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意义吗

    陈雨悦从风氏集团出来已经下午一点,想起还没吃饭,忘记了和崔阿姨说一声了,就连忙往氓角一族赶回去,希望崔阿姨还没走。

    却不想在家等着她的是神色异常的郁洛轩。咔嚓,关上防盗门,郁洛轩便从背后抱着她,忍不住的责怪,“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陈雨悦转过身,笑了笑说道:“我就出去走走,没想到回来晚了。不过,你怎么大中午的回来?”

    郁洛轩附身下去亲了亲她的红唇,火热的气息洒在她脸上,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崔阿姨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你不在,我就回来了。不把你绑在身边,我都不放心,挺着个大肚子还敢乱跑,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哼,你想得真多。若真有坏人上来一个打一双,正好挺久都没练手了。”陈雨悦懒洋洋地推开他,过多的亲密,让她心乱。

    餐桌上,郁洛轩把保温锅里的饭菜都拿出来摆好,两人像普通夫妻一样,你一筷子我一口的吃着午饭。

    “小悦,早上我妈来找你麻烦了?”陈雨悦的皮肤很嫩很白,即使过了一个上午,但左脸上哪隐隐可见的指印,让郁洛轩感到十分难受。

    陈雨悦不自觉地摸摸脸,淡淡地回道,“是来过,但找麻烦说不上,就聊两句,说我配不上你,让我离开之类的。”

    郁洛轩俊脸一寒,他知道没这么简单,至少她隐瞒了被扇巴掌这个事实,而这冷淡的话语说出来,更是让他心中梗得慌。是她根本不在乎离不离开他,还是说并没有把他妈妈的话放在心上?他希望是后者,但他心里总是不舒服,不舒服……

    “你干嘛?一副雷公的表情,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是你妈说我配不上你让我离开的,我又没说什么。莫名其妙!”陈雨悦端着饭碗扫了他一眼,差点被噎住了。

    郁洛轩黯然地放下饭碗,严肃道:“小悦,我妈的话你不必理会,交给我就好了。我只问你,你内心里是不是也想离开我?你到现在也不肯相信我吗?”

    陈雨悦没好气得放下碗,她突然觉得胃口尽失,盯着饭桌上的某处,凝眉冷声问道:“相不相信有意义吗?结果都是一样的。”

    “什么叫结果一样,陈雨悦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难道我做的一切还不能证明我爱你吗?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释怀?”郁洛轩推开凳子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怒意。

    “我并没有要求你做什么。”陈雨悦扔下筷子,站了起来,转身就出客厅。她心像被什么东西揪成一团,堵得难受,她怕在这样对持下去,她会崩溃。

    郁洛轩快步从背后搂着她,悲痛不已,“小悦,不要这样,求你不要这样对我。这样的你让我觉得害怕,不要离开我,我爱你……”他死死拽住她,泪流不止。

    他们这是怎么了?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甜甜蜜蜜的吗?她都答应嫁给他了,为什么还要争吵,质问她这些没有营养的问题?是因为他心里还是如此惊慌难安?

    陈雨悦任由他拥着,闭上眼睛泪水滚滚而下,今天徐遇玉的到来,将一切她自以为是的幸福梦境都打碎了,她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他们的缘分已经消耗殆尽了。

    郁洛轩,终有一日你会后悔爱上我的。

    “我累了,想休息。”陈雨悦不想再多言,挣开他的拥抱,独自进了卧室。

    维持着空空如也的怀抱,良久,郁洛轩才颓废地坐在地上,他难受得快要死去了。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回到以前,甘愿为他留下?

    放在餐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郁洛轩摸摸泪痕,从地上爬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心底泛起莫名的厌恶和烦躁。

    “妈,有什么事?”按下接听键,郁洛轩语气并不好。

    徐遇玉脸色一暗,却又马上调整了过来,柔声道:“轩儿,明天中午回家吃饭吧,正好请了莫少爷来家里做客,你在的话,小谨会懂事一点,咱们家也不好失礼。”

    “知道了。”郁洛轩本想拒绝,但是听到莫少茶竟然被请了来,他为了小谨也要出面。再者,今天这件事,他也要好好和徐遇玉谈谈。

    挂了电话,走进卧室,陈雨悦早已进入了梦乡,她这段时间肚子越发明显,睡觉的时候都只能侧睡,有时候她自己傻乎乎的压得手臂发麻,才知道占进他怀里,那他当垫子,让他感到欣慰又心疼。

    如果他没有及时回到她身边,做她的人肉垫子,那她得多辛苦?如果她执意要离开,万一他再也找不到她,没人给她弯腰穿鞋,没人给她做的人肉垫子,她得多辛苦?

    想着想着,他心里直泛酸,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他竟然都照顾不好。在别人眼中,他多强大多成功又有什么用?

    说到底,也只是一个混蛋。

    郁洛轩抱着她睡了一个下午,醒来后,两人什么都没再说,算是原归于好。吃过晚饭后,继续睡,一夜无话。

    第二天。再说周青萌,这几天已经收拾完毕,今天就是她帮上向泽林那层办公室的日子。她心情激动澎湃,又害怕。

    待会见到他,改怎么说好呢?周青萌神情呆滞地打扫着办公桌,越想越纠结。

    “青萌,你也搬上来了啊?这样方便,以后你就不用经常上来煮咖啡了。”隔壁的女孩子之前没少喝她煮的咖啡,今天一见她要搬上来,自然万分欢迎。

    周青萌回了神,对着这个活泼的同事微笑着点点头。其实煮咖啡不过是个借口而已,真正往上跑的原因,相信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无所谓,以后就不用找这种烂借口往上跑了。

    “向总早!”远处,原来了打招呼的声音,向总两个字让周青萌一僵,低着头不敢动弹。

    却不想那双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鞋,还是悠然地出现在她视线范围内。

    “周青萌?”温文尔雅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周青萌小巧的五官扭成一团,苦巴巴地问了一声,“向总早!”

    “嗯,来一趟我的办公室。”向泽林并不多言,转身离开,直接进入他私人的办公室。

    “额……好~~”周青萌错愕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木讷地点点头。

    “向总叫你,怎么还不木在这里?”旁边的女孩子好心提醒她。

    “哦。”周青萌这才拿着资料本,走到她曾无数次徘徊过的办公室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好一会,“进来。”声音温柔,却雄厚有力。

    “向总……”周青萌心惊胆战关上门,抬头看着他。依旧的风采过人,依旧的迷惑人心。

    向泽林抬起头,微笑着道:“坐。很高兴你愿意留下来,既然想开了,就好好工作,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和我说。”

    “这个还要感谢小悦,是她劝我留下来的。她……”周青萌心胸坦荡,并没有打算瞒住他。

    向泽林一怔,绕过办公桌,抓住她的肩膀急促地问道:“她来过?在哪里?告诉我!”

    “她是我离职那天碰巧过来,碰见我的,然后顺便聊了聊,她让我留下来,照,照顾你……”周青萌脸色微红。

    “我问你,她在哪?”向泽林此时根本听不进去其他东西,摇着周青萌的手臂越发用力。

    周青萌从来没见过这样激动的向泽林,惊得脸色有些发青,结巴地回道:“她是来找郁董的,应该是和郁董在一起。”

    向泽林放下她,拿起桌上的手机和钥匙,一句话也没有留,就冲出了门。

    小悦,你到底搞什么?又回到那个人的身边吗?你让我怎么办?一次一次把我推开,真的连见面连守护的资格也没有嘛?他迫不及待的要去求证。

    “诶,向总,您等等……”周青萌难受地扶着门,泪水脱眶而出。我,到底还有多长的路要走?小悦,我们这个决定是真的对吗?<dy,郁董呢?”

    “郁董今天没来,他中午家里有家宴,他吩咐有事可以给他直接打电话。向总,您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吗?”

    “没事,我再给他打电话吧。”向泽林直接下了电梯,到车库开车,他必须马上去氓角一族,说不定可以见到小悦。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开着车一路狂飙。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向泽林不停地按着门铃,他一刻也没有停。

    “来了,谁呀?”果然,屋内一声微弱的女生,不是陈雨悦还有谁。

    随着厚重的防盗门打开,朝思暮想的人儿就这样俏生生的站在眼前,向泽林鼻子一酸,毫不顾忌,冲过去紧紧把她抱住。

    “小悦,我终于找到你了。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向泽林哽咽得根本说不下去了。

    陈雨悦踮着脚尖,心酸地拍着他的背,柔声劝道:“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吗?乖,先进来,我们好好聊聊。”

    “哐啷……”厨房里出来一声碗碟破碎的声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