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远离他吧

    郁洛轩下了病床,脚步还有些发虚。一路扶着墙壁,走进休息室的时候,陈雨悦正在喝安胎药。

    嘭……药碗摔到了地上,黑色的药汁撒了一地。

    陈雨悦泪眼朦胧,呆呆地站起来,喉咙像是被哽住了,久久才发出声音,“轩……你醒了?”

    郁洛轩脸色还是苍白吓人,可是他却一脸懒散悠闲,仿佛生病的人不是自己,慢慢地走到她面前,责怪道:“傻瓜,药都不喝完,我让护士再煮一碗过来。”

    刚转身,却被陈雨悦拉住,紧紧地抱住他的背后,“不要走,轩,你把我吓坏了……”

    “我没事,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郁洛轩转身,反客为主,把她横抱而起,放到病床上,轻啄她的唇边,“看,力大如牛,是不是?”

    “可是……”陈雨悦双手捧着他菱角分明的脸,轻抚他没有血色的唇边,依旧觉得揪心的痛楚。

    他突然吐血晕倒,真的如他轻描淡写那样,没事吗?

    “没有可是,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哪也不去,我就好了。”郁洛轩大掌覆盖着她的手背,放到嘴边,爱恋地轻吻。

    陈雨悦泪水滴落,点点头,沙哑的声音艰难地发出来:“好,我哪也不去。”

    事情发展已经远远超出她的掌控范围了,出了点头,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而接下来几天,真的如他所说,他恢复如初,每天都精神奕奕地出现在她面前,仿佛吐血和昏迷,从来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一样。

    细心观察他几天的陈雨悦,也算是放下了心来。但医院里,还躺着一个人,让她痛心不已。

    向泽林的病房里,宁静到连呼吸声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床头上冉冉喷洒出来的加湿器,烟雾朦胧。

    第三天了,他还没醒过来,尽管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难道真如医生所说,会变成植物人吗?陈雨悦不敢相信。

    “泽林,你快点醒来吧,难道你不怕我随时离开了吗?”

    “泽林,若是夫人知道你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一定会很难过的,你不怕我回去之后告诉她吗?”

    “泽林,你真的想这一辈子都不见我们了吗?”

    “泽林,等这些事都完结了,你说过要带我去吃很多好吃的东西,你都忘记了吗?”

    泽林啊!你醒醒……

    陈雨悦一边呼唤,一边流泪,想起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她真的很内疚,很自责。

    “小悦……”不知何时,周青萌推门进来,站在门口的她,早已无法把持,捂着嘴,泪流满脸。

    她不知道哪天她不经意的一句话,差点害了他的性命,她更不知道向泽林对陈雨悦的爱是这么的深刻,她羡慕嫉妒,也怨恨过。但现在,面对那个脆弱的生命,她更是揪心和痛苦。

    陈雨悦闻声站起,凄然地笑了笑,“青萌,你来了?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他。”

    “你没错,是他爱错了人。”周青萌咬着唇,第一次,她在陈雨悦面前说了这么重,但却十分笃定的话。

    陈雨悦低头,她不否认,也无从否认。是,向泽林爱错了人。但,归根结底,还是她的错。

    周青萌抹抹眼泪,柔弱的脸上从没有过的坚定,“小悦,既然你不爱他,也回应不了他的爱,那请你从今以后离他远一点,最好不要再在他面前出现。再者,那天你拜托了我守护他,那以后就让我来吧,好吗?我只希望他以后不要再受伤。”

    听罢,陈雨悦悲戚地盯着病床上的向泽林,他温润如玉的脸孔,细致暖和的五官,安静闲置的气韵,她从来没有像此刻那么认真观察过他,从前她只是觉得他好,他对她好,却不知他也是这般风采过人。

    他值得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子,去珍惜去疼爱,去守护的。而不该将生命浪费在她身上。

    “好。”沙哑的声音从她喉咙发出,是坚不可摧的气势和坚定。她陈雨悦答应,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再也不贪恋他给予的温暖和照顾。

    “若是他醒来,能通知我一声,让我不再担心。”希望那时她还没有离开这个世界。

    周青萌流着泪,点了点头,“谢谢!”

    陈雨悦再也不看一眼,决绝地转身,开门离去。

    没有人看到,昏睡中的向泽林,此时眼角留下一点晶莹的泪水,他是有感觉的。心中最珍贵的东西在流失,一点一点远离,抽干了他的心血。

    不行,他要起来,把她抓住。他不能再昏睡了,他要醒过来,醒过来。可是,为什么动不了,为什么他的眼皮这么沉重,是什么东西让他动弹不得?

    最终,挣扎不过那黑暗的病魔,向泽林再次颠进了黑暗中,昏睡过去了。可是,这次他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他强大的意志一直在挣扎着,提醒着自己,要醒过来,要抓住那个离他而去的人儿,不能走,不能让她走……

    那一滴晶莹,又怎么会逃得过周青萌的眼睛,她默默地上前,接住那一滴冰冷的泪水,喃喃自语:“如果你有知觉,就快点醒过来吧,至少还能在她离开前,见到她,不是吗?”

    周青萌俯身,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这是她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可是她做了。她豁出去了啊!他屡次走在死亡边缘,她怕啊,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

    “泽林,你也能这样叫你吗?你知道我有多想有一天能叫你泽林,而不是向总吗?”

    “从第一次进入公司,见到你开会演讲,我就莫名地心动了。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白领,一无所有,一无是处,更不敢妄想能得到你的关注。所以,我都是默默地躲在你看不到的角落,让你看不到。可是,我又忍不住想要看你,压制不住自己对你的心动……怎么办呢?”

    “或许你真的是我的克星吧,就像小悦是你的克星,而郁董是小悦的克星一样……我们一直在追逐,却又不停地在受伤,但依旧甘之若饴。我们都是好人,都是善良地爱人,却得不到真爱。”

    “或许,这是老天爷在考验我们吧,像我这样的草根,却一直都相信,只要不放弃,终有一天,会感动上天,他会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的。泽林,你说是吗?”

    “所以呀,你不能再睡下去了,不然,你就失去见小悦的机会了。反倒是成全了我,我以后天天在你面前晃悠,你不会厌烦吗?”

    ……

    周青萌一直在他病床前唠叨不停,可是他从了陈雨悦走时留下的一滴泪,就再也没有反应。看来这爱,是真的入心入肺,连昏睡的梦里,都只有她。

    周青萌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捂着他起伏的胸膛,那里何时才有她的位置?这条路,真的好漫长。

    而陈雨悦从病房出来的时候,郁洛轩正在走廊角落处等着她,对于病床上躺着的男人,他早就嫉妒不起,也没必要嫉妒了。

    “累了吗?那回去吧,明天我们再来看他。”郁洛轩温柔地拭擦她脸上的泪痕,很不满她来到医院就掉泪,可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陈雨悦把头埋进他的胸前,吸了吸鼻子,道:“以后我都不来了。你有空的话,就替我来看看他就好了。”

    郁洛轩一怔,避开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从侧边捏紧她的腰肢,不知所以地问道:“为什么?因为周青萌?”他刚刚也看到周青萌进去了,他以为她们两个相处得还好。

    陈雨悦摇摇头,任由泪水打湿他的白衬衣,吐了一口热气,哭泣着道:“因为我爱的人,是你。而爱泽林的人,是青萌。”

    郁洛轩僵住了,那洒在他胸前的热气让他全身酥麻如电击,而那声我爱的人是你,更让他满胸的喜悦如同潮水一样脱胸而出。

    “小悦,你说的是真的?你爱的人是我?”郁洛轩捧起她的小脸,毫无顾忌地又亲又吻,根本忘了自己身处何方。

    陈雨悦被他的激动唬住了,一愣一愣的没反应过来,“你有必要这么高兴吗?我爱的人是谁,你不知道吗?装……”

    “我知道,但是那是以前,自从你回到我身边,就再也没说过这样的话。不和我吵架,我就谢天谢地了,哪敢奢求你讲这些话。”郁洛轩依旧喜得忘乎所以,都快忘了自己姓啥名谁了。

    “啧啧啧……你们两个能不能注意点影响,这里是医院,有点伤风败俗的感觉。”杨紫落调皮地走到两人面前,一开口就调侃。

    而向泽森提着暖水壶,跟在后面,见到陈雨悦两人,尴尬地点了点头。

    陈雨悦脸色绯红,从郁洛轩的怀里挣脱出来,红肿着双眼打量杨紫落,又看了看向泽森,“上次都没来得及问你,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森哥?”

    若是第一次是巧合,那接下来几天的探病也不该约得这么齐,再说,他们什么时候认识,还这么熟了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