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谢在心中

    郁宏正突然脸色一凛,严肃道:“小悦,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我知道你对我甚至整个郁家有意见,我更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女儿,才不顾自己,身涉陷阱。在这,我该感谢你。”

    说完,郁宏正对着陈雨悦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久久没有抬头。

    绕是再淡定,陈雨悦也没法不动容,连忙闪开,上前将他扶起:“郁老先生,您言重了。这是小悦应该做的,夫人对我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情,我倾尽这一生都无以为报。”

    这鞠躬,她受不起。

    “不,你受得起。孩子,你受苦了。不管是为了我的女儿还是儿子,你都付出太多了。”郁宏正也没多做作,顺着她的意站了起来,他是真心感谢,但她毕竟是晚辈,心意到了就好。

    陈雨悦突然就忍不住,眼眶发红。来到这个世界这大半年,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是方蕙华,也做不到这么诚恳。

    “我不苦,就是有些难过。”陈雨悦双眼含泪,摇了摇头。

    她实在难过,不明白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安排,明明血海深仇,却又让两人相爱,又不得不相互伤害,相互利用。即使她心坚如石,也痛得生不如死。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叫我郁伯伯,当然我希望有一天能被你称为爸爸,虽然不知有没这个荣幸。不过,以后这些事,都交给郁伯伯去处理吧,你现在的首要任务该是成为一个合格的妈妈,而不是其他,孩子跟你折腾不起。”

    郁宏正眼底一片温和慈祥,他想将所有对大女儿的爱和遗憾都弥补到陈雨悦和她孩子身上,这样,他至少心里会好受一些。

    “郁伯伯……谢谢!”这一声道谢,是发自内心的,她真的太累了,七个月大的身子,她再也耗不起,也再受不了刺激,她只想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

    “只是,你真的愿意为夫人报仇吗?”陈雨悦依旧疑惑,作为男人,一边是帮他养育两个儿女的妻子,一边是受害的女儿,他如何抉择?

    “错了,就是错了,没人可以逃避责任和惩罚。如果继续执迷不悟,只会害人害己,最重要的是,害了我的儿孙,这是决不允许的。”郁宏正握着球杆的手,青筋闪动,可见它的坚定。

    这次轮到陈雨悦鞠躬,“再次感谢,替夫人道一声谢谢!您应该是一位好父亲。”

    郁宏正却没喜色,脸上难掩的悲戚,他终究是迟了,整整迟了三十年,还有十年。

    “相信阿忠,这段时间,就让他照顾你。外面的事情,你再不需要过问,安心养胎,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你就是郁家的大功臣,相信小雾若在,也是这样希望的,你认为呢?”郁宏正谆谆叮嘱。

    陈雨悦凝眉,不愿意,但她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即使她想,也有心无力,现在她是浪尖上的人,还不知道多少高端人士想抓她回去研究。

    虽然,她一气之下,可以全部将他们都杀了,但肚子里的孩子,确实耗不起。这个孩子能保留下来,真的不知多艰难。

    她最后还是跟着阿忠回到了原来的别墅,安心静养。

    再说此刻被扣留在警察局的杨紫落,由于郁洛轩的关照,她的待遇和徐遇玉的比起来,不算的十分好,但至少不算差,单独的隔间,也没人打扰。

    只是,此刻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森……”杨紫落抬头,被眼前开门的人吓住了。

    她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难过,失落,还有自责,心中泛起的五味瓶,啥滋味都有。

    向泽森是气死了,虽然他心里不耐烦她的靠近,但也不算排斥,就当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一样,只要不过分,任由她折腾。

    他是死脑筋。在他心里,陈子雾的位置永远没人能代替,十年,二十年,永远存在,深不可灭。

    可是没想到就这个死女人,藏得这么深,利用他,欺骗他,伤害小悦,还一声不吭就破坏他们辛辛苦苦找来的证据。

    他怒火极了,后悔极了,当时就不该救她,更不该纵容她一次又一次的纠缠。

    “你别叫我,我们不是很熟。我今天来只想告诉你,在我心中永远只有陈子雾一个,当然,你之前的纠缠也是做戏的,我没当真。我很后悔当时为什么就相信你,任由你在背后做了这么多手脚,伤害了小悦,我十分内疚。”向泽森靠着墙,脸上已经好几天不曾整理,,满脸胡渣和消沉。

    杨紫落双眼一滞,这话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剜了她的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艰难地站起来,笑得满脸是泪:“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不是,我想说我不怪你,你还年轻,如果能释放出来,请好好生活。”向泽森这番话是真心的。

    当时知道真相,他是很生气,很怨恨,但过了后,就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这一辈子,他面对的煎熬和心酸太多,不在乎这一点。

    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值得原谅的,何况,这个女孩子,并不坏,甚至她很忠诚,一切责任都自己承担,不愿意涉及到郁洛轩,可见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听到有人为了救小悦,牺牲她,说她做假证。

    他突然就觉得她其实很可怜。

    “哈哈……”杨紫落依旧是笑,可是泪水也沿着脸颊簌簌而下,最终只化为两个字:“谢谢!”

    向泽森叹了一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觉得已经被必要去安慰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那你自己好好保重,郁洛轩会想办法将你保释出来的。我先走了。”

    “森,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就在他要关上门那一刻,杨紫落冲着他背影,说了这辈子最真的真心话。

    她只是怕,以后再无机会了。

    从家境衰落至今,她所面对的心酸,也不必任何人少。

    现在,她并没有后悔为郁洛轩做事,更没有后悔帮他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因为那是她本意,那个男人,值得她忠诚。

    以前她太傻,以为物质和虚荣的满足,就是爱情。遇到向泽森才明白,爱一个人,可以倾尽所有为她坚守,包括时间。

    她只是后悔,没有能够早点遇上他。更心疼,他孤孤单单一个人,沉醉在哪无穷无尽的思念和煎熬中。

    她不求他能爱上她,只求能陪伴着他,两个人相依,不至于太孤单。

    向泽森一僵,握着门柄的手,慢了半拍。

    可门,最终,还是关上了。

    如果没有这件事,或许他们会那样一直如朋友那样相伴下去。

    “森,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杨紫落泪如下雨,可是,门外的向泽森再也听不到。

    有些人,注定挽救不会来。这样相互追逐着的爱情,劳心劳力,伤心伤肺。

    砰!

    门被踢开了,杨紫落挂着泪水的脸惊喜地抬起来,她以为向泽森回头了,可是却看到了一个鄙视的讥笑。

    “哭什么?没用的玩意。”郁洛轩倚着门,一脸鄙视。

    杨紫落瞬间怒火填胸,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起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都怪你,你这个疯子,你***就是个魔鬼,我为什么偏偏就鬼迷心窍听你差遣了?你有用?啊?你有本事把你女人和孩子要回来啊?你***也是个废物,我就瞎了狗眼,跟了你这样的老板……”

    郁洛轩由惊讶,转怒火,最后一脸像抹了火炭一样黝黑。

    这个女人疯了,竟然敢骂他?

    杨紫落也被自己的举动惊呆了,她眨眨眼,貌似骂得太爽,忘了眼前这个人是谁。

    她闭上眼睛装聋作哑,转身准备逃离。

    可是,有人被她骂清醒了,一句无奈的叹息传来:“你说得不错,其实我是个废物,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保护不好。我是男的,比你还废。满意了吧?”

    咦??杨紫落以为自己耳背了。

    “别装了,我来是有事要和你说的,到底还想不想出去继续追你的男人了?”郁洛轩火了,想直接摔门离开。

    “想想想,你说,我听着。”杨紫落大喜,狗腿地往回走,恨不得跪下去抱大腿。

    “出息!!”郁洛轩继续鄙视。

    两人坐下来密谈了半个小时后,杨紫落突然心情大好,胃口也大增。

    舔舔嘴唇哀求道:“郁董,您一会让你手下买点好吃的来吧,这里的伙食,和学校食堂一样,太差。”

    “你***还有心情吃?别忘了我和你说的。”郁洛轩恶狠狠地警告。

    他都几天滴米不进了,这个女人还有心情吃,真让他记恨。

    也不知道小悦怎么样了,老头子竟然说到做到,一面都不给他见,重要的是,任他怎么查,都查不出来。

    烦躁死了。

    可是,一出门,他就对阿飞说道:“去订几桌菜过来,请警察局的人吃饭,顺便送一桌进去给杨紫落,她也不容易。”

    感激在心中,不必多说。

    突然想到,阿飞这几天跟着他东奔西跑也辛苦,“你今天回去休息吧,不用跟着我了。”他想去酒吧喝几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