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圣地方

    风漾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讥笑着说道:“恐怕不是喝酒这么简单吧,郁洛轩,有事直说。”

    他只是手段上斗不过郁洛轩而已,要说放低身段拍马屁讨好,那也要看他心情,有利可图时,他可以逢场作戏,但,会有个度。

    “确实有事。”郁洛轩说完,又喝完了一杯酒,那辛辣的液体在他面前,根本不是酒,只是索然无味的清水。

    “呵,难得郁少您,会有事求到我风漾头上来,这杯,干了。”说完,风漾也拿起酒杯,满满一杯酒,一下子灌进了肚子里。

    郁洛轩也二话不说,满满一杯全喝了下去。他不是为了回敬风漾,而是单纯的想喝酒,只有辛辣的液体灌下去,他才觉得心里好受一些。

    “说吧。”风漾打着酒嗝,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

    郁洛轩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缠绕,让他微醉的眼眸,染上了一层似梦如幻的色彩。

    无奈两个字,不足以解释里面的情感。

    良久,他才回神,说道:“我想知道陈雨悦现在在哪。我找不到,但我知道你有办法。”

    风漾惊讶。

    “你怎么知道我有办法?”

    奇了怪了,他都找不到的人,为什么会怎么知道自己有办法的?

    郁洛轩冷哼:“哼,明人不说暗话,帮还是不帮?”

    他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现在这么以试探,就肯定了。

    风漾这个人,十足的唯利是图,尤其将自己喜爱的财物看得最为重要,肯借竹叶耳钉给陈雨悦上法庭用,那就证明他做了手脚,绝对不会丢失或者拿不回来。

    虽然这个耳钉是陈雨悦和他交易的,已经属于他的财产,但是,他不会放心的。

    “有什么好处?”风漾沉思半刻,问道。

    有一句话叫不是不受诱惑,只是要看诱惑够不够大。

    “条件你开,只要不十分过分,我会看着满足。”对于身外之物,郁洛轩是真的无所谓,能花掉,他就能挣回来。

    不过,看到风漾大放异彩的双眼,他还是好心提醒一句,“宏兴股份是不可能的,这个不外卖,没我老爸的同意,任何一个股东都不敢轻举妄动,包括我,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何况,你风漾目前还没有内力可以吃透哪怕5%的股份。”

    这句话不是嘲讽,而是实事求是。

    宏兴能做到今天这么强大,一环扣着一环,每一个股东都是一根大柱子,坚不可摧,除非他们放权,不然毫无根据的外人,不可能插足。

    风漾失望,失望极了。但他素来有自知之明,吞不下的东西,他会好不惋惜地放手。

    “那,浅水湾那块地,还有三年宏兴不能和风氏集团抢项目。”

    抢项目的意思,自然是指投标是,若是条件最合适的最后只剩下风氏和宏兴,那宏兴必须让步,就像上次的尚沃古玩城。

    但若是还有其他的竞争对手,那宏兴就不必让步了。

    郁洛轩想都不想,直接回答:“浅水湾可以,但后面一点,一年。”

    风漾咬咬牙,三年确实有点狮子大开口,但一年太短,“两年。不能再商量,如果不成,就算了。”

    郁洛轩不想将时间耗在这里,但他有必要说明一下:“我不能保证,一年后,是否还会管得了宏兴的事情。”

    他是怕他挽留不了陈雨悦。那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咦?你管不了,还有谁管,难道你爸爸在外面还有私生子?或者说,你想让你未出生的儿子管?”风漾一激动,就口不择言。

    郁洛轩脸色一片铁青,眼底寒光闪现,冷血地道:“风漾,你想死的话,我随时满足你。”

    “哼,那你也别想我帮你。”他有把柄在手,他不怕。

    郁洛轩怒了,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盯着风漾,血红的眼里全是暴戾。

    他咬着牙根道:“你以为没有你帮,我会找不到哦?不过是时间问题,别不知好歹。信不信我今晚就把这里毁了。”

    他已经烦透了,恨不得现在就毁了这一切。麻痹,看看谁还敢威胁他。

    风漾举手投降:“好吧,你厉害,我风漾甘拜下风。明天交接之后,我会把地址发到你手机。”

    “不用了,浅水湾的合同和地产契约我现在让人送过来,另外你自己看看宏兴一年放弃所有和风氏竞争的项目,是否要拟一份简单的合同。我无所谓,说到做到。”

    郁洛轩这才满意地坐下来,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地址,而且现在夜高风黑的,最适合溜进去。如果明天,他又要等天黑,实在没这个耐心。

    “我能说你很猴急吗?陈雨悦摊上你,真的是倒霉。”风漾抬手看看表,现在才晚上九点,确实还早,若是能成功潜入,他还是**一夜。

    不过,幸好,他对她只是生出一点点心思,没动过她,不然,也不知道郁洛轩会怎么整死他。<dy一接到电话,立刻从家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金三角大厦,拿出房产证和买卖合同,到了酒吧时,才不过半个小时。<dy直奔郁洛轩面前,双手递上资料,除了紧张的神色和因为跑路而起伏不平的胸脯,看不出一点抱怨和不乐。<dy,他突然有了做媒人的想法。<dy冷漠地回了他一眼,不过依旧礼貌地问候:“风董,您好。”<dy。

    郁洛轩翻了翻资料,确认里面的条款和名称无误,这才抬起头警告道:“喂,骚男,别打我员工的注意。”

    风漾的属下,许锡境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一句话,他顿时为他老板感动哀伤。这个见到雌性就恨不得脱裤子的老板,真的让他很为难。<dy坐下去,招呼道:“锡镜来了,咱们可以开始了。早办完早回家,咱们郁董还等着去抱老婆睡觉呢。”<dy和许锡境都有些尴尬,尤其是身边的郁洛轩,阵阵的冷气像不要钱一样放出来,让他们这些虾兵小将,冷汗直冒。<dy是不明白郁洛轩和风漾谈的是什么交易,她也不需要过问,只要按照他的吩咐,将合同书和契约书拿出来,准备好即可。

    <dy接过许锡境递过来的平板,一眼扫了下来,目瞪口呆,突然就忍不住问了出口:“郁董,这是?一年的项目,为什么都要让给他们?”

    她是很忠心的秘书,对于宏兴来说,这是很大的损失,理智早已压制不住内心的疑惑。

    郁洛轩毫无责怪之意,他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安慰道:“放心,我自有分寸,你继续。”

    “美女,听你们郁董的没错,宏兴这么大,不在乎这点小钱的。”风漾也往她身上挨了挨,笑嘻嘻地安慰。<dy眼底有些温怒,她拿着平板站了起来,让风漾扑了个空,差点就从沙发上摔了下去。

    “郁董,常规理论上,语言表达上,措词造句上,这个合同写得很好,我没意见。您请过目。”她一脸严肃地把平板地给郁洛轩。

    郁洛轩苦笑,没意见?瞎子都看出,她意见大了。但郁洛轩不会责怪她,因为作为宏兴员工,这样过分的条件,谁都会有意见。

    宏兴一年的项目,用亿来计算的,不过,也要看风氏有没有这个实力。<dy解释什么,扫了一眼上面的文字,道:“没问题,签吧。你们两个出去找个地方打印出来。”<dy开门,礼貌地让她先走,然后再跟着出去。

    郁洛轩把手中的房产证丢了过去,吞了两个字:“地址。”

    “发你手机。不要告诉你家老头子是我说的,我可不想挫骨扬灰。”风漾胆战心惊,其实他在竹叶耳钉上放了追踪器。

    郁洛轩打开手机,脑袋嗡的一声,空白一片,他怎么没想到是在那里呢?

    老头子,你真是高明。怪不得,他找不到,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个地址一出来,他就知道风漾没有骗他了,除了这个地方,他还真的找不出来,比这更适合藏陈雨悦的地方了。

    广州花都,这是阿忠发誓一生坚守的地方,这是一个神圣,他们不能涉足的地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