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结下梁子

    “那哥,你下午一定要回来哦。就这样,拜拜!”郁洛瑾挂了电话,听着楼上的哭闹声,她嘟着嘴鸵鸟一样倒在沙发上,劝了几天了,她真的拿徐遇玉没办法了。

    正当她沉思之际,家里的佣人突然开门进来,恭敬地鞠了一个躬道:“小姐,李欣童小姐来了。”

    半躺着的郁洛瑾错愕地抬起头,半分钟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个李欣童是何方神圣。可是,她来做什么?难道她算准了,哥哥下午会回来,来个偶遇什么的?

    不过作为名誉上的准小姑,尽管郁洛瑾很想叫她回去,但是这样做毕竟不是很礼貌,人家辛辛苦苦上门探望,却被拒在门外,怎么也说不过去。

    想到这,郁洛瑾猛地从沙发上弹跳起来,“请进来了吗?我下去看看。”

    郁家客厅在楼下,待客所用,而郁洛瑾现在所在的楼层是属于二楼里厅,外人几乎不能进来的,因而,无论徐遇玉在房里怎么闹,下面也是听不到动静的。

    李欣童长发披下,一套粉色韩版收腰短裙,外面一件小巧外搭,一双高跟长靴,整个人看上去淑女又不是俏皮。但对比起宽大睡衣的郁洛瑾看着却十分不屑,大冬天穿成这样,给谁看呀?

    “小谨,好久不见。”本来很是不耐烦的李欣童,一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郁洛瑾,脸色一转,笑着站了出来,好不欢喜。

    郁洛瑾瘪瘪嘴,慢悠悠地走到她面前,面前鼓起一丝笑容,“姐姐你来了,不好意思,今天周末我也刚从床上爬起来,都没来得及收拾,你别介意。”

    “没事,咱俩谁跟谁呢?在姐姐面前不必这么拘谨。”李欣童亲热地搂着她的肩,恨不得掏心窝子表明她做嫂子的心意了。

    “呵呵……”郁洛瑾挠了挠鸡窝一样的头发,干笑两声,任由她拉着坐到沙发上。

    李欣童拿起旁边的购物袋递过来,殷切地道:“小谨,这是今年新出的香奈儿限量版香水,这淡淡的公主香最适合你,姐姐送你的。”

    郁洛瑾美眸瞪得像灯笼一样,连忙推开她的手,“姐姐,不用了,这个太贵重,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她皮肤容易过敏,从小到大不是专门定制的东西,她不敢碰,尤其是化妆品之类的东西。而且,她从来不用香水的。

    李欣童不悦,毕竟这样的小玩意对于她们这样的豪门千金来说,不过是像普通来百姓吃顿饭这样简单的事情,郁洛瑾却说礼物贵重,这不是明摆着嫌弃吗?

    “小谨,你不喜欢还是说……”李欣童的脸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暗了下来,这个世界上极少有人不买她的面子,为有在郁家兄妹面前,处处吃蔫,郁洛轩就算了,这个郁洛瑾算怎么回事?

    郁洛瑾无辜地眨眨眼,她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呀?眼前这个美女,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欣童姐姐,我不用香水的,而且我皮肤容易过敏,你以后不用给我买这些,心意到了就好了。”她真不想解释这些无聊的事情,可是对着李欣童哀怨的眼睛,她怕晚上做噩梦。

    “原来是这样,倒是姐姐不注意。下次定不会这么大意了。”李欣童一听,突然就眉开眼笑了,仿佛刚刚的怨恨不曾存在过。

    郁洛瑾只得继续干笑,无言以对。心中却嘀咕,要是哥哥娶了这样的嫂子回家,以后日子她还敢在家里呆么?

    两人就这样干坐着,谈话戛然而止,突然就尴尬起来。

    “伯父伯母不在家吗?”李欣童环顾四周,装模作样地问,其实她心思早不在这个客厅里了,恨不得飞身上二楼,看看郁洛轩在不在。即使不在,能进去房里看看,也不枉这次辛苦走一趟。

    郁洛瑾搓搓手,把心中的不耐烦压在心底,笑着回答:“我爸爸去澳大利亚了,过几天才回来,我妈妈最近身体不适,在上面休息。哥哥,我哥哥他好几天没回家了。”后面一句的意思,其实她想表达的是,来家里找我哥哥是最不明智的。

    可是,郁洛瑾小看了李欣童见缝插针的功力,焦虑地站起来,“伯母生病了吗?我都不知道,哎,怎么这么不小心,我上去看看,不然我心不安……”

    李欣童边说,边蹭蹭蹭往楼梯上走,那焦急的神色,逼真得无人敢怀疑,仿佛徐遇玉对她来说比自己的母亲还要重要。

    “咦?这……”郁洛瑾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说闯就闯?那是她家的内室,一般人不给上去的,连佣人也只是日常打扫卫生。

    可是,等迟钝的她反应过来,李欣童已经上了楼,闻着哭声精准无误地找到了徐遇玉的房间。郁洛瑾想走上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等她上来,推门进入徐遇玉房间时,却见两个女人抱在一起痛哭,那声音简直是震天动地,催人泪下。

    “伯母,轩哥哥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您?一定是陈雨悦那个贱女人吹的枕边风,伯母,她羞辱我就算了,竟然怂恿轩哥哥来伤害你……”李欣童说得有板有眼,哭得更是我见犹怜。

    而她眼底那一抹狠毒,更是让推门进入的郁洛瑾心惊。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徐遇玉一听,越发来劲了,抱着李欣童哭得你死我活,“哎……我的儿呀,也只有你才能理解我这做母亲的心,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带大的儿子,就因为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和我离心,和我闹别扭……我还怎么活呀?童童,都是伯母对不起你。”

    “伯母,这不关您的事,也不是轩哥哥的错,是陈雨悦那个贱人,她抢了我的轩哥哥,抢了您的儿子。她心思何其歹毒,挑拨轩哥哥和您之间的关系,任由母亲在家哭得撕心裂肺,也不会来看一眼,这算什么事呀?伯母,咱们不能任由她这么下去啊……”

    李欣童一把鼻涕一把泪,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徐遇玉此时的心情,她的每一句话都戳痛了一个做母亲的心。

    这算什么事呀?郁洛瑾的脑门突突突跳个不停,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的仗势,也没见过这样的污蔑,更没听过这么粗俗的话语。

    哥,你再不回来,家里就闹翻了。

    “欣童姐,您别再哭也别再说了,行吗?我妈妈现在很虚弱,再哭下去会……”郁洛瑾走上前把他们来开,可是话还没说完,徐遇玉就扬起红肿的眼瞪着她。

    “小谨,你怎么也这样对妈妈?啊?你一心就惦记着你哥哥你爸爸,你想过你妈妈我吗?你知道你哥哥和爸爸怎么欺负你妈妈我的吗?小谨啊,你这是拿刀割妈妈的心啊……”徐遇玉的头顶着郁洛瑾的肚子就撞下去。

    郁洛瑾这下真的被吓得六神无主了,她说什么了?她做什么了?她只是怕李欣童这些不找边际的话,让她更伤心,想劝解而已。

    噢,天啊!她现在也是个罪人了?

    “小谨啊,你这样不对,伯母辛辛苦苦当家这么多年,我们后辈要理解要孝敬的,怎么能置她不顾,怎么能不听她的话呢?”李欣童又适时掺了一脚进来,简直是在火上浇油。

    郁洛瑾这下怒了,冷声质问:“我怎么了我?我就是让你不要再惹我妈妈哭了,她哭了好几天了,很伤身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孝顺?别以为你才和我哥订婚,就有资格在我家人面前指手画脚。”

    她不发威当她是病猫吗?她郁洛瑾从来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

    “伯母,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替您不忿啊!”李欣童一僵,及时扑到徐遇玉面前,哭死了过去。

    啪……

    徐遇玉扬起手,重重的一巴掌扇到郁洛瑾的脸上,同时失心疯地怒吼道:“臭丫头,这就是你对你大嫂说话的态度?”

    郁洛瑾捂着脸,懵了。

    从小到大,一家人都宠她爱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现在,她最敬爱的母亲,竟然动手打她?

    “你打我?妈妈,你打我?你竟然因为外人一句话,打我?……”郁洛瑾痛哭出声,脸上深深的指印异常恐怖,刺痛了徐遇玉的眼。

    徐遇玉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心疼地站起来,想要拉住郁洛瑾,“小谨,妈妈……”

    “你打我,妈妈,你竟然舍得打我……”郁洛瑾泪水滚滚而下,转身就冲出了门。

    没人看到,李欣童轻勾起来的嘴角,得意极了。

    可是,一个磁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谨,你怎么了?”

    房内两个女人皆是一凛,哭泣声戛然而止。

    “呜呜呜……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妈妈她打我,她打我……”郁洛瑾一见自家大哥回来,一头撞进郁洛轩的怀中,失声控诉,“哥,你的未婚妻来了,她一直在说,惹得妈妈哭喊不止,我就叫她不要说了,让妈妈休息,她就说我不孝,然后妈妈就打我……”

    断断续续的话,但是意思不明而言。郁家的人从来不知道吃这样暗亏是什么东西,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