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诀别的夜

    陈雨悦一进门,就看到郁洛轩满脸焦色。她被他一把拉进了怀中,只见他担心地问道:“小悦,你去哪里了?”

    从郁家大宅出来,他送了小谨到林舒浩处,就匆忙赶回来,可是却不见了气恼的人儿。叫他怎么不焦急?

    “家里闷得慌,就出去走走。”陈雨悦乖巧地窝在他怀里,深深吸着属于他身上的阳刚味道,自从戒烟戒酒之后,他身上再没有那迷人的烟草味和醉人的酒香,但却多了温暖和痴情。

    每次躺在他怀里,她都无法自拔地让自己沉沦,好像就这样,直到天荒地老。

    此刻,她什么都不想去问,什么都不想去想,她只想让这个世界安静片刻,没有仇恨,没有欺骗,没有分离……只有她和他。

    “轩……”陈雨悦微微抬头,伸出芊芊玉指,爱恋地抚摸着他下巴上的胡渣,饱满的指腹轻轻地扫过他微薄又温润的唇边,低声呼唤,“轩……”浓情撩人。

    “嗯?”郁洛轩动了动喉结,薄唇轻抿,湿润了她的指腹,美丽的双眸更是难以控制地迷离、贪恋。

    “我想,亲亲你……”陈雨悦满脸绯红,勾着他的脖子,怯生生的话语,清喉娇啭,星目流动,那眼神更是妩媚动人。

    郁洛轩气息陡然不稳,顺从地俯下头,抵着她的樱唇,磨蹭着,低沉又沙哑地问道:“你想怎么亲?”

    陈雨悦樱唇微张,吐气如兰,“那,你不要动,可以么?”

    边说着,她淘气的小手已经拉开了他的领结,轻巧地解脱他衬衣纽扣,溜了进去,扶着他结实的胸肌,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转而。

    “小悦……”郁洛轩只觉全身绷紧,一窜电流闪过,难以压制地颤栗几下。

    陈雨悦懵懂地抬头看着他,目光盈盈如水、情乱意迷,丰盈的腰身柔软粉嫩,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在他怀中肆意舒展。

    天啊,她怎么可以这么妩媚诱人?

    “不可以吗?”只见她仿佛恼怒地嘟起小嘴,朱唇轻启,娇嫩若滴。

    郁洛轩俊脸潮红,炙热的大手压着她乱动的小手,艰难地回道:“好,都依你。”

    “真的?”只见她小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像一束燃烧起来的烟花,震撼人心。

    “嗯。”郁洛轩低头小心翼翼地吮了吮她的唇,大手隔着衣物覆盖上她的柔软,体验着这样真切又美妙的颤栗感,恨不得时间就此静止,让他细细品尝和享用。

    啪!!

    陈雨悦打开了他的手,嗔怪道:“不是说不能动的吗?再动我可要点你的穴道了。”

    “摸都不能摸吗?”郁洛轩哑结,委屈得像个挨骂的小男孩。他后悔了,不过又更期待看到她羞涩的表现。这样自相矛盾让他有些迫不及待。

    陈雨悦杏眼圆瞪,扬手作势要点他的穴道,郁洛轩慌乱举手投降,“好好,我不动,一切听从老婆的指挥。不过小妖精,你可要把夫君伺候好了才行。”

    说着,郁洛轩便抱着她进入了卧室,放到柔软的床上后,果然是乖乖地躺下去,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陈雨悦羞涩地抬起软若无骨的藕臂,开解仅剩下几颗的衬衣扣子,慢悠悠地除去他身上所有的衣物,像欣赏一张名画风景一样,痴迷地看着这完美得让人嫉妒的男子,他麦色健康的肌肤,结实均匀的身形,鬼斧神工的菱角……都是她一个人的。

    她深情地俯身下去,从光洁的额头开始一路吻下去,每一处,每一寸肌肤都洒下了她细碎又温柔的吻。

    郁洛轩喉结转动,小腹倏然窜出一簇火苗,身上仅剩的棉质内裤被顶起了一个斗篷,涨疼难耐。

    “小悦……”他全身如同蚂蚁蚀食,难受之极,而声音更是不由自主地变得哀求,沙哑**。

    “不能动。”陈雨悦凶巴巴地盯着他,以掩饰她此时的羞涩。但小手早已恶作剧似得,迅速抓紧那高扬起来的炙热,另一手极佳地配合,掰开他贴身的内裤。

    “噢……”那调皮的小手,紧紧的包裹,久别的刺激让郁洛轩忍不住惊呼,恨不得立马翻身将她压下。

    “乖,别动。”陈雨悦含娇细语,根本没给他反抗的机会,低头含上了那恐怖的狰狞。

    “小悦……”郁洛轩瞪大眼睛,俊脸涨红,双手紧紧拽着床单,此刻,他惊讶,但更幸福和舒服得快要死去。

    真的,死也愿意!

    “你不喜欢么?”陈雨悦陡然松开,扬起眸子,迷茫地看着他,嘴角还带着一丝晶莹,看着迷糊有邪恶。

    郁洛轩坐起来,伸手撑着她的后脑勺,痛苦地道:“不,不要停,小悦……”

    “那喜欢吗?”陈雨悦目光灼灼,像是在故意耍赖。

    “嗯……喜欢,喜欢死了。”郁洛轩毫不否认他此刻的欢喜,接着又低声哀求,“小悦……”

    只见他挨着她摇了摇,邪魅又萌动的表情,让陈雨悦心软成一滩水。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意思,满足他的要求。

    这一夜,她抛开了所有的害羞和青涩,从没有过的热情与主动;这一夜,她倾尽所有,将自己最美的一切展现在他面前;这一夜,她挺着肚子,对他又啃又咬,恨不得要将他吃进肚子里,刻在心里……

    被她迷得团团转的郁洛轩,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唯一的担心就是怕她太累,承受不了太多的欢宠。

    终于消停了,人儿在他怀里沉沉睡去,吻着她粉嫩的脸蛋,郁洛轩心满意足。一想起刚刚的火热,他又沾沾自喜,心情飞扬,毫无睡意。

    他以为她已经回心转意,他以为她在为明天结婚而高兴,他以为她愿意跟他一起相守一生,生儿育女,幸福美满。

    睡意渐浓,他搂着她沉沉进入梦乡,一夜无梦。

    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当他迷迷糊糊醒来,怀抱空了,被子凉了,人儿不见了。空荡荡的卧室,毫无温暖,冰冷极了。

    似曾相识的感觉,像一盆冷水浇下来,郁洛轩瞬间感到寒冷刺骨,想起昨晚的一幕,他清醒过来,从床上连滚带爬下来,惊慌地喊道:“小悦,小悦,你在哪?”

    卫生间?没有人。客厅,没有人。厨房?也没有……一切东西依旧,衣物更是动也没动,可是人儿不见了。这次是真的不见了。

    “陈雨悦……”郁洛轩走出阳台,大喊。声音哀痛欲绝,直破穹苍。

    寒风掠过他赤~裸的身体,凛冽削心,孤独落寞。

    他捂着胸口,半弯着腰,苍白的唇颤颤发抖,喃喃自语:“小悦,你到底去哪了?回来啊,回来好不好?”

    不,不会的,她不会这么快就离开,至少他所知道的她任务还没完成,而向泽林此刻还躺在医院没有醒来,她不会这么无情……

    那天在垃圾场,她激动地说以后和他只有仇恨,那时他就已经明白整件事的真相她最终还是知道了。只是他借着药物的作用,生病吐血,导致她不敢问,他更不敢主动承认、赤诚面对。

    一直的相安无事,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今天,终于要爆发了吗?以后真的只能是仇人吗?

    郁洛轩颠颠撞撞地冲进卧室,也不顾形象,胡乱套上衣服,拿起钥匙就迅速出门,他要把她找回来,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

    同一时刻的陈雨悦,已经冷冽地站在徐遇强的面前。

    “解药先拿出来。”徐遇强迫不及待,率先开口。

    陈雨悦面无表情,从玉壶中倒出仅剩的药丸,不耐烦地问道:“证据?”

    “我要怎么相信这是解药?”

    陈雨悦极其烦躁地邹着眉,把玩着手中珍贵无比的药丸,她冷声道:“信不信由你,若我真要取你性命,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吗?”

    徐遇强气结,但他在这个毒妇面前,简直是无计可施。何况,他现在的命就捏在她的手里。

    从徐遇强手中拿到了证据,一支录音笔。十年前,徐遇玉和黑影对话的内容,毫无疑问,这个证据,足够了。

    她从不食言,最后一颗解药,自然是给了徐遇强。

    “哈哈……我不用死了,我终于不用死了……”

    陈雨悦离开那刻,徐遇强疯狂的笑声依旧清晰可闻。她突然觉得很悲哀,从头到脚,从遥远的天空到宽广的大地,每一处都充满了哀伤和痛楚。

    连空气,也带着刺心的寒冷,霜冻……

    只要一呼吸就疼得撕心裂肺,陈雨悦再也忍受不住,扶着身边的树干,想让自己休息片刻,想将心中的痛楚排解。

    天知道,今早她有多艰难,才从郁洛轩的怀里起来。没人知道他有多么的不舍,多么的痛苦。

    伸手温柔地抚摸着隆起的肚子,她轻声慢语:孩儿,娘亲以后就只剩下你了。可是,你爸爸他,还有什么?

    陈雨悦泪流满脸,不,或许明天他就会恨她了,恨她利用他,恨她揭发他母亲。

    他们之间只有仇恨,没有别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