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失败父亲

    “爸爸,对不起,轩儿错了。可是,就算我明知道妈妈是演戏,我依旧会这么做,因为这样,我再也不欠她的恩情了。我的孩子还是由我来照顾吧,宏兴所有的一切,与我再无关系。”郁洛轩跪在郁宏正面前,深深地鞠一个躬。

    说完,他起身,走了出去。他累了,他要去陪陈雨悦和孩子,就算死,一家三口,也要死在一起。

    她去哪,他便去哪,上至碧落下至黄泉,他也要跟她去。

    只是可惜,他们还没来得及去领一个红彤彤的结婚证。

    “哥……”郁洛瑾跟着追出去。

    郁宏正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样走了出去,悲戚地闭上深沉还带着一丝欣慰的眸子。他的儿子,还是值得骄傲的,尽管徐遇玉不配,但郁洛轩的孝义,这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他郁宏正骂归骂,打归打,但最多的,还是心痛和自责。这些年,是他太疏忽了。

    为了自己的宏图伟业,他除了日夜教训他、锻炼他,几乎没有给过他一丝一毫的关心和爱护,还差点把自己唯一的儿子逼上绝路,他愧疚啊!

    “老爷……要把少爷追回来吗?”阿忠仰着头盯着门外,扎着马步就想追出去。

    “由他去。”郁宏正哑着声,摆摆手,看似无情,但无人知道他心里却想的是,等他为他扫清了一切障碍,再说。

    而郁洛瑾追了出来,拉着郁洛轩的衣袖,泪水滚滚而下。“哥,你去哪?哥,不要扔下我,这个家让我感到害怕……”

    看到这一幕幕,她除了不可置信,更多的是害怕,这个家,有多少东西是她不知道的?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她不能触碰的?

    郁洛轩回头,摸了摸郁洛瑾头发,抿了抿嘴角的血迹,宠爱道:“小谨,哥现在顾及不了你,不过,哥已经拜托莫少茶照顾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去找他帮忙。相信哥,他会是一个适合你的人。”

    郁洛瑾眼泪哗哗直流,是,今生和陈子优无望了。转眼要依靠另一个男人,要和他过一辈子?

    “不,哥哥,”郁洛瑾放开拽着他手臂的手,流着泪不停地摇头,从现在起,她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你走吧,现在只有小悦和孩子,才是你的责任,我一个人,也会很好的。你以后不要再牵挂我。”

    她觉得郁洛轩是下定决心放弃这个家了,或者带着小悦母子去更遥远的地方。关于那件事,她没在现场,但多少知道了一些。

    小悦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如果哥哥真打算跟她走,那和生死别离有什么区别?

    不,那样不能,她不允许。

    郁洛瑾想到这,再次抓紧他的手臂,惊慌地道:“但是,哥,你不要做傻事。把大嫂和侄儿留下,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只是我这段时间可能顾及不了你,有莫少茶在你身边,我才放心,听话,他会是个好伴侣。”郁洛轩抹掉她脸颊的泪水,安抚她的不安。

    接着才道:“一开始我就反对你和陈子优,因为除了不知道那个女孩原来是我们同父异母的姐姐之外,我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但,我不忍心打破你的美梦,相爱不容易,能走下去更难。如果不让你尝试一下,恐怕这一辈子你都不会甘心。

    陈子优,他不适合你,不单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仇恨和纠葛,更重要的是,他有太多的顾虑,和性格中不敢面对的懦弱,和你不配。”

    这样直接又明了的话,郁洛轩再无保留,全摆在郁洛瑾面前,只是她却听得泪如下雨。

    是不相配,要不然,情况还没搞清楚,怎么就随随便便把她拉进黑名单呢?甚至连一个解释,一个光明正大的分手也没有。

    他知道真相后,那些悲痛苦楚,她可以理解,但毕竟她那时候还是他正派女朋友,接下来要怎么做,总要问一句,道一声吧?

    可是,他没有,甚至连电话都不敢再接。

    确实是不适合!

    可是,既然不适合,上天为什么还要安排他们认识,要让她爱上他?

    难道这就是惩罚吗?

    犹记得,当日郁洛轩和她说过的话:小谨,以后摔了伤了痛了,只有自己承担和面对,别人帮不了你。

    她现在才明白,真的好痛,可是,再无人帮得了她,自己的大哥已经做得够好了。

    “哥,我明白的,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包容。你去吧,我没事了。”郁洛瑾故作坚强地抹抹眼泪,冲着他笑了笑。

    总有一天,她要笑着面对。

    “嗯。”郁洛轩点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

    郁洛轩发动引擎,想了想,他摇开车窗道:“小谨,她,这两天会放出来了。如果你不想回家,就去西海岸的别墅住吧,舒浩已经帮你把房产证都办好了,也按照你的喜好重新布置了,问他要钥匙就好。”

    她,指的是徐遇玉,证据不足,她迟早会放出来。

    可是,债还清了,妈妈,这个词,从此埋藏起来,他不想再叫。

    “好。”郁洛瑾哽咽。她感动于哥哥的细微体贴,更心疼他的痛苦无奈。

    妈妈,这个词,她想叫,可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西郊,陈子雾的墓碑前。方蕙华独自一人,坐在地上,低头啜泣。

    “雾雾,妈妈明知道你不在这里,你也听不到妈妈的话,但是妈妈还是忍不住要来这里看看你,至少是个念想。”方蕙华伸手一遍又一遍,摸着上面发黄的照片,上面一个妙龄女孩,笑得阳光灿烂。

    方蕙华一边流泪,一边喃喃自语:“雾雾,我们是不是错了,我们一直耿耿于怀的报仇,最终连累了更多的人,害了小悦和她的孩子进了监狱,害了优仔和那个女孩子相爱不得,痛不欲生……”

    “雾雾啊,你告诉妈妈,是不是大错特错了?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要连累多少人。我们是真的斗不过郁家,斗不过徐遇玉吗?而我女儿难道就是贱民一条?好歹她也是留着郁家血脉啊,为什么啊?”

    方蕙华由啜泣到大哭,悲天怜人:“妈妈好后悔啊,如果你身上流的是你爸爸的血,那多好?至少性命无忧……”

    一手扶着拐杖,一手捧着一束粉色的玫瑰花,站在不远处的郁宏正,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方蕙华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抵挡不住,心中苦楚阵阵翻上来,三十年了,他欠了多少债?

    多少年后,他才明白过来,他这一生其实只爱过一个女人,而这个他唯一爱过、思念不止的女人,为他孕育一女,而他却一无所知。

    直至现在,他知道了,但从未谋面的女儿,却早已是天人之隔。而杀害她的,竟然是三十多年的结发夫妻,这一生,一定是他错了太多,老年才遭受这样的报应。

    热泪洒下,他此刻仿佛只是一个失去子女的、老无所依的,糟老头。

    “阿华……”时隔多年的一声低唤,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三十年的再次重逢,她早已为人妇,为人母,他也是一个病魔缠身,头发花白的老头,更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女儿的坟前。

    可笑,可悲,可叹的时间,还有人生。

    如果他当时能回头看一眼,肯定不舍得再弃她而去。

    方蕙华惊讶地抬起头,看到眼前的男人,她朦胧的泪眼,很快认出这人是谁,可是,再无爱,只有仇恨。“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滚……”

    她憔悴的脸上早已爬满了岁月的痕迹,再无往日的娇俏,只是那一声怒喝,怒目而视,还是依稀可见年轻时那敢爱敢恨的风采,依旧让他震撼。

    “阿华,对不起。”这一声迟来几十年的道歉,绝对真诚,可是意义不大。

    “滚,姓郁的,别以为你们这样就赢了,总有一天老天会开眼的,让你们郁家会血债血还。”方蕙华早已怒不可遏,姓郁就了不起?他以为一声道歉就能消除这些伤害?做梦。

    加上小悦这一份,这样的痛,她一定要双倍还会给他们。

    “阿华,我知道这辈子欠你们的太多,我不是来乞求你原谅的,我是来看看我们的女儿的,只是没想到会遇到你。”郁宏正上前两步,将手中的花放到坟前。

    方蕙华冷笑:“女儿?哼,她姓陈,父亲是我的丈夫,陈年连。况且,你不配为人父。”

    郁宏正仿若未闻,只见他蹲下身,本就高大雄壮的身体显得有些吃力,高血压的病症让他脸微微紫红,但他眼神却异常的慈祥,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上面的照片,怜惜、悔恨、痛楚、内疚……汹涌而出。

    这一刻,他从来没有这般清醒过,宏兴集团再强大,郁家再有钱,又有何用,他郁宏正,连自己的子女,都保护不好。

    死的死,伤的伤,苦的苦……

    哈哈……嘲讽,他在嘲讽自己。怎么死的不是你呀,郁宏正,你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他是一个极其失败的父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