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想不明白

    和往常一样,郁洛轩一直在家里赖到将近十点,怎么也不肯出门。

    陈雨悦忍不住打趣了他一番,“有句话叫什么‘**苦短日高起, 从此君王不早朝’,说的就是你,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上班,你是想我成为红颜祸水吗?”

    “噗,小悦你这句话太贴切了,真是**苦短呀,怎么办?要不咱们再来一炮?”郁洛轩撂着她的发丝,笑得一脸邪恶。

    陈雨悦脸色涨红一片,恼怒地啐他一口,“死色胚,你不走,我走……”

    郁洛轩拉着她的手,细心叮嘱,“好啦,不逗你了,我这就走。乖乖在家等我回来,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我就马上回来。还有,崔阿姨一会就来了,有什么事情你让她帮你做,自己不要动手,还有中午好好吃饭……”

    “知道了,每天都说好几遍,不嫌烦吗?快去吧。”陈雨悦板起脸把他推了出去,关上门,心底却是满满的甜蜜,道不尽的幸福。

    看着手上这枚璀璨夺目的钻戒,真不知道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她该心满意足了吧?

    戴着它,细细地抚摸着,这里凝聚的是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才筑建起来的爱情,跨越千年,转移时空,她真的再也不想摘下来。

    可是,能吗?

    “叮咚……叮咚……”一阵门铃声,打断了陈雨悦的沉思。

    奇怪,不是刚出门吗?怎么又回来了?

    陈雨悦没好气地打开门,责怪道:“怎么又回来了,再不去上班我就真的生气了。”

    “哼,了不起呀?”一个陌生的女声,居高临下的在陈雨悦头上响起,让她猛地僵住,缓缓地抬起头。

    一张和郁洛轩又几分相似的脸蛋展现在陈雨悦面前,但这张上了年纪的脸却化着精致的妆容,嘴角尽是嘲讽的笑意,眼底更是冷光闪动,让人不寒而栗。

    不容想,这个就是徐遇玉,郁洛轩的亲生母亲。

    徐遇玉旁若无物地把陈雨悦撞到一边,自认优雅地抬脚进入,一手捏起陈雨悦的下巴,满嘴的讽刺,“将我的宝贝儿子迷得团团转,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货色。哈……倒是有几分媚态。”

    对上陈雨悦冷漠傲然的眸子,徐遇玉突然大怒,语风一转,捏着陈雨悦下巴的手一松,“啪”的一声,狠狠地甩在陈雨悦的脸上,“贱货,你也配勾引我儿子?”

    陈雨悦错愕了一秒,她倒是没想到她会动手。伸手悠然地摸了摸被扇地火辣辣的左脸。她面色渐冷,周围的温度随之骤降。

    气势汹汹的徐遇玉只觉得背脊滚滚寒气排山倒海地扑过来,她神色一变,努力挺起胸膛想压制这莫名其妙的寒气。

    “你还不服?说到底不过是低贱的货色,打你也是抬举你,你敢怎样?”徐遇玉脸色有些苍白,但她决不能在一个贱丫头面前退缩。

    陈雨悦扬起眉,冰冷的眸子盯着她,如千万冰刀飞过,所到之处,寸草皆非,只见她洒然一笑,缓缓伸手扣住徐遇玉的脖子,如地狱里出来的修罗,“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本来还想留你的狗命多几天的,现在看来你是想送上门,来个痛快的。”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全身会散发出如同死神席卷大地一般的杀气,让人噤若寒蝉。

    “你敢?我是郁洛轩的妈妈,你敢伤我一根汗毛,他会将你碎死万段。放开我……”徐遇玉闭着气,竭尽全力想要掰开她的手。

    陈雨悦嘲笑地摇摇头,杀气依旧强盛,“那又如何?你以为我会因为他而放过你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毒妇吗?我不过是不想你死得太快乐而已。”陈雨悦放开捏着她脖子的手,却不放心对她步步紧逼。

    “你,你,是谁?你知道了什么?”徐遇玉一震,双眼瞪大如同泡了水的发白灯笼,狰狞恐怖。

    她是谁?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你猜……”陈雨悦好整似暇地盯着她,诡异地笑了笑,“我是上天派来报应你这个毒妇的,你以为你做的一切都没人知道吗?”

    徐遇玉双脚一软,毫无形象地倒了下地,“不,不可能。你就是个生活在底层的贱丫头,你勾引我儿子,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你还想利用这些事端,挑拨我们家人的关系,你好上位?呸,你做梦……”

    “人在做,天在看,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别怪我不提醒你,早晚有一天,连天都不收你这个毒妇。别在我面前摆谱,我现在还不想杀你,不要逼我出手。滚出去……”陈雨悦咬着牙根,她强逼自己先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不想双手沾血,她不想他恨她,她更不想亲手杀宝宝的嫡亲奶奶。即使这个女人,真该死,也不应该由她来动手,她也要让法律去制裁。

    “我不会放过你的,威胁我的人都要死。”徐遇玉扶着墙壁出了门,这才站正身体,眼底是彻骨的毒恨。

    陈雨悦对此嗤之以鼻,嘴角勾起一丝嗜血的笑意,狠狠地甩上防盗门。摸着脸上火辣辣的手指印,天知道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压制住不杀她的冲动。

    “孩儿,对不起,娘亲让你受惊了。不过,这个仇为娘一定要报,你爹他知道真相后会恨透我的,今生今世,我们都不能和他生活在一起了。你能原谅娘亲吗?”陈雨悦摸着肚子,喃喃自语。

    她要出去,再一个人呆在这里,她估计会疯掉。

    风氏集团,风漾正焦头烂额的看着手上的报表,这段时间来,他憔悴了很多,估计是被郁洛轩整得够呛。

    “养不熟的白眼狼,你知道回来了?”看着阳台外面那一抹黑影,风漾依旧嬉皮笑脸。

    陈雨悦面无表情的走进来,顶着隆起的肚子出现在风漾面前。

    风漾一怔,尔后却是恍然大悟,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换上一张阴森的脸,“怪不得你迫不及待地回到他身边,连个招呼都不打,原来是他的种还在。哈……合作?你将我当猴子耍吗?”

    “不是,回到他身边,我有我的理由,没必要向你解释。”陈雨悦冷淡的在他面前坐下,并不因为他瞬间的变脸而表现出一丝惊恐。

    风漾瞅着她手上的钻戒,倏然觉得心烦意乱,毫不顾忌地出言讽刺,“哼,钻戒都戴上了,理由?理由就是你看中了那个郁夫人的位置了吧?也难过,你也不过是一个虚荣的女人而已,算我风漾看错人。”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你随意。”陈雨悦耸耸肩,并不打算多做解释,“我倒是看你很忙连自己的事都处理不好,想来也没什么心思顾及别的事情了,那我们的合作就终止。包括莹姨和你的合作也到此为止。耳钉送你。”

    风漾玩味地拿起桌上那一抹绿意,“和你的合作,一对耳钉好说。可是谢婉莹的,哈哈……你以为会这么简单?”

    陈雨悦讥讽地抿嘴,随意地问道:“那么你们之间的条件是什么?别忘了,之前的目的还没达成,不要想空手套白狼。”

    “一块可以看到异象的玉玺。”

    “什么?莹姨她用这个和你做交换的条件?”陈雨悦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双手不敢置信地插在桌子上。

    从她神色中,就可以看出这块玉对她来说意义非同寻常了,“既然合作没完成,我风漾也从来不做白费功夫的事情,摔碎了一人一半,你看如何?”

    “你做梦。玉玺我绝对不会给你。”陈雨悦盯着他,眼底一片寒光。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答应交换的人不是你,我不会将你怎么样,相信以你的能力,我也不能将你怎么样,但谢婉莹就难说了。”风漾摸摸鼻子,他有点受不了她的目光。

    陈雨悦叹口气,坐了下来,她知道现在不是用强的时候,“风漾,不要这么极端,我需要你的帮忙。除了玉玺,其他的随你开口,我尽量满足,绝不会让你吃亏。”

    “笑话,你不是准备做郁家少奶奶了吗?还需要我的帮忙?逗不逗呀?现在我才是水深火热的人,少奶奶求求你高抬贵手,让郁洛轩放过我吧,我对你真的没有想法。”风漾靠着椅背,嗤之以鼻。

    “他对你做了什么?”陈雨悦明知故问。

    “‘小江南’没了,回到了杨家手中,你以为这不是郁洛轩的手笔?或许这个与你无关,是郁洛轩和杨紫落的交易。但,接下来,他还想继续搞我公司?是想逼我出手,还是真以为我风家没人了吗?”风漾握着椅柄的手青筋暴跳,一片惨白,显然是怒火烧心。

    “郁洛轩和杨紫落?”他们两人有交易?陈雨悦似乎想到了什么。

    “哈……你以为他们两个清清白白?愚蠢的女人。”风漾盯着她姣好的面孔,任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女人都对郁洛轩飞萤扑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