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鼻青脸肿

    “你来干什么?你给我滚……”陈雨悦喉咙发哑,声音像磨损的声带,激动地让人心疼。

    郁洛轩却是不动,摸着被甩的脸,有些难过。

    他再往前一步,抓起她紧紧握成拳头的手,往身上扯,说道:“小悦,你打,只要你打得开心。”

    “你以为我不敢吗?打的就是你,混蛋……”陈雨悦含着泪,再一次扬手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然后,另一只握成拳头的手,毫不留情地一拳打在他高高挺起的鼻梁上,接着是牙关,脸,眼睛……无一幸免。

    她发狠地揍,仿佛这样才能平复心中的怨恨和怒火。

    果然是,鼻青脸肿。

    郁洛轩摸着疼得发酸的鼻子,眼泪直流,实在是太疼了。他抓住了她的手,哀求道:“小悦,能不能别打脸了,明天没办法见人。”

    “你说的。”陈雨悦冷笑,决定把打改成了掐。她发狠地把他湿透的衬衣扯了下来,两手各抓着他身上的肉,360度,狠狠地捏成了一团。

    本是姣好的麦色皮肤,瞬间青一块,紫一块,简直惨不忍睹。

    “啊……好疼,我错了,皇后娘娘,求您大人有大量绕过我这个小太监……”郁洛轩疼得要抓狂了,可偏偏他不能还手,更不能阻止,他知道这口气不给她发出来,以后休想靠近她的身边。

    早知道这样,他情愿让她打脸了。

    这辈子,没受到过这样的虐待。

    “太监?哼……”陈雨悦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沉下来,看着极其阴森恐怖。

    郁洛轩一僵,背脊一阵冷汗,他惊恐地跳起来:“小悦,别乱来。”

    可是,陈雨悦已经从梳妆柜上拿起了一把剪刀,残忍地道:“你不是自称太监吗?我来成全你。”

    说着,她还真一步步向郁洛轩靠近,挺着大肚子的她,怎么看怎么诡异。

    郁洛轩再也不淡定了,他吞着口水一步步后退,这次是不是玩大了?

    退到墙边,再无处可逃,郁洛轩猛地摇头:“小悦,不行,你不知道它很听话很乖,很想你。而且,它也很重要,以后要给宝宝生多几个弟弟妹妹的,现在没有了,以后宝宝会孤独,这个真不行。”

    “宝宝需要弟弟妹妹,我可以找别人生,并不是非它不可。”陈雨悦一脸不屑,根本看不出是开玩笑。

    “什么?你敢?”郁洛轩咬牙切齿。

    陈雨悦冷笑着靠近,摇摇手中的剪刀,说道:“你看我敢不敢。”

    郁洛轩早已妒火填胸,这句话一出,怒火瞬间将周围的一切夷为平地。

    他倏然站起,在陈雨悦没反应过来之际,迅速攫紧她拿着剪刀的手,把剪刀抢了出来,远远地扔到一个角落。

    “放开我。”陈雨悦凶狠地锤着他的胸口,却怎么也挣不开他的手。

    “打骂就算了,还说这样的话来挑战的我极限?”郁洛轩二话不说,不顾她的反抗,把她横抱而起,温柔地扔到床上,一手紧紧撅着她胡乱飞舞着的双手,一手压着她的头,直至她再无法动弹,才发狠地亲着她的唇。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大力气?陈雨悦两手腕挣得发红,也没法逃离他五指的囚禁。

    她想用腿,可是一动,肚子里的宝宝就开始抗议,跟着乱动起来。

    “唔……”陈雨悦疼得惊呼,一声嘤~咛,让郁洛轩成功地进入,加深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吻。

    “疼……”陈雨悦喘着气,一个“疼”字被郁洛轩吻进了嘴里。

    可是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迅速放开她,慌乱地问道:“哪里疼?肚子疼吗?”

    陈雨悦眼底一片水雾,点着头一边哭一边埋怨起来:“是,宝宝踢我。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我不要了。宝宝你跟他走,你个小坏蛋,娘亲再也不要你了。”

    郁洛轩不知所措,宝宝她都不要了,他怕。

    手忙脚乱的帮她抚摸肚子,一边又帮她抹眼泪,温柔又自责地哄骗:“不哭不哭,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宝宝还不懂事,你别怪他……以后等他出来了,我再替你揍他。”

    陈雨悦杏眼圆瞪,气得说不出话来,伸手按着郁洛轩的头,凶狠地道:“你敢动他,我跟你拼命。”

    “好,好,好,我不动他。说说而已,我疼他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打。”郁洛轩点头点头,再点头,保证不会打。

    陈雨悦一听,又放声哭起来,“我就说吧,你们两个合着欺负我,你就知道骗我的,呜呜……我不要了,你们都走。”

    额……这是怎么说怎么错?郁洛轩这是一边替她抹泪,再不敢开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里的宝宝也听懂了,实在受不了这对不正常的父母,自顾自蒙头大睡起来,再无胎动的感觉。

    砰砰砰……

    房门外此时想起了敲门声,接着黄妈的声音:“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老妇听到了声响,请小姐开门。”

    除了黄妈,还有其他人声,显然是阿忠那些守卫。只是现在才来,未免太晚了点吧?

    陈雨悦本就没将阿忠的话放在心上,先不说他的郁家的人,很多时候对郁洛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弹是郁洛轩这个人心思极重,手段又多,除非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不然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

    但这么快,还真出乎意料,看来阿忠的手段也不过如此。

    郁洛轩这次倒不怕了,反正都进来了,谁也奈何不了他,况且,他爬墙的时候,即使有摄像头拍到了,那些人见是他,也不可能扛着家伙就来干他,除非一个个都活腻了。

    不然怎么可能现在才发现,如果真这样,阿忠这些手下也就是浪费粮食的了。

    因而,只有睁眼看他成功潜入了,才来敲门。看来他们还是很有眼色的。

    “少,少爷?”黄妈大惊,这里也就除了她不知道屋内来的人是郁洛轩,而其他的手下,则是面面相觑,全部低头喊了声“少爷”。

    因为郁洛轩此时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貌,英俊冷傲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着的上身,全是乌青的指印。

    他们惊恐万分,都等着受罚了。

    而黄妈也是后知后觉,看到郁洛轩这幅模样竟然开口问:“少爷,谁打了您?”

    额……

    其他手下无语了,赶紧身手扯了扯黄妈的衣角,让她闭嘴。

    “都下去吧,没事了。以后警惕一些。黄妈,去收拾一下房间,小悦今晚歇在我的房间。顺便,弄些宵夜过来。”陈雨悦住的是客房,郁洛轩很不喜欢。

    众人一听,都松了一口气,慌忙鞠了一个躬,落荒而逃。

    陈雨悦盯着他的背影,出神。

    难道就这样原谅他了?她忘记不了当时股钻心的痛楚,还有恨不得杀死他的恨意。

    这些天,她一直在想,若是见到他,要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狠狠地揍他一顿,她做了。毫不留情地折磨他,她是要这么做的。冷落他赶他走,再也不要见面,但现在看来,这一点显然不可能。

    别说他要是不放手,她拖着大肚子跑不掉。就算跑得了,她也不想跑,因为跑,实在是太辛苦了。

    她想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有人给她垫垫背;腿抽筋的时候,给她捏捏揉揉;早上起来有个人帮她穿衣服、鞋子,因为弯腰实在困难;甚至洗澡,她都希望有人能搭把手……

    怀着孕的她,需要有人照顾和呵护。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变得软弱了,或者习惯了依赖,总之,她就是想他在身边,事事顺着她,任由她折腾。

    说她没出息也好,说她矫揉做作也好,说她自私也无所谓了,离开之前,她真的不想和他分开。

    “黄妈,把这里的玻璃都收拾一下,我今晚哪都不去,就在这个房间睡。给我热杯牛奶来,其他都不用了。”趁着黄妈转身离开前,陈雨悦用从来没有过的强硬吩咐道。

    “这……”黄妈看着郁洛轩,不知道如何是好。两个都不是好好应付的主儿。

    “去吧,宵夜我吃的,你随便弄点,牛奶热好了先拿过来。”至于那堆玻璃渣郁洛轩提都没提,显然不用理会。

    至于少爷怎么把陈小姐弄到自己的房间,有的是他的本事,他人是帮不了的,黄妈了然,这才点头出去。

    可是,少爷的伤,不需要抹药么?但是她不敢问,脚步飞快地逃离现场。

    “我的房间,比这里舒服多了,床很大,里面还有很舒服的沙发……小时候,爷爷奶奶亲手帮我设置的,就再隔壁,这是我最喜欢的卧室,没有之一。你和宝宝要不要去看看?”郁洛轩慢慢地走进床边,开口就诱惑她。

    “我不稀罕。”陈雨悦憋憋嘴,一点兴趣都没有,况且她还懒得动。

    郁洛轩蹲下来,伸出手道:“我抱你过去。”

    陈雨悦看到他红一块青一块的脸上,表情有些滑稽,心底不由得想笑,可是更多的却是想哭,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多愁善感,这么容易心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