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酒吧事件

    深圳玛莲莉莉酒吧,郁洛轩仿佛好久没来了,望着门口那妖艳的灯光,一种错觉,他似乎回到与陈雨悦初遇那个晚上。

    他就是怒火填胸的从这里出去,一路狂飙到海滩的。现在想起,当时站在路中央的她,那懵懂孤独又凌厉的背影,多么得让他心动和怜惜!

    郁洛轩走进去,在吧台上选了一个位置,坐下。

    吧台调酒师眼尖,连忙过来招呼,“郁少,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来喝酒?还是按照老样子的上?”可是口气带着调侃,仿佛没有以前的恭敬。

    这一声“好就不见”让人觉得刺耳。

    郁洛轩冷漠地“嗯”了一声,似乎不放在心上。

    这家酒吧,背后也算有靠山的,能来这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只是没想到一个吧台小生,竟然在他面前这般嚣张了,看来自己是消失得太久了。

    “郁少,你的酒。”话说完,一杯调制好的酒就摆在郁洛轩面前。

    可是,郁洛轩动也没动,抬头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用修长的手指着调酒师白净的脸,好整似暇地说道:“我比较喜欢你老板调的酒,听好了,是老板。”

    说完,讥讽地扯了扯嘴角,拿起酒杯就摔在地上,然后面无表情地往旁边包厢里走。

    意思在明白不过了,你老板都支配给我调酒,你算什么东西?

    本来吵闹的酒吧,被这一声玻璃崩裂声掩盖,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有惊讶错愕的、有兴奋期待的,有翘首以盼想看戏的……

    酒吧闹事打架的人常有,但堂堂郁少不常在。

    调酒师这下有些慌了,郁少的手腕他是知道的。只是这段时间,漫天关于郁家的丑闻,他背地里和人讨论,尽是鄙视和不屑,恨不得痛打落水狗。

    他们这样的打工仔,日日夜夜对着这么豪门富二代,纨绔子弟,嫉恨埋怨不满,常有的事情,今夜见到原主,却不小心将这点心思暴露了出来。

    他一定是活腻了。

    想到这,他连忙扔下手中的活,狗腿地走到郁洛轩面前。

    “郁董,都是小的口不择言,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的计较。小的再去给你调一杯上得的好酒过来。”

    “你,不,配。”郁洛轩居高临下,漂亮的眼眸里尽是暴戾。

    调酒师一个冷战,他知道这是真的将这尊大神惹怒了。今晚,若不把幕后老板请出来,恐怕不能善终。

    他在这个酒吧混了十来年,在调酒界也算是有一定知名度了,连老板和他说话的时候也是和颜悦色的,喝多客人更是喜欢喝他亲手调的酒,包括以前的郁洛轩。是不是这一切让他自鸣得意,往了自己的身份?

    他太大意了,一头猛虎不过是打个喷嚏,他们都把他当病猫了,这是找死。

    希望他还有些价值,老板今晚会站在他这边。

    其实,在郁洛轩眼中,这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调酒师而已,说实在的他没必要计较,若他不爽,随便找人教训他一顿即可,可是,谁叫他正好碰上他心情很不爽,想找人出气的时候呢?

    正好无聊得很,他不怕做一次恶霸,排解一下心中的苦闷。

    若是阿飞在这,这人恐怕现在早就趴下,有气进没气出了。他还是善良的,不是吗?

    风漾,你一会得感谢我。

    调酒师不敢再耽误,到办公室找到经理,然后打电话通知大老板,简单地说明情况,然后请他赶过来。

    接到电话的风漾,此刻正抱着一个外国妞,在滚床单,正是**的时候。一边凶猛地律动,一边听着电话的他,突然暴跳如雷,直接把甩下外国美人,滚出了到了酒吧。

    一见到酒吧经理还有调酒师,欲求不满的他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怒火和怨气,一人一脚,狠狠地踹在两人身上。

    “你们两个蠢货,坏了我的好事。”风漾眼中全是阴戾,他最痛恨的就是不知量力,没眼色的人。

    “尤其是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给你点颜色你看染坊?郁洛轩是什么人,我风漾在他面前也不敢说三道四,你算个毛!”

    处于嫉妒,他曾经天真的认为自己可以有能力吞并宏兴,可是和郁洛轩斗了这么久,他就没赢过,反而一次次输得他抓狂,差点就破产卖底裤了。

    前段时间好不容易因为陈雨悦的事情卖了他一个人情,狠狠地挖了他一块肥肉,从此,也算是言归于好。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

    没想到,这个王八羔子,净坏了他的好事。

    调酒师自知无望,躬身低头安分受骂,一脸衰相,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

    “风董,还是先去给郁少赔礼道歉要紧,回头再好好收拾他也不迟。咱们不缺调酒师,前段时间,属下已经培养了一批。”酒吧经理抓紧时机献策,他早就看这个人不顺眼了,自以为有点手艺了不起,连他这个经理都不放在眼里。

    调酒师一惊,不敢相信地盯着刚才还声情并茂安慰他的经理,原来早有了准备,这是趁机把他除掉?

    “嗯,你跟我来。”风漾提着心如死灰的调酒师,到郁洛轩所在的包厢。

    一进门,风漾便把调酒师扔到郁洛轩面前,笑嘻嘻地说道:“郁少,没想到你今晚回来,不然我会亲自迎接。手下的人不懂事,让你见笑了,这人交给你了,要怎么处理,一句话的事。”

    语气中,无情又果断。他风漾只是一个真小人,从来都不曾掩饰过自己对钱财的渴求,更不在乎为利益,牺牲某些人。

    郁洛轩把抽完的烟蒂,压在烟灰缸上,抬起漂亮的眼眸,冷淡地说了一句:“风漾,我想喝你调的酒,不介意整一杯过来吧?”

    “不介意,能为郁少调酒,那是风某的荣幸。你稍等,我这就是弄过来,咱们兄弟好好喝一杯。”风漾白净的书生脸上,从来没有过的豪放,那信誓旦旦拍胸口的样子,让人毫不怀疑他的真诚。

    包厢里,只剩下郁洛轩,还有被风漾扔在地上的调酒师,他此刻心如死灰,连话都不想说了,他以为在这里战战兢兢,恪守敬业十来年,至少是有感情的,没想到到头来,上司算计,老板无情。

    “你叫什么?”郁洛轩盯着他,那双深邃黑沉的眼眸,仿佛能穿透人心。

    声音依旧冰冷,但却没有了之前在吧台的暴戾,

    调酒师不明所以,疑惑地回答:“李温升。”

    突然,心思一转,他决定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郁少,今晚是我不对,实在抱歉,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以你的身份,要怎么惩罚都不为过,但求郁少能开一面,我甘愿离开这家酒吧,以后再不出现在郁少眼前。”

    “李温升,呵呵……”郁洛轩勾了勾嘴角,冷淡地笑了笑。

    这笑声,让李温升不寒而栗,他仿佛已经可以预示到将会接收到什么制裁。

    可是,出乎意料,郁洛轩再次开口:“除了调酒,你还会做什么?”

    李温升再次疑惑,可是他摇摇头,说道:“不会。一生只为调酒活着。”

    “自己扇自己十巴掌,要重,要狠,如果不够,我会找人来代劳。如果我满意,你出去,明天会有人去找你,听他的就行了。”郁洛轩说完,有点了一根烟,再也不看他,自顾自抽了起来。

    李温升先是一滞,后回神一想,这惩罚算是和轻很轻了。

    毫不犹豫,抬手就往就往自己脸上甩。

    啪……巨响。

    李温升的白净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五个手指印,血一样鲜红。

    当风漾和服务生抬着酒进来,李温升的甩巴掌已经接近了尾声,只见他两边脸高高地肿了起来,嘴角全是血迹。

    “啧啧啧,真是好运气,摊上郁少心情好,才赏你自娱自乐甩巴掌的游戏,以后注意点,不是谁都能得罪的。”风漾装模作样地捏起他的下巴,看得啧啧有声。

    “风漾,以后我不想再在这里见到他。”郁洛轩弹了弹烟灰,说完,将杯中的酒一喝而净。

    风漾一闪而过的僵硬,眼底有一丝无人看见的不舍,但他只能说:“滚吧,明天不用再来上班。”

    他培养了十年的调酒师啊!心口怎么就这么疼?

    妈的,碰上郁洛轩,他总没好事。

    可是,这也不过是一瞬间的感觉,他从来不会为一样东西惋惜太久的。区区一个调酒师,不足让他耗费太多的表情。

    服务生和李温升都出去了,包厢只剩下郁、风两人,郁洛轩不停地倒酒,喝酒,完了才说道:“真没想到,你的调酒技术这么好,我喝着,和你的调酒师没什么区别。”

    风漾不满地憋憋嘴,感情这是将他放在和一个小小调酒师一个平行线上了。刚刚升起那一丝对李温升的不舍,突然就空荡无存。

    郁洛轩,你未免太过分了。

    “坐,不是要和我好好喝一场吗?”郁洛轩拍拍身边的位置,邀请他入座,没有丝毫的矫揉做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