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真是好手段

    只是半天的时间,李氏集团门口,包括李家门前,都堵满了记者。

    “喂,你说李家大小姐,是不是真的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这豪门世家,怎么就这么乱呢?”一个干瘦的女记者,顶着一台大相机,等得实在不耐烦,和身边的男搭档在讨论。

    很多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的,今天阿飞已召开记者招待会,说郁家要退婚,业界人士纷纷猜测,本是门登户对的两大世家,为什么莫名其妙的退婚了呢?

    要说要解除婚约,这段时间因为徐遇玉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飞扬,虽然最后证据不足,不了了之,但要说介意也应该是李家先开口才对,现在郁少说要解除婚约,那就不能不令人深思了。

    而刚好,去问李建远,这句话搓中了要点,这些狗仔队可不是吃干饭的,马上就挖出李建远的行踪,而他莫名其妙囚禁杨家四口人的消失就不挺而走,正好当日杨紫落低头承认了所有的罪行,这内幕真相不用深究,便呼之欲出了。

    显然李家为了掩盖李欣童的罪行,拿杨家四口人,来威胁杨紫落认罪,说白了,她就是一个替死鬼。

    这样龌蹉的亲家,谁还敢要?

    郁少都表明态度了,显然这件事是**不离十了,就看警察局的人怎么处理了。这也不能仗着权势,冤枉好人的不是?人民群众雪亮的眼睛都在盯着呢。

    “乱的事情多着呢,其实郁少这么一个大人物,要退婚也正常,谁受得了家里放一个蛇蝎女人?你在外面辛辛苦苦打拼,回来还要提心吊胆应付一个心思不正的老婆,那不得筋疲力尽?”这个肥胖的男记者,正端着边上扒着盒饭,边嚼得津津有味,说得头头是道。

    干瘦女记者看他这样维护男人,尽管不喜欢李欣童的做法,但也不服,反驳道:“我看,这个郁少也不是什么好男人,在外面也不知道多风流快活,之前那个告***,不就是他女人,还揣着一个大肚子,十有**是他的种。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另一边有个漂亮妩媚的女人,手中拿着话筒,一看就是现场直播的主持人,只见她不屑地冷哼几声道:“我看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能得郁少的青睐,谁不抢着去?你这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是酸的。”

    干瘦女记者气白了脸,像炸毛的斗鸡一样,蹭了两下跳起来,指着狐媚女主持人的鼻子道:“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就你这个妩媚劲,也不知床上混了多少会,才混到了一个主持人吧?哼,不照样只能做现场直播,我擦。还妄想去爬郁少的床?拜托你,撒泡尿先照照自己。”

    “你……”女主持人这下气得直发抖,话都说不出来,眼看拿起手中的话筒就要干了起来。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来了来了,快……”

    “是李家二少,李建远,快。”众人纷纷扑过去。

    李建远看着门口黑压压的人群,有些发晕。可是此刻他不能不出门。

    “李总,请问郁家退婚你有什么看法?”

    “李总,您昨晚派人囚禁杨家等人,是为了让杨小姐认罪吗?”

    “李总,李欣童小姐,是不是真的涉嫌绑架……”

    “李总,不知李建峰少爷被人殴打受伤,是不是也和您有关?”

    ……

    这句话一出,现场突然沉默了。

    本来被助手隔开了人群,独自闷头走路的李建远也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那个挑拨他们兄弟感情的年轻女记者。

    只见他苍白无血的脸上,在这阴冷的天气下,有些发紫。盯着女记者的双眼,变得狭长又骇人。

    “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也是你们该管的范围吗?”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本是嘎然无声的现场,因着他这句话,又开始炸了开来。

    “看来确有其事……李总,您能和我们透露一下吗?”

    “真看不出来……听说,李建峰少爷所有的工作都由您接管了,这是为了让他安心养病吗?”

    问题如同地雷一样,轰炸过来,让人目不暇接。

    作为媒体人,他们最不缺乏的是胆量,而他们就怕的不是威胁,而是找不到热点。这个话题一旦被人说开,而当事人还回应了,不管你是否认的还是反驳的,真的或者假的,他们都不管,只要知道这个兄弟相残的话题,很受大众关注就行了。

    李建远一脸铁青,三两步上了车,狠狠舒了一口气。

    郁洛轩你,真是好手段。

    他现在不但要放了杨家的人,为自己洗清绑架勒索的嫌疑,还多了一个谋害兄弟的罪名?

    虽然都是记者一句空穴来风的话,但谣传这种事情一出,不管是真是假,最后受到指责的人,肯定是他。

    他现在倒无所谓,只是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童童被抓去坐牢?唉,人算不如天算,看来这次不大出血一把,是不能罢休的了。

    李铁手那边势必也要大骂一顿的,这李家的接班人的位置,外人看着光鲜亮丽,可其中的心酸委屈只有自己知道。

    当晚,杨紫落被罚了一笔补偿款,便被放了出来。来接她的是阿飞。

    杨紫落一出来,看到外面炫丽的灯光,心情瞬间松了下来,张开双手,对着天空狠狠地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如果不是在大街上,她恨不得大喊出来。

    从来不知道原来外面自由的空气,是这么舒畅的。

    “郁董呢?”突然,她想起后面还站着一个人,不是很熟悉,但她知道这个是郁洛轩的得力助手,转身便问道。

    阿飞没想到她会突然转身,有些尴尬地移开眼睛,若无其事的回答:“郁董他还有事,让我来接你。”

    “嗯,谢谢你了。”杨紫落笑得异样欢快,本就漂亮的脸蛋,因着这个灿烂又满足的笑容,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阿飞一怔,摇摇头,说道:“不客气,杨小姐现在要回家吗?我送你。”边说着,他打开车门,邀请她上车。

    杨紫落摆摆手,调皮地道:“不用麻烦了,我现在要去一个地方,自己去就好,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可是……”阿飞伸长手,却不知道说什么。

    “拜拜!”杨紫落头也不回,飞快地往地铁口走去,她已经迫不及待得要去见某人了。

    而此刻的李家。

    李欣童却大闹不止,抓住李建远的手死都不松开:“哥,我不要被带走,我不要坐牢……”

    “童童别闹,你只是去录份口供,爸爸和我都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的。”李建远沉着脸,头脑发痛。

    李二夫人再也嚣张不起来,扶着李欣童凄惨地抹着眼泪,“小远,童童这一进去,你让她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李欣童猛地点头,死活不肯出去。

    “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您劝劝童童,现在就别掺合了行吗?”李建远扶额,他苍白的手腕,微微地发抖,显然是身体虚弱到了极限。

    “闹够了没?”李铁手在门外大吼一声。

    震得哭闹不止的母女俩人倏然收了声。

    李建远也不再耽搁,叮嘱道:“童童,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去警察局一趟,只要你按照哥的话去做,应该会没事。你只管把所有责任都往小罗身上推就行了,我到时候会给她家人补一笔钱,最多判两年就出来了。”

    这是他目前想到的唯一办法,小罗是李欣童的贴身保镖,当时那件事她也在场,要较真起来,也是她动的手,李欣童不过是指挥。

    虽然小罗跟了李欣童这么多年,但毕竟也只是一个外人,她去坐牢,总好过李欣童去。

    而且,他答应给她家人补贴一笔钱,也不算亏了她。

    “可是,小罗跟了我这么多年……”李欣童这一滴眼泪是真心的,小罗几乎已经是她的左右手,事事帮她亲力亲为,她真有点不舍得。

    不过,也仅仅是不舍得而已。

    李建远双目一瞪,打断了她的话:“童童!!别再这么任性,不然,谁也帮不了你。郁洛轩退婚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好之为之吧。”

    “哥,轩哥哥他要悔婚吗?我不要,我不要……”李欣童摇着头,泪流不止。

    “现在道理变现偏向他,你有本事就去收拢他的心,这样的事情,哥哥也帮不了你的。童童……咳咳……”李建远再也撑不住,扶着胸口,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哥……”

    “小远……”李二夫人大惊失色连忙走过去扶着李建远,接着对李欣童说道:“童童,你别再让你哥忧心了,你快去快回吧!”她也没法,女儿重要,儿子更重要。

    他若是倒下了,她们母女在李家的日子也尽头了。

    李欣童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厉害。只是她,绝对不会就此认输的。

    冷静下来,她抹干眼泪站了起来,眼底是从没有过的坚定和决绝,这点破事就想难倒她,不可能,绝不。

    她一定要当上郁家夫人,她一定会。

    “哥,你好好休息,童童再也不会让你操心了。”她说完,就出去了,外面有警察再等着她。

    看着门口规矩守着她的小罗,只是一闪而过的愧疚,之后便是无情的冷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