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一对璧人

    吴恩帆一怔,转过头盯着他,问道:“你是认真的?”

    “从来没这么认真过。”郁洛轩目光深邃,这一刻没人可以动摇他的决定。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家那关你要怎么过?李家那边你要怎么退?她离开后你要怎么办?孤独终老,还是鱼死破?别忘了,你是人,不是神。”吴恩帆一百个不赞同。

    “那你之前为什么这么坚定的帮我把孩子保住?你当时怎么想的?难道是想她给我生孩子,并不想我娶她?”

    吴恩帆被问住了,拍了拍额头,“也不是,之前是因为不知道她的特殊身份么,等你和李欣童不和离婚后至少可以一家团聚,但是现在……”

    为了郁洛轩这个渣渣,他是不是有点自私?

    “不过,我还不是为了你么?重色轻友,不识好人心。现在倒是怨我了?”吴恩帆满嘴抱怨。

    郁洛轩摇摇头,“不,我感谢你,谢谢你替我保住我的孩子,至少没有造成不可挽救的伤害。”

    “知道就好,孩子是无辜的。”

    “还要多久?”郁洛轩抬手看看表。

    “大概一个小时吧,给她做个全面的,毕竟之前……”

    “嗯,我知道了。我出去一趟,我没回来之前,先别让她出来,叫护士陪她聊聊天,顺便等结果,我不想她出来见不到我。”拍拍吴恩帆的肩,郁洛轩转身出了门。

    一个小时后,郁洛轩回到医院,将买好的东西藏到了后车厢,又另外拿出一个盒子蛋糕放在副驾驶位置上,这才迫不及待地进了临时休息室。

    “郁洛轩,你看,我能看到宝宝的照片,太神奇了。”做完产检出来的陈雨悦,拿着b超光片,兴高采烈地给郁洛轩看,一边给他比划着,“你看,这是他的小手,他会动呢,你看这还往嘴里塞,好可爱啊……”

    郁洛轩拿着光片,爱不释手,第一次为人父的感觉,真的很自豪很特别很欢喜,尤其是这个孩子是和她生的,“噗,真的在啃他的小手,怎么和他妈妈一样馋呢?小悦,你看看你是不是饿了,宝宝没吃饱没营养了。咱们是不是准备去吃饭?”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饿了。”一想到吃,陈雨悦突然又觉得胃被掏空了一样,饿得前胸贴后背,好难受啊!

    “郁洛轩,快,我要饿晕了。”陈雨悦连招呼都不和吴恩帆打一声,迈着步子就往外走,饿来如山倒,一刻钟她也等不了。

    郁洛轩揉揉她的发丝,宠爱道:“乖,车上有蛋糕,你先垫垫肚子,我还有问题要问问恩帆,看看你和宝宝现在的状况,我才安心。”说着便把钥匙交到她手上,还不忘问一句“会开车门吗?蛋糕就在你的位置上。”

    “嗯,当然。那我到车上等你。”陈雨悦一想到那些甜腻腻的草莓蛋糕,就忍不住流口水。她超爱吃甜食,怎么吃都不够。

    郁洛轩陪她到门口,知道看她上了车,才折返回来。

    “别给她买这么多甜食,孕妇都容易高血糖,多喝点汤有营养的东西。”吴恩帆一边翻着病历,一边说道。

    郁洛轩也挨了上来,这段时间他转变得很厉害,身上已经没有了那冰冷的戾气,还会时不时露出一丝笑意和温柔,“她喜欢,我以后注意。怎么样,她和宝宝没什么问题吧?能看到是男孩还是女孩了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现在医院规定不可以问性别,怎么?难道你重男轻女?”吴恩帆啪的合上彩超的本子,就不愿意告诉他。

    郁洛轩瘪瘪嘴,也不和他计较,“怎么可能,男孩女孩都好,以后有机会再生多几个。就是好奇想知道而已,不说就算了,反正都是我孩子。”

    “那还不走赖在这里干嘛呢?你老婆和孩子都很健康,不用担心。”吴恩帆难得见到郁洛轩欲言又止的表情,突然就觉得很奇怪。

    “恩帆,帮我一件事。”他要开始着手准备了。他想知道更多的事情,想要留下她,尽管很难,但并不是没有机会的。

    “就知道会这样。上辈子欠了你的,说吧!”吴恩帆认命了。

    ……

    从医院出来,陈雨悦已经吃完了大半个蛋糕。

    郁洛轩一脸惊恐地抢了过来,“你都吃完了呀?恩帆刚还和我说不能吃这么多甜的,会高血糖。以后不可以吃了。”

    “不能吧?那我不得馋死?再说现在不抓紧时间多吃点,以后也没机会吃了。”陈雨悦拧着眉头一脸忧伤,气鼓鼓的样子配上嘴角的颜色各异的奶油,难得的可爱。

    郁洛轩瞳孔紧缩,她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真的被他猜中了,她是一直想离开的。只是时间还没定,不过按照这句话的意思,应该快了。

    可是他,什么都没问,细心帮她抹干净嘴边的奶油,若无其事地道:“什么叫没机会吃?等你生了宝宝,要吃多少都可以。”

    陈雨悦自知失言,脸色讪讪的,只好乖乖闭嘴,反正她现在吃得差不多了,再吃就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么一走神,她又错过了很多风景,直到车在一家精致高档的婚纱店停下来,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咦,我们不是去吃饭吗?为啥在这里停下来?”

    “乖,下来,先去换件衣服,顺便打扮一下。”郁洛轩率先下车,绕过来给她打开车门,紧紧地攫住她的手,双手一带,就把她搂进了怀中。

    这么一说,陈雨悦倒是不乐意了,“吃个饭,还要换衣服?打扮什么呀,我这不是很好吗?”

    郁洛轩捏捏她水嫩嫩的脸蛋,顺便亲了亲她的红唇,劝道:“好,好,你什么时候都是最美丽的,不过去观海长廊吃饭,那边出入都是上层人流,我们穿得这么随意,他们会笑你老公的。”

    “真是麻烦。”陈雨悦满脸抱怨,不过进入了婚纱店后,看着模特身上雪白的长裙倒是真漂亮,这么隆重高贵,她怎么觉得好像是做新娘子的时候穿的吧?

    郁洛轩见她盯着店内的婚事出神,也不抱怨了,抿嘴笑了笑,这才走向前台的店员。

    店员早就站出来等候,礼貌地鞠了一个躬,微笑着说道:“郁少,您之前订的款式已经送来了,是适合孕妇的订婚晚礼服,您先看看满不满意,郁少这边请。”

    郁洛轩摆摆手,“直接拿出来让她试吧,合身就可以了,现在没时间再看。另外,明天我会派人过来给你送几款婚纱的图片,务必一周内给我准备好。”

    “好的,没问题,那请您稍等,我这就去把礼服拿出来。”店员笑着进了内室仓库,没一会,就双手捧着一套雪白色的礼服出来,它不如婚纱那么隆重高雅,也没有蓬松隆起的裙摆,它只是一件比普通晚礼服更要精致和完美的裙子,十几层的纱布,却依旧透亮柔软。

    “小悦,过来试衣服。”郁洛轩对这出神的陈雨悦招招手。

    “哦。”陈雨悦木然地点头,可是紧邹的眉头还是显示她此刻的苦恼,“吃个饭,有必要这么隆重吗?这不是结婚的时候才穿的吗?”

    “小姐,我们虽说是婚纱店,但也有订制礼服的,不一定是结婚才来我们这订制服装,这一套纯粹是晚礼服,您穿上去一定很美。”店员很会察言观色,一看就知道郁少是想给这个女孩子一个惊喜,自己没理由不帮一把。

    客人开心,他们才有更大的收益,不是吗?

    郁洛轩给店员一记赞扬,然后推着陈雨悦进去换衣服,“乖么,进去试试,就换件衣服,妆就不化了,你不化妆就美。”

    “贫……”陈雨悦白了他一眼,可是怎么也掩饰不了她嘴角的笑意,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不希望别人称赞她的。

    趁着陈雨悦试衣服的时候,郁洛轩也换了一套早已订制好的灰蓝底的格纹西装,精美的格子领结,趁着他修长的身形,俊美傲人的五官带着淡淡的冷漠和忧伤,闪亮了店内的灯光。

    而陈雨悦提着裙子出来,修身的长裙有些蓬松,掩盖了微微隆起的肚子,却让雪白的肌肤更加的流金溢彩,像一个翩翩起舞的仙子,随时会飘然而去,这一刻郁洛轩看呆了。

    “小姐真美,这套衣服再无人可以穿出这样的风姿。”见多识广的店员也被震惊了。什么大明星,千金小姐,在这位女孩子面前,都得靠边站了。

    不关于容貌身材,而更多的是那份清新脱俗的气质,远离尘世庸俗,她是世间最纯洁唯美的存在。

    “小悦……”郁洛轩走上台阶,拉着她的手,轻轻地亲吻。

    店员瞬间忘记了呼吸,太美了,这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郁少和小姐真是一对璧人,不如拍一张照吧,给我们店增加点人气。”

    郁洛轩灵感一动,对哦,他们还从来没拍个照片,不行,以后一定要多拍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