脏里,让她忍不住地鼻子发酸。

    可是她,依旧要说:“你既然知道我身份,就知道我早晚回去的,这也是你之前问我一直说要离开的问题,穿越时空,我要带着肚子里的宝宝一起走,今天去见谢婉莹,就是那玉玺的。”

    陈雨悦故意盯着别处,眼神扩散,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清冷一些。

    感觉到郁洛轩抱着她双脚的手突然一僵,不难想象他此刻的表情,可是她死活不肯转过脸来看他。

    顿了顿,她接着道:“你也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没意思,这两日我就走了。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后时空交错,我们再无见面的机会,我早就没什么怨恨了,你就当我们母子,从来没有出现过好了……”

    说着说着,一滴滚烫的泪珠突然落到她的脚上,打湿了丝薄的袜子,灼伤了她雪白的肌肤。

    她的男人,在哭。

    陈雨悦心一抖,压抑已久的泪水脱眶而出。可是她依旧绝情得,不肯转头看他一眼。

    他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哭泣,起伏不定的胸口,在颤抖,有一下没一下地撞击着她的脚掌心,将那压抑的痛楚,传递给她。

    陈雨悦很想坐起来抱抱他,很想,很想……

    可是她,不能。

    此刻,他就是一个孩子,没长大的,需要呵护的孩子。

    他以为,母亲在的那个家没有了,他有了爱人,有了新家,有了孩子,有了温暖,但此刻,她说她要走了,带着孩子一起走,永生永世,不会再见。

    他留不住,追不上,放不下,求不得……

    良久,郁洛轩放下她的双脚,依旧温柔地将她抱到床上,细心地盖好被子,然后开门,出去。

    整个过程,陈雨悦没有看他一眼,而他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脚步声远了,他下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一层又一层,最后,他打开了大门,出去。

    然后是发动引擎的车声,再然后就是疯狂的水泥擦车胎的声音,然后就没有了……

    当深夜平静下来,良久良久,陈雨悦才痛苦地闭上眼睛,闷头沉沉地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

    嘭……

    深夜里,高速上,一声巨响。

    郁洛轩出车祸了。

    现场很多警察,很多鸣笛的警察,很多围观指指点点的人群,还有不停嚷着的救护车……

    陈雨悦越过人群,冲到中间,看到车边躺着的人。

    血,漫天的血光铺天盖地而来,他菱角分明的面容上,全是鲜红的血,不停地流下来。

    “郁洛轩,你快醒醒,轩……不要死,不要扔下我们……”

    陈雨悦捂着他的头,撕心裂肺的喊,可是他没有听到,也没有醒过来。

    但是突然,有个声音在她身边,和她说:“小悦,别哭,我要跟你和宝宝一起走,别哭,别怕……”之后,便再也听不到,可是满头鲜血的郁洛轩始终没有醒过来。

    “轩,你在哪?你别走,你这个笨蛋,快回来啊……”陈雨悦对着空气,斯歇底里地喊。

    可是,再无回应,那样的痛,直刺心脏,让她痛不欲生。

    叩叩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陈雨悦猛地睁开眼睛,熟悉的景物映入眼帘,冬日的阳光洒进来,天亮了。没有漫天遍野的血光,没有慌乱的现场,更没有死去的郁洛轩。

    原来是,一场噩梦。

    陈雨悦抹掉眼角的泪水,扶着痛楚的心口,一阵悸动。

    既然是梦,为什么那么清晰,连心痛都像刀剜一样的,难以自持。

    叩叩叩……

    又是一阵敲门声,接着便是黄妈的呼唤:“雨悦,小姐,你快醒醒,出事了!”

    一听到出事两字,陈雨悦疯狂地从穿上跳起来,不会是真的出车祸了吧?

    郁洛轩,你这个笨蛋,不要吓我,没有我,你不是一样好好生活的吗?如果你真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安心?

    陈雨悦慌忙打开门,急切地问道:“出了什么事?说,快说?”

    “少爷他出事了……”

    陈雨悦大惊失色,扣着黄妈的肩膀吼道:“出了什么事?

    “少爷他,他,他昨晚喝了太多酒,在,在酒吧醉的不醒人事……闹着不肯回来……阿飞打电话来让雨悦小姐你去劝劝……”黄妈胆颤惊心地说完。

    陈雨悦顿时松了一口气,她背脊一阵冷汗。回过神,她有些哭笑不得地松开了黄妈的手。自己是不是紧张过头了?她摸摸胸口,现在都有点悸动不止。

    “雨悦小姐,你真的很关心少爷,何必和他吵架呢?少爷他……”黄妈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看着郁洛轩长大的人,她不由得替两人感到伤心。

    陈雨悦一愣,没有反驳,只是转身想回房。

    “嫂子,一大早的发生什么事?”郁洛瑾从对面的房间开门出来,挠着她一头鸡窝的长发。

    她的声音成功让陈雨悦停下了脚步,俩人中间隔着一个宽大的镂空圆形长廊,但陈雨悦也不难看清她此刻刚从床上爬起的随意,十足一个邋遢美人。

    “小谨你怎么也在?”昨天陈雨悦回来的时候,郁洛瑾早就睡了,她们俩都没碰面,所以陈雨悦也不知道她来了。

    “我昨天和我哥一起来的,你还没回来,我就睡觉了。”郁洛瑾大大咧咧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又接着问黄妈:“怎么了,一大早得吵吵闹闹的?嫂子要多睡觉的啊!”

    陈雨悦没等黄妈回话,就说道:“你哥醉死在酒吧了,你反正闲着,去看看他吧。我腰酸背痛,走不动。”说完,也没等她们回答,直接甩了门,回到床上继续睡一个回笼觉。

    可是,刚一闭上眼睛,那个梦又一次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仿佛是冥冥之中预示着什么一样,让陈雨悦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谢婉莹说,她看男人的眼光还是不够,郁洛轩愿意为她做的,没人可以估量。

    其实陈雨悦知道,答应谢婉莹的要求,为了拿回玉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爱她。

    是不是每一个陷进爱情里的女人,都会有这样的不安全感。尤其对方还是郁洛轩这样残忍无良的男人,每一次,她刚想相信,就被他伤得彻底。

    但她狠下决心,竖立起防备的时候,却又被他的甜言蜜语、温柔真情一次次地攻陷,输得狼狈彻底。

    这样的男人,就是一杯甜蜜美味的毒酒,喝了会死,不喝馋死。遇上他,就是粉身碎骨,怎么都是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