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白四十八章 不同的家

    郁洛轩在去花都老宅的路上,便被郁洛瑾一个电话截了去。

    “哥,你在哪里?快点回来,爸爸要和妈妈离婚了。”郁洛瑾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显然也是在赶回去的路上。

    郁洛轩一僵,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我也是刚刚接到妈妈电话的,她哭得可凶,让我们都回去。哥……”郁洛瑾在电话那头吸了吸鼻子,心里只是担忧不已。

    本是好好的一家人,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到。”说着,郁洛轩就挂了电话,九十度转弯,直接往回开。

    他知道郁宏正心里肯定会有疙瘩了,要再一起生活下去,朝夕相对,不说是他们夫妻,就是他面对这样的母亲,也很不是滋味。

    但是老夫老妻的,现在离婚,对一个家来说,打断了腿还连着筋,总归不是好事。

    唉……可是,若老头子执意要离婚,他们兄妹,也没办法阻止。

    当然,若离了,以后俩老能过上安宁的日子,或许比死绑在一起,要好点。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无休止的哭闹声,郁洛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漫步走了进去。这个家门,就好像洪水猛兽一样,他连回家,也要做一番思想斗争。

    “哥……”郁洛瑾扶着哭闹不止的徐遇玉,正不知所措地安慰,一见郁洛轩走进来,突然就送了一口气。

    可是郁洛轩并不理会在厅内哭闹的徐遇玉,而是直径走到郁宏正的面前,问道:“爸爸,一定要这样做吗?”

    郁宏正转过身,整个人强大又沉厚的气息覆盖下来,无论是谁都能轻易感到他的决绝和无奈。

    “轩儿,那日也不要怪爸爸打你。这件事,若是换成你,你会怎样做?”这句话,没有往日关心他的慈祥,更没有平时教导他的严厉,而是像朋友一样的询问。

    若是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郁洛轩一时哑言,是啊,他该怎么做?

    他不是没有站在郁宏正角度思考过,正因为一早就知道了结果,所以从一开始,他才帮徐遇玉把这件事捂得死死的,从未透露过半点风声。

    但有句话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木已成舟的事情,又如何捂得住一辈子呢?

    其实他一开始就错了吧?他一直以为只要不让郁宏正知道,他们两人也不会有介质,更不会离婚。

    他也一直以为只要不让陈雨悦知道,他们便依旧可以若无其事地相爱相恋,结婚生子。

    他更是一直认为,仇恨这样的东西,只要真心悔改,终有一日得到谅解,他们之间会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可是显然,这是错的。

    父母要离婚,陈雨悦也要和他决裂。

    “轩儿,你要看清楚你这个伟大的父亲是什么人,看清楚啊,他是怎么欺负你妈妈的。他一定是要和那个狐狸精和好了,现在要抛弃我了。我终究斗了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徐遇玉跌跌转装地冲过来,挨着郁洛轩就哭起来,那凄惨的样子,任谁看了,都是一个可怜的弃妇。

    郁宏正脸色铁青,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咬着牙根喝诉道:“你,你……还没一点悔改之意,还在孩子们面前,血口喷人……我真是,瞎了眼……”

    郁洛轩扶额,他们两个这样闹腾,他该说什么?

    “轩儿,千万不能随了他的意,不然以后你们兄妹怎么办?肯定会被那些狐狸精挤走……”

    “够了。真的够了。求您,安分点吧。不要口口声声,什么都是为了我们兄妹,我和小谨什么都不要,如果你是一个慈祥善良的母亲,我们喝西北风,也开心。你知道吗?”郁洛轩拂开她的手,颓废地坐到了地上。

    这是一个作为儿子的痛苦,作为一个男人的无奈。他突然觉得,陈雨悦说得不无道理,自己的母亲根本毫不悔改之意,即使他再包庇下去,有用吗?

    徐遇玉一僵,泪水猛地汹涌而出,躺到地上就发泼地申诉起来:“轩儿,你不可以这么对妈妈,你可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拉扯大的,你是妈妈一生的希望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你帮妈妈,那都是应该的。”

    郁宏正怒不可遏,手中的拐杖撞得地板咯咯响,吼道:“你还嫌害自己的儿女不够多吗?整天这样威胁他们,你遭不糟心?你这是想折儿女的寿啊!”

    郁洛瑾也蹲到地下去,无声无息地落泪,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总觉得自己的哥哥,真的很委屈,不管怎么做,妈妈都嫌不够,还说这样伤他心肺的话,她听着都觉得难受,让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忍受?

    “郁宏正,你没有权利这么说我,若不是你在外面风流这么多年,我和一对儿女会搞成这样?一切都是你的错,我恨你……离婚,你做梦,我拖死你,下到阴曹地府,我也不会放过你,休想和那些狐狸精在一起。”徐遇玉抬起头,双眼血红,指着郁宏正的鼻子,就骂。

    爱了一辈子,痛了一辈子,纠缠一辈子,什么都算不清了。大不了鱼死破,同归于尽。

    郁洛轩绝望地抬起头,从地上慢腾腾地爬起来,说道:“你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再也不管了。妈,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就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我烦了,厌了,你若觉得不够,就拿刀来,我削肉剔骨,还你。”

    “哥……”郁洛瑾大惊失色。

    “轩儿……”郁宏正心酸不已。

    唯有徐遇玉,她错愕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威猛的儿子,他竟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她不信的,她儿子一定是一时糊涂了,被陈雨悦那个坏女人给迷惑了,一定是。

    她恨铁不成钢地道:“轩儿,你什么意思?你向妈妈道歉,妈妈不怪你。”

    “要怪就怪,随便你。”郁洛轩毫不犹豫,打开门走了。

    他无所谓了。反正该尽的孝道,他都尽了。除了一具躯体,他不觉得还有什么能还给她的。

    “你就闹吧!寒透了子女的心,你就独自偷笑吧。”郁宏正咬牙切齿,拉着郁洛瑾的手,也出了门,再也不想看一眼。

    “啊……”徐遇玉发疯一样,将屋内所有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下,能摔的不能摔的,全都往门外扔出去。

    她没了,什么都没了?她的轩儿不要她的,任由他父亲和她离婚,任由她受人欺负……她生的好儿子,不应该这样的啊!

    轩儿,你不能这样对妈妈,你一定会后悔的,终有一日你会知道,只有妈妈才是真心对你的人,你一定会回到妈妈面前认错的。

    徐遇玉泣不成音。痛不欲生,可是,再也没有人理会她的苦,她的恼。

    “轩儿……”郁宏正叫住了就要开车离开的郁洛轩。

    “爸爸,你想离婚就离婚吧,不必再有负担,给她多点钱,够她挥霍一辈子就好了。”郁洛轩早已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和无情。

    郁宏正悲痛地道:“轩儿,对不起,还有小谨,爸爸无法给你们一个完整的家庭,实在对不起。”

    郁洛瑾蠕蠕嘴,听着屋内不停摔东西的声音,心里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口。

    “爸爸,这不是你的错,是她将自己的福气折腾完了,怪不了别人。儿子也有不对,不该将这件事隐瞒你这么久,我以为,我一个人可以扛得住的,却不想,只是一个错误。”郁洛轩低着头,很是无奈。

    郁宏正摇摇头,一手拉着郁洛瑾,一手摸着郁洛轩的头,慈爱地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是爸爸一辈子的骄傲。轩儿,将小谨也带去老宅休息一段时间,顺便陪陪小悦,等事情过了,再回来吧。她身边,我会安排人照顾的,你们兄妹就不必再担心了。”

    “好,小谨,上车。”郁洛轩不再多言,发动引擎,就准备离开。

    郁洛瑾依旧于心不忍地看了看屋内的人影,最后还是坐上了车。她的妈妈,需要的永远不是她,留在她身边,也只有徒增烦恼。

    “爸爸,你要注意身体。”她不放心的,还有这个倍受煎熬的父亲。

    郁宏正欣慰地挥挥手,声音有些哽咽地道:“好,去吧。”

    兄妹俩一路沉默,直至到了花都老宅,郁洛瑾的心情才稍微好了点,看着熟悉又温暖的景致,挤出了一丝笑容:“哥,我们很久没来了,要是爷爷奶奶还在,就好了。”

    想着,她脸色又黯然下来。

    “小悦在里面,也很好。”郁洛轩低声嘟囔,心里的不快和伤痛,瞬间消除了不少。

    以前每次到来,又对爷爷***期待,现在却是心爱人儿的期许。

    不管外面多心酸、痛楚,他的内心深处,至少有个温暖的等待,有个归属,只要有她在,就是家了。

    母亲在的那个家离他远去了,但是有她在的那个家,越发地清晰起来。

    想想,其实他并没有那么难受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