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特别的存在

    “小悦,谁在里面?”走进来,向泽林诧异的问道。

    “是家政阿姨,平常来这里做饭打扫卫生的。”回答完向泽林的问题,陈雨悦狐疑地对着厨房高声问道:“崔阿姨,您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崔月摸摸额上的冷汗,走到厨房门口,答应着:“哦……没事,手滑打烂了一个碗,小夫人您不要怪阿崔手笨。”

    “没事,崔阿姨您小心点。”陈雨悦笑着摇摇头,叮嘱道。

    “好,我去收拾一下。哦,这是来客人了吗?我先倒茶。”崔月突然少了往日的沉稳,有些手忙脚乱,仿似见到陌生人到来而惊慌。

    这不该是一个做家政多年的阿姨该有的表现呀?向泽林冷眼打量,却有找不出有什么地方不妥。

    “崔阿姨平日挺周到的,今天莫不是有什么心事。”陈雨悦挺着肚子,扶着腰,在旁边沙发上坐下。

    听她这么说,向泽林也没过多关注,只是看着陈雨悦,伸到一半的手缩了回来,她不需要他帮忙了吧?

    五个月的肚子已经比之前大了一圈,一套浅灰色孕妇裙,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圆润又粉嫩,乌黑的长发随意扎成一个马尾,没有一丝杂质的脸蛋光洁诱人。嘴角上的浅浅笑意,整个人就像一个发光体,散发着伟大的母性光芒,周围洒遍了幸福和满足,

    他突然觉得喉咙干涸了一样,说不出话来,想了很久才开口“小悦,你,怎么又回到这里了?”

    正好此时,崔月端着茶杯过来,放在向泽林面前,镇定地问道:“这位先生要留下来午饭吧,阿崔就多煮一些了。”

    “可以,麻烦你了崔阿姨。”陈雨悦点点头。

    崔月低眉顺眼,“小夫人你客气了,阿崔应该的。”她怎么都有些不忍,可是想到自己的孩子现在还处于危险当中,情况不明,她又痛心不已。

    今天看来是弓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若不然,她儿子怎么办?

    本以为今天郁先生不在家,事情还好办些,不想有个客人过来,还是个年轻男孩子,万一被发现那就惨了。算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留下来吃饭,那就多下点分量,两个都弄晕,也算是交差了。

    只求那个恶毒的贵妇人能手下留情,放过可怜的小夫人,还有她儿子。

    想着,她拿出昨天徐遇玉给她的那一包药粉,洒进了刚煮好的汤水中,用勺子轻轻地拌了几下,直至那白色的粉末完全融入了汤水中,她才开动抽油烟机,忙碌起来。

    看到崔月走进了厨房,陈雨悦才开口,“泽林,很多话,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只能告诉你玉玺已经找到了,报了仇,我就走。”她目光坚定,仿佛从来不曾留恋过这个地方,这里的人。

    向泽林紧张地握着她的手,“告诉我日期,小悦,告诉我。”

    其他的事情,他不管,也管不了,但他一定要知道她什么时候走,死都要守在她身边。

    “具体日期我也不确定,只要玉玺在手,我才知道通道什么时候打开。可是,泽林,你不可以。”陈雨悦轻轻地抽出了被他握着的手,坚决地摇摇头,没有给他一丝的可能。

    向泽林双眸满是忧伤,执拗地再次紧紧捏着她的手,任由她挣扎,怎么也不放开,他不再说话,只是忘情地看着她,仿佛在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他笃定的脚步。

    “泽林,你一定要这样吗?你知不知道那样你有可能会死掉的。”陈雨悦微怒,她不能让他做傻事。

    向泽林激动地站起来,拽着她的衣袖,“我不怕,小悦,如果再也见不到你,我还不如去死。”

    “你不怕,我怕。眼睁睁看着你去死,还不如拿刀来割了我的喉,这样更痛快。”陈雨悦气愤地扇开他的手,压低了声音,却压制不住心中涌现的泪水,“向泽林,时间不多,或许这次一转身就是一辈子,你别再逼我再次避开你。好吗?”

    向泽林抵挡不住心中一阵阵抽痛,红了眼眶里,蓄满了苦涩的泪水,他冲动地把她拉进怀里,这是多少个日夜,梦绕萦回的拥抱,他思念得要疯了。

    “小悦,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可以不爱我,可以不和我在一起,但求你不要避开我,不要一转身就找不到人,不要丢下我让我独自前行,不要这样……”

    陈雨悦留着泪,声音沙哑,“泽林,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你有森哥,有同事,有朋友,还有一个深深爱着你的女孩子,你从来不必别人缺少什么。甚至比我真实身份都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没有了我,只是你人生中一个小小缺陷,或许因为这个缺陷你未来的生活会更有意义。真实存在在你世界里的东西,你真的应该好好珍惜。”

    “小悦……”

    “好了,准备准备吃饭。我饿了,我去洗手。”陈雨悦挣开他的双手,抹掉脸上的泪痕,走进了卫生间。

    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是多么的纠结和痛苦。向泽林对于她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不似对郁洛轩的爱与恨,但胜过对他的依恋和信任,不像对陈子优的敬重和关心,但超过对他的关怀和不舍。

    向泽林永远是她心中最温暖的一抹阳光,她舍不得,舍不得他受一点点的伤害,更舍不得他因她而做出的任何牺牲。

    “小夫人,还有向先生,可以吃饭了。”崔月端出最后一碟菜,就这围裙擦擦手,和蔼地喊了一声,接着盛了两碗汤,摆在餐桌的两个位置上。

    向泽林接过筷子,道了一声,“辛苦了。”

    “客气了。”崔月低着头,把另外一双筷子递到陈雨悦手中,这才帮她拉开凳子,扶她坐下。

    陈雨悦洗了一把脸,已经恢复了往常的光彩,笑着道:“崔阿姨,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在这和我们一起吃吧?”

    崔月摇摇头,“不用了,我儿子中午回家吃饭,我难得有时间陪陪他。你们吃,我先回去了,下午再过来。”

    “那崔阿姨路上小心。”陈雨悦低头喝了一口汤,礼貌地叮嘱。

    “好嘞。你们慢慢吃。”崔月爽快地应了一声,拿起厨房里的垃圾袋,走到门口去换鞋,和往常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是开门之间,看似不经意地回头,看到陈雨悦像往常一样大口大口地喝完了一碗汤,而另一个男子手中的汤碗也只剩下一半,她才松了一口气,关上了防盗门。

    刚出走到垃圾车,确定已经周围没人,她才掏出电话,拨了一个陌生号码。

    “这位夫人,你吩咐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我的儿子,请您马上给我平安送回。”崔月语气特别强硬,这一辈子她都战战兢兢地做事,坦坦荡荡的做人,今天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才做了这缺德的事情。她内心难安啊!

    但只要儿子平安,她以后一定会积善成德,弥补这次的过错。所以,现在她必须要见到自己的儿子没事。

    “你放心吧,等我的人确认后,你的儿子自然会送回家给你,好好在家等着吧。不过,今天下午接到你的儿子立马给我收拾包袱滚回你的老家,再也不许在深圳出现。不然你知道后果的。”徐遇玉挂了电话,脸上尽是笑意,直至安排好了一切,才回到家宴的位置上来。

    郁宏正端起红酒,豪气地喝了一口,和蔼可亲地说道:“少茶,这可是你郁伯伯我收藏了二十年的法国老红,你觉得怎么样?”

    莫少茶也端起酒杯,假意敬酒,然后抿了了一口,温雅地说道:“多谢伯父伯母的款待,确实很不错。”只是善意的目光扫过无精打采的郁洛瑾时,他干净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探究。

    “小谨,你不敬少茶一杯?”徐遇玉推了推正在发呆的郁洛瑾,抬头示意。

    郁洛瑾气鼓鼓地转开头,根本不曾理会桌上的众人。

    徐遇玉一僵,气不打一处来,却又不好再开口。

    郁洛轩本是心神不宁,半个小时下来,看了不下十次的表,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如此心烦气躁。不过见饭桌一时被自己妹子搞僵了,也只好出来圆场,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说道:“莫少,我们兄弟几个好久没聚了,改天找个时间喝几杯?”

    “呵呵……我随时有空,但是貌似我们郁少最近比较忙哦!”莫少茶扬了扬眉,给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仿佛对刚刚郁洛瑾的扫兴丝毫不放在眼里。

    郁洛轩也不否认,一口气喝完了一杯红酒,扶着额头笑了笑,算是默认。可是此刻,他心情依旧烦躁难掩,他到底怎么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们年轻人是应该多聚聚才好。少茶,我们小谨才刚回国,可能很多地方都没去过,洛轩平时工作比较忙还有了未婚妻要哄,就要麻烦你有空多带她出去玩玩。”郁宏正慢悠悠地抽着烟,说是麻烦,实际是施压。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郁洛瑾把手中的叉子往桌子上一扔,拿起包就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