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李家风波

    “不,我不走。”郁洛轩暴怒地盯着她,青筋暴跳的双臂力气惊人,竟然生生冲开了被封住的穴道。

    “你?”陈雨悦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动了起来,他一点内力都没有,怎么能冲破她点的穴道?

    双目相对之间,郁洛轩已经走到她身前,从背后将她横抱而起,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咬着她的唇,发狠地说道:“陈雨悦,你这辈子别想离开我。”

    陈雨悦冷笑:“我若想走,谁也阻止不了。你也一样。”

    却也任由他抱着,连动也不想再动。

    今晚,她累,不想再争斗。

    那就试试!只是这句话郁洛轩没有说出口,不过在他心中,已经做下了决定,要骗,就骗得彻底。

    两人同床而眠,却再无半分温存。相对于郁洛轩的烦躁,陈雨悦却睡得异常沉。

    不知为何,尽管刚刚吵得厉害,甚至还生闷气,但一想到他就在身边,被气得睁眼无眠,她就觉得无比的舒坦,一沾床,竟就沉沉地睡着了。

    仿佛他越是气恼,越是辗转反侧,她就越开心,越睡得踏实。

    可,第二天一早醒来,身边却没有了人。

    恰好这时,黄妈敲门进来,双手端着托盘,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姐,该起床吃早点了。”

    “你少爷去哪里了?”陈雨悦看着旁边那个凌乱的枕头出神,伸手轻轻一摸,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黄妈把东西放下,低着头说道:“少爷他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掀开被子下床,她又对着地下的拖鞋发呆,脑中不经意就浮现出他以前为她穿鞋的情景。陈雨悦摇了摇头,打碎了那温馨的画面,冷声问道:“没说什么?”

    他的出现,总是轻易击碎她的防卫,打破她表面的沉静。

    黄妈似乎感觉到她的不悦,斟酌着回道:“倒是没说什么,就叮嘱让我把早餐端进来,就出去了。”

    可是陈雨悦并没异样,慢悠悠地穿了鞋,这才站了起来,若不可闻地“哦”了一声。

    对于他一句话都不说,甚至不愿意等她醒来就离开,她心中莫名地起了一股火,比昨晚还要熊烈。

    尽管昨晚说得决绝,但她内心里并不是真的想他走,她就是想折磨他,闹腾他,想看他为她着急,为她烦躁,为她无心睡眠、无法下咽。因为只有这样,她心中那一口憋着的气,才能顺。

    她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说放手就放手,说不爱就不爱了。也无法像刚来时那样不求回报,不在乎被伤害。她现在需要双倍的回报,需要解释,需要弥补……

    怎么办呢?她现在很恼火。

    只是,这样的自己,是好,还是不好?若真计较这么多,将要面临的离别,又要怎么克服?

    孩子已经七个月大了,她必须要赶着生产之前,离开,若不然,她不能保证可以带着孩儿一起安全穿越了。

    “小姐,你先用早饭,身体要紧。下午还有医生过来做产检,少爷他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黄妈服侍人多年,自然也是个人精,只须一眼,便能看出陈雨悦心中气恼的是什么。

    陈雨悦一顿,原来她的心思已经这么明显了吗?有些东西,看来要尽早做个了结了。

    平复一下心中的怒火,她淡漠地转头,盯着黄妈问道:“黄妈,麻烦你给郁伯伯打个电话,我有事和他说。”

    “是。”黄妈不再多问,应声出去。

    再说郁洛轩,他本来是打算过几天再带她一起回去的,但昨晚一闹,他一夜无眠不说,今天一早就接到阿飞的电话,说,事情有变,需要他立刻回去解决。

    事关杨紫落的性命,他不能坐视不理。

    这还要从昨晚的李家说起。

    接到警察局打来的电话,李铁手大发雷霆,直接往李欣童的脸就扇了一巴掌,怒骂:“蠢货,你竟然受一个婊~子的教唆,做出这样的事情?做了就做了,你竟然还留下把柄?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蠢货来?混帐东西。”

    在客厅内看着电视的李欣童一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李二夫人就扑了过去,瞬间放声嚎哭起来,“李铁手,你怎么可以打童童?她还是不是你女儿……”

    这时,李欣童也回过神,捂着脸,哭声凄厉。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见到一向重她爱她的父亲,这时竟然像个疯子一样,不问一句就开始责骂,不分青红皂白地甩她巴掌,是人都受不了。

    李铁手一脸铁青,指着她们母女的手指阵阵发抖:“打她?我恨不得掐死她,一了百了,留着你生生败坏了李家的名声。这个丢人的东西。”

    李建远听到了声音,匆忙赶过来,拉住了李铁手,问道:“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事?妹妹做错了什么,先问清楚。”

    而前段时间因为醉酒闹事被打得浑身是伤的李建峰,此刻也吃力地扶着拐杖走过来,假意着劝解。

    可是没人看到他眼底的寒意。

    醉酒闹事被打不过是借口,真正打他的人,是郁洛轩,他再清楚不过了。

    可是伤成这样,他还要感谢郁洛轩,感谢他没有把他的计谋告诉李铁手。哈哈……这个讽刺的世道。

    但即使如此,李铁手也对他起了疑心,更因他醉酒闹事被打,借着养伤的由头,将他所有的实权都剥夺了,交到了李建远的手里。

    他现在说得好听是养病,不好听的就是残废等死。

    这样被轻蔑嘲讽的日子,他过够了。

    所以,当阿飞找上他,要和他合作时,他根本不曾过多思考,便答应了。

    他恨郁洛轩,但更恨这个家,要是得不到这一切,他情愿毁灭它,也不给李建远兄妹得逞。

    都是李铁手的儿女,凭什么所有的宠爱都给了一个小~三生的孽种?他不甘,不服,更不会就此认命。

    李欣童作为绑架主谋的证据,那张开给黑豹的支票,是他亲手寄去警察局的。

    李二夫人见儿子也来了,比较起残疾的李建峰,她腰板更挺直了几分,指着李铁手也泼辣地质问:“老头子,你要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跟你没完。”

    扶着李建远的手,李铁手好不容易站稳住,他本就干瘦,这一发怒,双目深深如同干尸,阴森恐怖,你问问她自己,到底做的什么好事?警察局里的熟人亲自打电话来说了,要我做好准备,逮捕令已经发出来,明天一早就来带人。”

    李建远一僵,本就苍白的脸愈发无血色,“怎么会?童童,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他的妹妹,他还是知道的,平时就任性妄为一些,但也是无关紧要的小打小闹,怎么会触犯法律呢?

    李欣童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那件事,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加上陈雨悦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杨紫落入狱,她是知道的。

    因而此刻也心底发虚,可是她不能承认:“哥,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还狡辩?黑豹被抓了,杨紫落也承认了,说一切都是你指使的,连你开给黑豹的那张支票,现在就在警察局,你现在还瞒着我?”李铁手恨铁不成钢,他一手培养的女儿,是要嫁入郁家,帮他争夺股权的,怎么就是个蠢货、废物了呢?

    李欣童顿时花颜失色,一哆嗦跌倒到沙发上,连连摇头:“爸爸,我没有伤害到陈雨悦,她最后还是毫发无损地走掉了。我没错,我没错,都是她抢了我的轩哥哥,都是她……”

    还没等李铁手开口,李二夫人也跟着哀嚎起来,“那个天收的贱人,竟然和我女儿抢男人,弄死她也不为过。你们父子这是怎么了?就眼睁睁看着他们陷害童童?我的宝贝女儿啊,你的命怎么这么哭啊……”

    李铁手气得两眼发直,恨不得上去踹这对蠢母女一脚,“蠢货,你是想气死我。你要做就做得彻底,让她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以为绑架是小孩子玩泥沙吗?啊?”

    李建峰冷眼旁观够了,这才上前虚情假意地道:“爸爸,您也知道妹妹她心地单纯善良,不过是想玩玩,吓唬吓唬那个恬不知耻的女人,可谁想到被有心人利用了去。就别怪她了,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

    “善良?要想站得比别人高,得到的比别人多,就得狠。这个世界容不得这么多善良的人。我告诉你,若以后还是这样任意妄为,我李家也不止你一个女儿可以嫁入郁家。本想着,趁着郁家现在自顾不暇,能……”李铁手看着紧盯着他的众子女,自知失言,连忙打住。

    又指着李欣童,毫不留情地责骂:“就你做的好事?”

    “爸爸,大哥说的都对,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李建远紧撅着眉头,对于李铁手这样那子女当交易的行为,心底十分的排斥,可是他不能反驳,若不是因为妹妹,恐怕他现在还被困在家里。

    “那你们说说现在怎么办?哭哭哭,就知道哭……”看着抱在一起哭得你死我活的两母女,他就气死。

    想他李铁手一辈子,什么阴险手段没做过?翩翩就贪图姿色,娶了一个这样二老婆,生了这样一个蠢女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