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呵护备至

    郁洛瑾被吻得双眼迷离,全身软绵绵的成了一滩水。这一晚,他们面对面吃了烛光晚餐,手牵手逛了情侣街,还肩并肩看了一场温馨的电影……他们做了所有情侣约会时做过的事情。

    终于夜深了,玻璃鞋的美梦也该清醒了。

    “谢谢你,我的子优。”郁家大宅门前,临别之际,郁洛瑾笑得璀璨动人,她没什么遗憾了,只是短暂的爱恋,就已经足够。

    陈子优心里很不是滋味,语气极其不佳,“谢我什么?”

    “谢你答应和我约会,让我有个美好的回忆呀!就算将要嫁个别人,也没什么遗憾了。”郁洛瑾依旧笑,她好像从来不知道忧伤为何物。

    想爱的时候,就勇敢去追求,即使摔得头破血流,爱不得的时候就坦然接受,乐观面对,果断放手。

    只是,他要怎么办?就在人家转身离开时,他的心却不知何时失落了。

    “什么叫没有遗憾?你偷了我的初吻,你想不负责任,拍拍手就走?”陈子优啪地上了车门,返防她临阵脱逃,转头就捏着她的下巴,怒目而视。

    “咦~~不是你自己吻我的么?”郁洛瑾邹着秀眉,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这个我不管,你诱惑我的。总之你要负责。”陈子优边说着,双眼却盯着她粉嘟嘟的唇边,饥渴的咽了咽口水。

    啊?他不是很刻板的吗?怎么也学会耍赖了?郁洛瑾苦恼地蠕动着唇边,无辜地瞪大眼睛,水汪汪的迷茫极了。

    陈子优这次无法把持了,对着那粉嫩的红唇,忘情地含进了嘴里。

    郁洛瑾错愕片刻,扶着车门软了下去。这位教授是饿太久了吧?要不怎么这么不节制,也不说什么师生恋伤风败俗了呢?

    自己这是惹了一个闷骚男咩?

    这次的吻比上次还要深情,还要长久和熟练,就像要将她吃进肚子里一样,气势汹汹地进攻,夺走了她的呼吸,还有一切。

    良久,陈子优才放开气喘吁吁的郁洛瑾,强势地命令,“第二次了,你可要负责,不可以去相亲。若是不听话,等着我收拾你。”

    郁洛瑾心跳慢了半拍,这是什么意思?确定恋爱关系了吗?

    “那,那,我们之间算是,什么?”郁洛瑾羞涩地来回比划,磕磕绊绊地问完,嘴角的弧形快要裂到了耳朵根上了。

    “你说呢?”陈子优好整似暇地盯着她,心里也随着她的笑意飞到了半空中。

    郁洛瑾捂着脸,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呵呵……我不知道嘢,师生么?”

    “笨蛋。”陈子优揉了揉她的头,宠爱地骂了一句。

    “你喜欢我了么?”郁洛瑾眨眨眼,一脸期待。

    不知是不是车内温度升高,空气不足的原因,陈子优脸上突然也一片赤红,只见他点点头,若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笨蛋。”然后,又不甘心地骂了一句,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嘿嘿,是呢。学霸都喜欢笨蛋,所以学霸都是智障。”郁洛瑾把头埋进他的胸膛,满足地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天然呆。”陈子优哭笑不得地啄了啄她光洁的额头,心里瞬间被填得满满的,幸福开了花。

    就这样,郁洛瑾俘虏了刻板教授陈子优的心,此刻有多幸福,就警示着未来的道路有多艰苦,他们两人心中尽管都很清楚,也做好准备去面对。但他们料所未及的是,更大的阻挡并不是家庭和出生,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郁洛瑾想起了还有一件事,从他怀里抬头,说道:“明天下课,我带你去见小悦。她和我哥现在很好,我哥很爱她也很宠她……”

    可是话还没你说完,陈子优脸色却暗了下来,咬牙切齿地反驳:“你哥害小悦还不够吗?他怎么可能会爱?是不是他又用了什么手段逼害小悦的?”

    郁洛瑾吓得缩了缩脖子,摇着小脑袋为郁洛轩辩解,“不是不是,我哥都知道后悔了呢。我从来没有见他这么低声下气地对待过一个人。不信的话,你明天去问问小悦就知道了。”

    她可不想自己的男人对最疼爱她的哥哥有意见,要不然她以后很难做人。

    “哼,若是他敢再欺负小悦,我,我就,和他拼命。”陈子优说道最后,几乎没有了气势。他是斗不过郁洛轩,但也不代表他是任人欺负自己家人的孬种,拼了命也要讨回公道。

    “不行。”

    “怎么,你心疼你哥?”陈子优一脸戏谑。

    郁洛瑾鄙视地瘪瘪嘴,“才不是,我是担心你。文弱书生。”

    “你敢鄙视我?天然呆,你不知道要以夫为天吗?你敢瞧不起我??”说着,陈子优凶神恶煞地伸手挠了挠她的腰肢,算是惩罚。吓得郁洛瑾左躲右闪,娇笑连连。

    “不敢,不敢,我投降,哈哈……救命啊!哈哈……”郁洛瑾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就背了气,只得举着手道:“不玩了不玩了,我明天还是跟着妈妈去相亲,还是找个正常的男人正经。”

    “你敢?”闻言,陈子优黑了脸,直接把她从副驾驶上拽了过来,将她压到方向盘上,一顿猛亲,恶狠狠地道:“再说这样的话激怒我,我现在就吃了你。”

    这句话一出,两人身心皆是一恸,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情动地望着对方,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咳咳……好了,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我来接你。”陈子优率先移开了眼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她还小,不能乱来。至少要等她大学毕业,得到她家人的同意,还要他有能力负的起这个责任。

    “嗯。”郁洛瑾脸蛋一片绯红,美丽得不可方物。慌乱地打开车门,直至匆匆地进了家门,她也不敢回头看一眼。

    第二日,天灰蒙蒙的还没亮起来,外面的北风呼呼的吹,还飘起了冰冷的小雨,冷意渗人。

    氓海一族别墅,陈雨悦像往常一样,习惯性的翻了翻身,往身边一摸,冰冷的床铺没有了那个修长的身影。

    猛地睁开眼睛,他去哪了?这么早,上班时间也没到呀!而且床铺都冰冷了,看来出去也不是一时半会的时间了。

    “郁洛轩?”陈雨悦眯着眼下了床,往身上套了一件外套,走出了客厅。只见一个人影趴在沙发上,呼吸均匀睡得十分沉,身上连一件被子都没有。

    “唔……你怎么起来了?”郁洛轩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打了一个哈欠坐了起来。这才感到冷气如心,打了一个激灵。

    陈雨悦恼怒不已,扯过旁边的空调被子搂在他身上,骂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出来这里干什么?也不给自己盖点东西,冷死你活该。”

    “我不冷。就是戒烟,难受睡不着,我走出来想在沙发躺一下,没想到就睡着了。”郁洛轩傻乎乎地挠挠头站了起来,扶着她进了房间,他可不想她着凉,万一感冒就大事不妙了。

    陈雨悦透过微弱的灯光看着他,这些天他瘦了很多,凌厉的双眼都塌了下去,看来可真的是把他憋坏了。自从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就再也不碰烟酒,更不碰她,连亲吻也是极其轻柔地啄了几下。

    他老是心惊胆战地呵护着她,仿佛在呵护一件世间珍宝。捧在手里怕冷着,含着嘴里怕化,做什么事情都以她为重,家里堆满了她爱吃的东西,还每天准时回家给她做饭,事事迁就,呵护备至。

    而晚上,历来警惕的她,连他什么时候睡不着起来闲逛都没发现,可见他的动作是多么小心翼翼。

    “天还没亮呢,再睡一会吧。”说着,郁洛轩又打了一个哈欠,帮她拿下身上的外套,搂着她躺了下来。

    陈雨悦还是发怔地盯着他,淡漠的眼眸里,有了一丝温热的爱意。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以后不出去躺了,要看着你才行,这天气冷森森的,一不小心着凉怎么办……”郁洛轩摸着她的秀发,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

    话没说完,陈雨悦主动靠了过去,覆盖上了他蠕动着的唇。俏皮的舌头舔了舔,湿润了他干枯的唇边。

    “小悦,不要这样,我会伤了你的。”郁洛轩惊慌地别开头,秉着呼吸抵挡着她的诱惑。

    陈雨悦把头窝进了他的脖子间,吻了吻他麦色的脖子,低语道:“快四个月了,他很乖……”

    她的话让郁洛轩身上猛地窜出一股电流,直达他的下腹,全身一震。喉结上下快速移动,他心底酥麻了一片。

    见他全身绷紧,知道他不敢轻举妄动。陈雨悦往他脖子间吹了一口热情,弱弱地趴在他肩上,细语:“亲亲我么?”

    “小悦……”郁洛轩翻身将她撅进怀里,只见他双眼微红,舔了舔嘴唇,沙哑地叮嘱,“我轻点,若是不舒服,要立马告诉我。知道吗?”

    “嗯。”她纤细的玉指搭在他的胸前,轻轻地揉了揉,乖巧温顺地点点头。

    郁洛轩再无法把持,低头含上了她的樱唇。火热的手掌滑进了她的睡衣里,攀着她傲人的双峰,领略她饱满的曲线。

    这一次他忍太久了,也太无法自拔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