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是非不分

    “你出去,不要碰我。”陈雨悦用被子捂着了脸,不想再看到他这张脸,怕一会忍不住,再一次败在他引诱之下。

    “我不碰你,还能碰谁?别捂着了,一会呼吸不畅,对身体不好。”郁洛轩宠爱地拽开她身上的被子,也不理会她的反对,俯身就将她横着抱起来。

    失重让陈雨悦不由自主的搂着他的脖子,却又恼怒地掐着他肩上的肉,低吼道:“放我下来。”

    郁洛轩不为所动,俯身到她耳边打趣道:“再掐,我身上就没一块好肉了,你以后还怎么吃?”

    “你,谁要吃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净想这些下作的事情。”陈雨悦这会倒是轻轻松松从他身上下来了,因为她实在气不过,直接点了他的动穴,这是郁洛轩最忌惮,也是压倒他最有效的方法。

    只见他双手依旧伸出来抱着人的动作,但上面却空荡无物,怎么也动不了的郁洛轩委屈地抿抿嘴:“小悦,不带这样的。快点给我解开。”

    “解开你?行,只要你从这里滚出去,从此不要出现在我眼前,我就给你解开。”陈雨悦绕到他的身后,纤纤玉指轻轻地划过了他骨骼分明的背脊,本该是柔情似水的动作,却让郁洛轩感到莫名的寒冷。

    她这是一心要赶他走?暴打一顿还不够么?

    郁洛轩闭了闭眼睛,自知这次嬉皮笑脸是难以度过了。因而,他极其认真又诚恳地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你说吧。”

    陈雨悦再次绕道他的身前,本就怒火的眸子突然一凛,沉声问道:“原谅?且听我说完,你再扣心自问,你值不值得我原谅。李欣童和杨紫落合伙绑架我,是不是你指使的,你说?”

    他们两人心思都是极重的人,从相识到现在,他们可谓心怀鬼胎,你威胁我,我算计你,你引诱我,我欺骗你……无休止的互动中,却唯独从来未曾坦诚地相待过。

    即使她被故意绑架羞辱、被狠心抛弃伤害、被多次欺骗出卖,她除了怒、恨、痛,伤心地离开,从来没有开口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因为她觉得即使问了也没用,从未妄想过要相守到永远,他无情,与她无关,他有情,她一样要离开。

    而他亦不曾有过任何的解释,只知道要时,可以宠你上天爱你如宝;不要时,亦可以弃你如泥,不屑多看一眼。

    那一句句的情话可以迷人心智,那一声声的思念,可以催人泪下;但,那转身变脸的无情,那薄情寡义的残忍,却一次又一次剜人心肺。

    这样的他,时至今日,她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心,到底是什么长的。

    今天,她真的是想问一句,你真的爱过我吗?

    “是,是我让杨紫落鼓动李欣童的,也是我把黑豹的联系方式告诉她的。”郁洛轩看着她,一脸坦诚,走到今日,他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情需要瞒住她的。

    但对上她的质问,他还是无法逃避眼底那一抹惊慌,是发自内心的对某些事物无法掌控的恐惧,怎么也淡定不下来。

    陈雨悦轻易便能感受到,和刚刚面对她暴怒时装模作样、鬼哭狼嚎求饶的他不一样,这一刻,他内心的愧疚和煎熬,是真的,不需要说一句话,也能感到他心中的悔意。

    可是她却不敢再相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已经被骗怕了。

    “你就真的这么恨我,非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报复?难道你不知道,这对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来说,是多么大的**?换做我家乡的每一个深闺女子,只怕早就上吊自尽了。”现在很晚了,她很累,想休息。但对于这件事,她绝对不能轻饶。

    “对不起,小悦,是我混蛋,是我无耻,我当时就是想挫挫你的锐气,并没想到会对你伤害这么大。我的错,你原谅我。”他哀求,因为陈雨悦眼中的伤痛和决绝让他感到遥远又害怕。

    只要她愿意,他都能不顾一切,为她倾尽所有,可是她还会相信吗?

    “原谅你?你叫我如何原谅你?你是孝子,我不怪你将我身份抖出来去救你母亲。但是,你既然知道了我是谁,为何还要向我求婚,还要口口声声说爱我?这个到底算什么?难道也是你想玩的一个游戏?”陈雨悦双目含泪,举起手中的砖石戒指,往他身上扔过去。

    郁洛轩全身僵硬,一动也不能动,但是戒指摔倒他的身上,却让他感到如此的痛。她竟然把它脱下来了?

    “小悦,不是说不要把它脱掉吗?”郁洛轩双眼泛红,盯着掉落到地上,一直旋转不停的指环,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觉得现在,这个还有意义吗?你以为我的心,是铁打的吗?坚不可摧可以抵挡你一次次的伤害吗?”陈雨悦指着自己的胸口,声泪俱下、哀痛欲绝。

    郁洛轩慌了,乱了,恨不得上前将她紧抱,恨不得将她揉碎,吃进肚子里,捂进心底里,可是他动不了,这么尽的距离,他却靠不近她,更触摸不了她的心。

    “我就是知道,什么都知道。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害怕你离开,我再也见不到你,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你,我很后悔当时为什么要报复你,要赶你走,要伤害你,要逼你打掉孩子……

    我更后悔自己不懂珍惜,不懂你为了我情愿留下来,是多么艰难的决定,我知道这样的机会再也不会再来了。

    所以才迫不及待得要你嫁给我,我只想你不要离开……小悦,你解开我,让我好好给你解释,让我好好的弥补,好吗?”

    郁洛轩泪眼朦胧,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苦苦哀求。

    “可是你却出卖了我,你混蛋,你骗人,你这个骗子……你还想来骗我……你分明就是想把我们母子往火坑了推,你明知道我害怕警察,你明知道的,你却要把我身份曝光。你混蛋,你以为一句道歉,就可以抹灭一切吗?我恨你……”陈雨悦激动得无法自制,扶着床边蹲了下去。

    她一直在为自己身份的事情感到内疚,而他倒好,人家早就知道了,还恰到好处地利用。这样的感觉就像,一个你认为是你最值得依靠的人,却在背后狠狠地给你一刀。

    即使他是只是为了让你受伤,他好救他的母亲,但伤的,终究是你,而他母亲却毫发无损。

    然后他又转身向你道歉,说他多无奈,多迫不得已。可是你的伤口还在涓涓流血,他看到了吗?没有,他只是一个劲地给你解释,给你道歉,说以后给你补偿……

    “小悦,我也不想的啊,那是我母亲,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是有十足把握不是让别人伤害到你,才敢公开的。”看到她这样,郁洛轩无奈极了,心疼极了。

    听罢,陈雨悦泪眼一扬,死死地盯着他,问道:“你只知道她是你的母亲,难道被她杀死的人不是你姐姐,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骨肉?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这样真的对吗?”

    “可是她是我母亲,她生我养我疼我爱我,即使她对不起天下人,却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甚至对姐姐,她也只是为了我们兄妹,我没有理由不理,你和孩子,我……”

    “够了。”陈雨悦低吼,打断了他的话。她该感动吗?不,是心寒。

    “小悦,都这么多年了,姐姐并没有死,你知道的。我妈她也老了,难道就不能宽容一些,原谅她吗?”郁洛轩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苦苦相逼,将所有的人都逼近绝境?

    他以为他不会不介意,尽一切努力去弥补,已经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如此耿耿于怀?

    “可是她,悔改了吗?她知道自己做错了吗?即使在古代,我也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别说在现代,她有什么资格去剥夺他人的生命?你还为她是因为你们兄妹才做出这样的事情,而感到光荣吗?何况,她就真的只是为了你们兄妹吗?她内心对名利财富荣誉的追求,难道少吗?”

    陈雨悦冷笑不已,看来真的该彻底死心了。这样是非不分的男人,是她看走眼了。

    郁洛轩愣住了,犹记得开庭的前一天,就是看到他妈声声痛哭自责,说要认罪,他才下定决心利用陈雨悦来为她脱罪的。

    可是后来,才发现,她根本没有认罪的意思,不过是作戏罢了。下了庭,她还夸他一句: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笑话。

    但他想,那是他妈妈,无论怎样,只要她能活着,就好。

    至于陈雨悦,他想,她应该理解他的。

    可是此刻,他却被问住了。

    她悔改了吗?她有什么资格去剥夺别人的生命?你以为她真的只是为了你们兄妹吗?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这一句话,陈雨悦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和淡漠,是真的放手了,不爱了。

    郁洛轩错愕,抬起眼眸不敢置信地盯着她,那是一股决绝凌厉的冰墙,像皇母娘娘的发簪,轻轻一挥,便相隔两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