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替我守护

    “我,我……”周青萌突然不知道怎么说,眼眶跟着红了起来,只是摇摇头说道:“我没事,你上去吧,我先走了。”说着就挣开陈雨悦的手,快步离开。

    陈雨悦看着她的背影,问道:“青萌,是不是因为泽林?”

    这个时空里,唯一一个她帮挡过人群、帮出头的女孩子,虽然见过寥寥几面,每一次都只有只语片言,却无一不是真心实意,周青萌是她这个时空里唯一的朋友,至少她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因而,陈雨悦不想看到这个女孩子被爱纠缠伤心难过,更不想向泽林就这样错过一个爱他如同生命的女孩子。何况,陈雨悦希望,当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人替她守护那个自己注定要辜负的男子,向泽林!

    周青萌僵住了,双脚像上了铁定一样,怎么也抬不起来。她很想转过身对陈雨悦说,那个人他爱得人是你,求你不要辜负他一片心意,求你不要让他伤心难过,求你离开郁董和他在一起吧……这样我就安心离开,安心嫁人,安心过日子了。

    这么想着,她突然就泪流满脸,这些话她说不出口,也没有权利要求别人怎么样,她甚至和那个人没有一点关系。

    “青萌,先不要走,你跟我来。”陈雨悦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上来拉住她的手,就想往向泽林办公室去。

    周青萌连连摇头,一步一步地后退,“小悦,不用了,他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他说他爱的人不是我,让我留下来安心工作的。我只是不想见到他所以才辞职的,和他没有关系。”

    陈雨悦紧紧拧着眉头,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嘛?如果她没有出现在向泽林生命中,那么他们两现在是不是已经开花结果了?

    “青萌,我们去前面的咖啡厅坐下,我们谈谈。” 最终,她拉着周青萌走进了前面的咖啡馆,有些事,真的有必要说清楚。

    坐下,陈雨悦自顾自给她点了一杯咖啡,而自己只要了一杯白开水,下午要做去医院做产检,她不好乱喝外面的东西。

    “小悦,我知道你想开导我,其实我真的没事,而且爱情这个东西没办法勉强的,他爱的人不是我,我不怪他。”周青萌早已止住了泪水,她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陈雨悦抿了一口水,然后盯着透明的玻璃杯发呆,好一会才道:“青萌,你知道吗?其实半年前,我是第一次喝到这个时空的水。接下来的话,可能对你来说很不可思议,但我信任你,所以想告诉你。”

    周青萌疑惑地抬头盯着她,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到只是为了寻找一样东西,现在基本已经确定在哪了,所以很快我就会回去,也就是说我很快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所以我和向泽林甚至郁洛轩,都是不可能的。”陈雨悦双手握着水杯,午后的阳光明耀耀地闪进来,在桌子上落下了一个美丽的水影。

    陈雨悦语气平静,无悲无喜,就像在讲述一个古来而悠久的故事。

    “这,怎么可能?”周青萌不敢置信,双眼呆滞,像是听了一个很荒谬的故事。

    陈雨悦依旧沉静,微笑着摇摇头,“我说了,你可以不信的。但我和你说这个,目的不是为了让你相信的,而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周青萌正常的思维和脑袋里,她是不信,但是内心深处却十分纠结,因为她第六感非常清楚地感受到陈雨悦并非开玩笑。她现在十分纠结。

    陈雨悦也不急,她会给别人时间思考和接受。

    只见她不停地喝手中的咖啡,以掩饰她心中的混乱,直至深呼吸了好多次,慢慢地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开口,“你说,我能帮的会尽力。”

    陈雨悦笑着点点头,直入主题, “嗯,好!这件事,泽林他也知道。他一定要告诉你她爱的人是谁了吧?你爱他这么久,相比也知道他甚是悲苦凋零,从而导致他性格上有些偏执和倔强,情深意重的同时,也爱走极端,我怕我走后他会做傻事。”

    “啊?”周青萌捂住嘴巴,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你是说他会想跟你一起走?”

    “我是怕他会这么偏激啊。所以希望你帮我看着他,至少陪他度过这个时期。我和他就是一个错误,我必须让它停止,让他彻底的忘记我,我其实只把他当亲人。”陈雨悦星眸流转,语气坚定,动人异常。

    可是听到这,周青萌却沉默了。

    陈雨悦以为她害怕,便再次开口,“我知道这样对你来说很不公平,或许到最后他都不会接受你。可是青萌,除了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更合适呆在他身边,守护着他……这些年,他太苦了,太脆弱了,他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位贤惠的妻子,和几个美丽可爱的孩子。只有你,才能给得来了他这些。而我,不过是一个过客,是你们所有人的过客。”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雨悦并不悲伤,相反她一直微笑着,仿佛是坠入凡间的仙女,善良温柔,大义无私。她只想身边的人好。

    “不,小悦,你是我们每一个人心中不可抹去的最美的风景。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谢谢你鼓励我。为了他,我没有什么不愿意的。我只是怕他不愿意接受。”

    周青萌握着她的手,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我离开这里从此再也见不到他,我的心有多痛,我真的很想很想和他在一起。在这个浮躁又物质的社会,或许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但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爱他,就是爱,可以不顾一切,可以不求回报。”

    “嗯,我相信你的。在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人爱着,即使一无所有也是最幸福的事情,终有一天,他会明白的。”陈雨悦点点头,淡漠的眸子里多了暖洋洋的鼓励。

    说到这,周青萌也算是已经被劝住了。其实她就是需要一个理由,堂而皇之地留在他身边而已,离开对她来说,才是最痛的。

    “可是小悦,你若走,你舍得吗?而且郁董他……”她心中的结打开了,现在开始关心陈雨悦的身份了。

    陈雨悦笑了笑,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也理解你,因为我也是这样,或许,我比你更痛更无奈吧。因为,你们还可以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也可以随时了解到对方的消息,总会有相遇相见的时候。而我却是相隔着无穷无尽时空,一旦离开今生再无望相见。可是我还是爱他。不过我不怕,即使未来只剩下思念,我也愿意守候这一份美好的回忆。所以,你要加油!”

    “至于郁洛轩,他和向泽林不是一类人,他理智聪明,狡猾善变,是不会真正爱上谁的。即使爱上,也不过是某个阶段的问题,早晚会忘记,因为没有人可以影响得了他的思想和生活……”

    金三角的楼下,前台秘书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跺跺脚决定向上级汇报,这为小姐真是恃宠而骄,难道还要郁董亲自下来接她么?见了一个熟人,就聊个没完,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去了咖啡厅,难道不知道有人在等她吗?

    “怎么回事,人不是早到了吗?这么久都带不上来,你们是不想混了吗?”郁洛轩对着电话怒吼。<dy握紧话题,冷汗直冒,“郁董请息怒。前台秘书说陈雨悦小姐碰到一位刚辞职的员工,她们往咖啡厅去了。”

    “刚辞职的员工?是谁?”郁洛轩额头青筋暴跳。<dy翻了翻备忘录,顺溜地汇报。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我下去接她。”郁洛轩了然,周青萌倒是和陈雨悦认识,估计这个女人又去八卦了。<dy不无担心,“属下怕您亲自下去,会招闲言闲语。”

    “哼,想得倒是周到,你有空多管管下面人的嘴吧,别每次都要我提醒你。宏兴是工作的地方,不是用来八卦的地方。以后再让我听到下面的人乱说话,别怪我不留情面收拾你的人。”郁洛轩啪了摔了电话,拿起外套就下了楼。

    正推开咖啡厅的门进入,远远地,他看到了那一抹阳光下,她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是淡淡的哀伤,无奈的释然,还有无穷无尽的叹息……

    她们在谈什么?这样的神态,竟然让他觉得害怕。

    “小悦?”郁洛轩走到她身边,仿若无人地蹲下去,握着她的手,温柔地抱怨:“怎么来这里?都不和我说一声。”

    “你来的正好,青萌准备辞职,我把她劝了下来,你快让她回去上班吧,我的郁董。”陈雨悦指着对面的周青萌,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