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蛇蝎心肠

    氓角一族别墅,家政的崔阿姨拨通了郁洛轩留给她的电话。

    “喂,郁先生,我是崔月。”中年妇女的声音,一片和气。她是做家政已经十几年了,因为为人老实本分,工作战战兢兢、刻苦负责,获得很多客户的好评。

    “崔阿姨,有什么事情吗?”郁洛轩不自觉地邹邹眉,抬手看看表,正好午饭时间,他心底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想问下,小夫人是不是和您一起,我今早来就没见人,我以为她出去散步或者买东西去了。但是现在午饭都准备好了,还没回来,我就问问您是不是出去吃,忘记和我说了。”崔月老实地问道。

    郁洛轩大急,他就怕她突然消失,“什么?你来的时候小悦就出去了?她没留下字条什么的吗?”

    崔月环顾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任何东西,“房子刚刚打扫过,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不过……”可是她突然又想到了早上那一幕。

    “不过什么?”正想挂电话往回赶的郁洛轩,听到这句话,突然停了下来。

    崔月想了想,“我十点半左右来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刚好碰到一辆豪车开出去,里面似乎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贵夫人,但是并没有看到咱们的小夫人。”

    “是什么车知道吗?”郁洛轩已经猜到是谁了,接下来崔月的话也得到了验证。

    “先生,对不起,我是个佣人,实在不懂什么车,不过是一辆银白色的长形车,看着很大气,应该价格挺贵的。”

    郁洛轩脸色暗了下来,心底十二分的恼火。妈,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知道了,崔阿姨您忙完先回去休息,下午不用过来了,明天照常就好。”

    “好的先生,那我先把饭菜放进保温锅里面,您和小夫人要是回来就拿出来吃吧!”不得不说,崔月是个细心周到的人,她尽本分。

    郁洛轩“嗯”了一声,这才挂了电话。紧接着给陈雨悦的手机拨过去。可是,连拨了好十几个电话,她都不接,肯定又是搁家里,没带出去。这叫他去哪里找人呀?

    自己妈妈的为人他再清楚不过了,小悦肯定是被气得跑出去发泄了,也不知道她去找谁了。唉……真是恼火。

    郁洛轩接着给徐遇玉拨了电话。

    “妈,你今天早上是不是去我哪里了?你到底对小悦做了什么?”电话那头一传来徐遇玉的声音,郁洛轩就忍不住质问。

    徐遇玉一怔,气得直发抖,“轩儿,你什么意思?这就是你和妈妈说话的态度?一个女人比生你养你二十几年的母亲还要重要?”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那头传来了嘤嘤的哭泣声。

    那个贱丫头真是告状了,他儿子居然也信,还反过来质问她,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就这样被一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心智,这比用刀割她的心还难受啊!!

    郁洛轩扶着额头,一听到这些哭声他就心烦意乱,“妈,你消停一会吧!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问问你到底说了什么,小悦现在不见了,她肚子里还怀着我的骨肉,你的孙子。难道你就不担心?”

    “一个贱丫头哪里有资格怀我们郁家的骨肉?况且,还算不准是谁的种,轩儿,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你别这么傻,为了一个出身低微的贱丫头,得罪李家,伤了童童的心,不值得。”徐遇玉皮哭肉不哭,满是泪痕的眼中,满是寒光。

    郁洛轩脸色泛青,怒火烧心,“妈,够了,你这是在侮辱我,你知道吗?别打着为我好的旗号,那子女的终身幸福去做交易,你和爸爸都不配。”

    “轩儿,妈妈曾经以为你是最聪明最懂事的,是妈妈一辈子的依靠,现在你再这么执迷不悟,别怪妈妈不客气了。”徐遇玉眼底一片毒辣,既然自己的儿子说不通,那么就让那个迷惑他的人——消失!

    郁洛轩一僵,咬着唇边索索发抖,“妈,别怪我不提醒你,你若敢伤害她,儿子会让你后悔莫及。”

    郁洛轩甩开手机,靠着椅背心底一片寒意。他妈妈疯了,早知如此,他当年就不该这么纵容她,包庇她……

    想着,他拿起外套,飞车回氓角一族,他以后要时时刻刻都守在她身边才行,至少在结婚之前,徐遇玉和李家都不会彻底死心的。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尽管小悦的武功不错,一般人近不了她的身,但难保他们不会用什么黑手段。

    再说崔月,将饭菜都放进了保温瓶,又拿起收拾出来的垃圾袋,再次环顾四周,确定电器都关了,也没有遗漏的东西,才换了鞋子,锁上防盗门,一路往垃圾车走。

    丢了垃圾,她顺便可以在旁边的公交车站坐车,这一代都是富人区,他们住城中村,来回公交也得一个多小时,不过上下午的工作时间都比较轻松,只是打扫卫生和煮饭,主人家也好相处,给的价格还不低。

    她倒是乐意一直在他家干下去的,等小夫人的孩子出生了,再帮她看小孩,也可以的。想到小孩子,她仿佛想起了自己的小孩刚出生那一会,现在都上初中了,日子过得飞快啊!这么想着,脚步也轻快了很多。

    就在她把垃圾放到垃圾车上,正准备往公交车站走过去时,一辆宝蓝色的豪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看着眼熟,细看才发现原来就是早上见过的那一辆。

    只见后车位上的贵妇人摇下车窗,对她招了招手。

    “我?”崔月不敢置信的左顾右盼,看了看周围,这才指着自己的心胸,做了一个口型。

    贵妇人点了点头。

    崔月摇摇头,继续往车站走,主人家的家事,她不打算理会。人,贵在安分守己,一份好工作不容易,她不想多生事端。

    徐遇玉对司机使了一个眼色,这个司机边下了车,拦住了疾步而行的崔月。“这位夫人,我家夫人有话和您说,请。”

    崔月低眉顺眼地摇摇头,说道:“不敢当,阿崔只是个家政保姆,不认识您所说的夫人,没什么好说的,还请回吧!”

    司机是个老练的手下,早已准备好的话,还是恭敬说出,“崔阿姨的小公子是在一中上学吧,看来是个优秀的孩子,我家夫人惜才,已经派人去接他了,只要您上车,你们母子很快就能见面,这不是一件好事吗?”

    崔月双手一抖,惊恐地道:“你们对我儿子怎么样?我不过是一个保姆,为什么要伤害无辜?”

    “我家夫人只是找你聊聊,废话怎么这么多?”司机终于不耐烦,原形毕露,拉着崔月的手臂,就赛进了车。

    徐遇玉眨了眨,笑得一脸贵气,“崔阿姨,不必担心,我是郁洛轩的妈妈,不过是找您了解一下儿子最近的情况,您也是当妈妈的人,应该理解我的心情才是。”

    崔月心底冷笑,真是想了解儿子的情况,需要找到一个佣人?真是理解作为母亲的心情,会那别人的儿子作威胁?她虽然是佣人,也没读过几年书,但不是傻子。

    “夫人明鉴,崔月不过是家政派来的保姆,只负责日常打扫卫生和饮食,先生平时很少在家,也见不了几次面,并不了解情况,夫人恐怕找错人了。”崔月说得不卑不亢。

    徐遇玉搂着肩笑了笑,悠闲地仿佛在拉家常,“你的儿子在一中上学?听说成绩还不错,这个点放学了吧,我已经让人带他去吃大餐了,相信这么优秀的孩子一定玩得尽兴,你不必担心。但若是你不乐意配合,这么优秀的儿子,恐怕就要毁在自己母亲的手中了。”

    “你……”崔月倒抽了一口冷气,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着高贵典雅,温婉可人的贵妇,实际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怪不得郁先生听到她来找小夫人,会如此惊恐和恼火。

    “很简单,你只需要帮我做一件事。明天把这包东西放进陈雨悦的饭食里面,放心,不是毒药。我不过是想教训教训我这个不听话的准媳妇而已。”徐遇玉志在必得,从包里拿出一小袋的药粉,说得名正言顺。

    “她肚子里有你的孙子,教训需要在这个时候吗?”况且,这真的仅仅是婆婆教训媳妇?这么极端恶毒的手段,就算是古代尖酸刻薄的婆婆,或者残忍无良的枭雄也不会做的事情。

    “这个无需你过问,如果你想你的儿子平安无事,那就按我的方法去做,事成之后,我另外给你一笔钱,够你们一家三口安安稳稳过一辈子,这是一半定金,也表示我的诚意。”徐遇玉拿出一张五十万的支票,洋洋洒洒地丢在崔月的身边。

    如果不是要借她的手,徐遇玉还真不屑和一个保姆说这么多话。有**份。

    崔月忍着心中的怒意,接过那包药和支票,“我答应你,但是你现在必须把我儿子放回来,让他下午继续去上课。”

    “晚了,我已经帮他请了下午还要明天的假。事成之后,后天他就可以正常上课了。而且我好吃好喝待他,你就别操心了。下车吧。”徐遇玉说完让司机给她打开车门,接着边扬长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