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身不由己

    看着郁洛瑾红肿了起来的脸,深深的红色指印,让郁洛轩气得咬牙切齿,他砰的一声,推开了房门,脸色恼怒,目光冷沉,吓得李欣童噤若寒蝉。

    而徐遇玉更是讪讪,不敢作声。

    “你先回去。”郁洛轩指着明明胆怯,却依旧痴迷盯着他看的李欣童,毋庸置疑地请她出门。

    他从来不打女人,更不屑和这样心思不正的女人理论,况且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小谨这巴掌虽不是她打的,却是少不了她间接挑拨。他记下了,日后自然会找李家人讨回来。

    不用脑子,也可以想到她到底在徐遇玉说的是什么内容。他不想对自己的母亲用这个词,但这两个女人在一起,真是蛇鼠一窝。

    “轩哥哥,我好不容易见到你,你怎么可以问都不问就赶我出去?”李欣童说着泪水就掉了下来,哭得楚楚可怜,就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声声都是控诉。

    郁洛轩早已不耐烦,指着门口,吼了一声:“出去,这是我家的家事,不要我再说第三遍。”

    李欣童心脏抖了抖,扶着门颠颠撞撞冲了出去,和挂着泪的郁洛瑾擦肩而过时,还不忘回头瞪一眼,以表示此刻,她是多么的不忿还有记恨。她认为她做的没错的,反而是郁洛瑾太小心眼,逮住机会在郁洛轩面前告状。

    徐遇玉是母亲,郁洛轩就算生气,也不能怎么样,但她就不一样了,郁洛轩只怕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她身上,这不是明摆着冤枉吗?

    但,郁洛瑾此时根本懒得理她。她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可以这么不可理喻、天花乱坠,能硬生生把死的说成了活的。

    见李欣童出去了,徐遇玉突然也硬气了起来,抱着死撑到底的姿态,哭丧着脸往地板上一坐,不管不顾地干嚎起来。这形象根本连一个乡里泼妇都不如,郁洛瑾瞪大双眼,根本不相信这个人是她妈。

    “老天爷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不孝的儿子,还不如直接拿刀来剜我的心,痛快点……啊……”徐遇玉边干嚎,边锤自己的胸口,就像要死去了一般。

    郁洛轩也被弄怕了,他站在门口,紧握着拳头不知所措,撅着眉痛苦地问道:“妈,够了,真的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面对这样的母亲,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性。

    “轩儿,妈妈哪敢怎么样?你现在翅膀硬了,还管妈妈的死活吗?枉我十月怀胎,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带大,你们兄妹,就是妈妈的依靠啊!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呢?老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徐遇玉眨了眨眼,继续嚎,这次她下定决心,不嚎到她想要的结果,誓不罢休。

    她就是想郁洛轩像以前一样,哄着她,捧着她,什么都听她的,只要她说的,儿子就得答应,然后顺着她的意思去做,不能反驳,不能质问,更不能违背她的意思。

    “我怎么对你了?这话你说清楚。”郁洛轩扶着额头,双眉紧紧地撅成一团,他真的烦透了。

    “你和陈雨悦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在一起,帮着她羞辱妈妈,你有理?妈妈受伤了,你不先送我去医院就算了,你还让你手下的走狗打晕我,你这是我儿子该做的?因为妈妈教训了一下陈雨悦,你就派人换了我司机,去哪里都监视我,你这是孝顺?”徐遇玉说的头头是道,腰板挺得直直,在她眼中这就是天理。

    “呵呵……”郁洛轩悲哀地笑了笑,他心碎了一地,这个就是他妈妈,他又爱又敬了二十几年,从来不曾反驳过的妈妈。

    “妈!”这一声妈,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你说的那个女人,她肚子里怀了我的孩子,您的孙子,你不满意,打一巴掌,就算了。你还让人给她下药,让人把她绑到暗无天日的垃圾场,指挥着几十个男人用枪对着她的头,威胁她,辱骂她,甚至想置她于死地……”郁洛轩眼眶发红,越说越是心疼难耐。

    郁洛轩抹了抹脸,将所有的痛楚压下心底,“您这是为人母亲,为人婆婆,为人祖母,应该做的事情吗?到底是谁对不住谁?况且,这件事我有说过你半句不是吗?”

    站在门口的郁洛瑾惊呆了,她第一次知道这样的事情,她妈妈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不可能,那个怎么回事她贤良淑德的母亲?

    徐遇玉咬着牙根,拼命摇头,歹毒地道:“我不承认,你怎么就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我不承认那是我的孙子,我更不承认,那个小贱人是我的媳妇,她做梦。”

    郁洛轩此刻目光冰冷,脑袋气得发痛,“你想清楚了,这话你是在扇自己儿子的脸,这么大的绿帽子,这样侮辱自己的儿子,你真的开心了,满足了?你真想我和你一刀两断吗?”

    对上他决绝的眼睛,徐遇玉惊出了一身冷汗,不,她怎么能没有这个儿子呢?没有儿子她要怎么办?她闹是要让他服软的,而不是要和他心死的。李欣童说得对,都怪那个女人,是陈雨悦,都是她吹的枕边风,不然他们母子何以至此?

    “那你也不能派人来监视我,你这样做就是你的不对。”徐遇玉终究是聪明人,适时的退步,却有不失气势。

    郁洛轩见她语气软了下来,终究是不忍,只得苦口婆心地解释道:“我只是让您安分点,好好做你的郁家夫人,派个司机,也是想保护你的安全,你知不知道舅舅和黑影一直在利用你,我是怕有一日,他们会用你的性命来威胁我和爸爸,难道你真的想把宏兴拱手让人吗?难道在你心中,我和小谨,都不如你的弟弟和情人?”

    “你胡说什么?”徐遇玉大急,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斯歇底里地吼了一声。

    站在门口的郁洛瑾全身一抖,哥哥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家里这些事情,为什么她一点儿都不知道。她最亲最爱的妈妈,到底是什么人?

    “有些事,不可能捂着一辈子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往后安分做你的郁家太太。我不想闹到爸爸哪里去,他辛苦了一辈子,我只想让他晚年过的安稳一些。”郁洛轩实在是连妈都不想喊了。

    “呵呵……”徐遇玉失心疯似得地笑了笑,哭花了的脸上看着惨白如同死人,指着郁洛轩和门口的郁洛瑾,失魂落魄地说道:“看看,这就是我生出好儿子,小谨,这就是你的好哥哥。”

    郁洛瑾盯着徐遇玉的脸,惊恐地往郁洛轩身上缩了缩,这个真的是她妈妈吗?她真的好害怕,可是她又忍不住要劝解,“妈妈,你不要这样,哥哥他也是想你好,想我们一家人好……”

    “滚,你们都给我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或许,徐遇玉终于觉悟了,在这两个儿女面前,哭闹已经没有用了。

    孩子大了,明事理了,有些事,不是无理取闹就有用的了!何况,她的一双儿女,还是这么优秀的人中龙凤呢?

    “妈妈……”郁洛瑾眼眶又红了起来,她是心疼,这毕竟是亲妈。

    “出去。”徐遇玉哑着嗓子,把她推了出去。

    郁洛轩叹了口气,拉起郁洛瑾的手,说道:“不要担心,相信她会想清楚的。走,哥给你敷药。”他心疼地摸了摸她脸上的指印,想起当日陈雨悦也是被扇的一巴掌,大半天还没消,当时也是这么红的吧?

    “疼吗?”郁洛轩把清凉的药膏小心翼翼地抹到她脸上,内疚地道:“都是哥不好,没有照顾好你,哥应该早些回来了。”

    “哥,不疼了,这不关你的事。”郁洛瑾低头,黯然地道:“其实最痛的不是脸,是这里。”她指着自己的胸口。

    “从小到大,在我眼中,一家人都是和和睦睦的,我也是被当宝来宠,爸爸妈妈和你,从来都不舍得大声对我说一句话,今天妈妈竟然因为一个外人说了一句话,想都不想就扬手打我。我真的很难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没说什么……”

    郁洛瑾的世界本来是很完美的,就像一幅画,她虽然被囚禁在固定的生活圈子里,但那里的风景都是美好却纯洁的,她被保护的很好,没人敢惹她,也没人能伤害她。

    只是突然有一天,画开了一个口,有陌生人闯进了她的圈子里,破坏了某处的风景,她去阻止,却被指责,被打骂,被控诉……

    很奇怪的感觉,她想不明白,心思单纯的她,根本不知道错在哪里。

    “小谨,如果哥告诉你,或许你以后会碰到比这个更痛苦,更不可思议的事情,你还有勇气去面对吗?”郁洛轩一想到未来的种种可能,他很不忍,他希望他的小谨,能一直这么下去。

    所以,他才不同意她和陈子优在一起,如果换成莫少茶,或许她会得到最好的呵护。

    只是人生本就是不由己的,不是想爱就爱,也不是想不爱就不爱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