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解开心结

    “哥,我们去哪?”郁洛瑾一出门,心情就好了起来。

    郁洛轩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说道:“自然是去吃饭,还能去哪?你嫂子还在等着,估计要饿坏了。”说起陈雨悦,他脸上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嫂子?谁呀?不会是李欣童吧?算了,哥你还是随便找个地方让我下来,我去找陈子优。免得打扰你两口子胃口。”一想到要和李欣童同桌共饮,咦~~,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那装嗲卖娇的做派,真是受不了。

    郁洛轩也不辩解,美眸扫了她一眼,教训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想去找他?我只为你挡得了一时,等你毕业了,该嫁谁还得嫁谁。陈子优不适合你。”

    “哥,你就我一个嫡亲妹妹,你都不疼爱了,谁还帮我呀?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爸妈把我推荐火坑?哥,我求求你,帮帮我吧?”郁洛瑾摇着他的衣袖,耍起赖来。

    郁洛轩腾出手来,弹了弹她的额头,宠爱地道:“老实说,莫少茶真不错。家庭背景能力为人,都比陈子优不知好了几百倍。除了他,我真想不出还有谁能配得上你。可见老头子也不是乱来的,惜福吧!”

    “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哥你别说了,我不爱听。陈子优学识渊博,为人正直,又岂是你们这些狡猾的生意人能比的?”郁洛瑾摸着额头,气恼不已,再好又有什么用,她爱的就是陈子优。

    “嘿,好得很,把你哥都绕进去了。还没嫁呢,就为别的男人踩低你哥,别想我再护着你。别想再见陈子优,不然我让他再没办法当教授。”郁洛轩握紧方向盘说得极其严厉。

    郁洛瑾一震,连忙挽救:“哥,我说错话了。原谅我,我去陪嫂子吃饭。”

    可是郁洛轩一路再无开口,直至来到粤桂酒楼,兄妹俩才发现,早已饥肠辘辘的陈雨悦已经开始大快朵颐,面前摆满了全是她爱吃的菜肴。

    “哇塞,小悦,真的是你呀?这些都是你吃的?”郁洛瑾惊呆了,这是正常女孩子的饭量吗?

    郁洛轩一改路上的冰冷严肃,笑意吟吟地上前,不满地道:“叫嫂子,有没有礼貌了?”

    “哥,原来你说的嫂子是小悦呀,我还以为是……”郁洛瑾脱口而出的名字被人捂进了嘴巴,对上自家大哥警告的眼神,惊恐地瞪大眼睛把话吞了下去。

    陈雨悦不明所以,也懒得理会,她饿得前心贴后背,真心没有时间思考他们两兄妹的话,只是礼貌性的招呼一声,“这是我自己点的,你们想吃什么再点吧!”

    “诶,嫂子。能拜托你一件事吗?”郁洛瑾对菜单一点兴趣都没有,她现在算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女孩子已经将她冷血无情的大哥给驯服了。

    陈雨悦举起筷子,淡然地打断了她的话,“不要乱叫,我不是你嫂子,有事也不要找我,帮不上。”

    额!这……也太干脆了吧?

    郁洛瑾瞥了一样自家大哥,脸上尽是鄙视。仿佛在说,不会是你自作多情吧?人家根本不领你的情。

    “郁洛瑾,你要么闭嘴,要么给我滚回家。”郁洛轩怒不可遏,又不敢对某个吃货发,只得拿郁洛瑾开刀。

    看着架势,历来处于弱势的郁洛瑾当然不敢再反驳,乖乖地拿起饭碗扒饭,把心中的不甘和委屈全都吞进肚子里去,她就是一个可怜虫,得不到真爱的可怜虫。唉……

    但是没人理会她此时心中的挣扎和郁闷。因为陈雨悦一颗心都落在了食物上,而郁洛轩一颗心都落在陈雨悦身上。只见他苦口婆心地说道:“小悦,你慢点吃。这么急还吃这么多,会对胃不好的。”

    陈雨悦挑挑秀眉,语出惊人,“放心,我自己给钱。”

    “咳咳……”郁洛瑾只觉得一口饭直接冲到了鼻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不可一世的大哥吃恹,好不痛快啊!

    郁洛轩瞪了毫无形象的郁洛瑾一眼,转脸又讪讪地嗔怪陈雨悦,道:“你胡说什么,谁说要你出钱了?就是让你吃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小悦,我看你胃口这么好,是不是又怀上了,啊?”郁洛瑾挤眉弄眼,她本就是语不经心的,这么说也只是打趣的意思。

    但谁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尤其是陈雨悦,怔怔地停下了筷子,拧眉盯着郁洛瑾,瞬间胃口尽失。

    而郁洛轩更是古怪地邹了邹额头,灵感一动,事情猛地豁然开朗,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他迅速从椅子上跃了起来,吓得郁洛瑾险些掀了桌布,“哥,你发什么神经?吓死人了。”

    陈雨悦自然明白他为何如此激动,这个男人本来就聪明,之前一直没发现不过是被外表蒙蔽了眼睛,只需有人稍加提醒,他很容易便清醒过来。

    “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吃,小谨照顾好你未来嫂子。”郁洛轩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陈雨悦,他心中除了兴奋和激动,还有无限的失落。他迫不及待的要打电话向吴恩帆求证。

    她始终不肯信任他,要不然也不会和吴恩帆联手隐瞒他这么久。真的瞒得他好苦啊!

    “不用,我吃饱了,先走,你们慢慢用。”说着,就闪身到了包厢门口。脸上装得再若无其事,她还是怕的,趁他还没来得急做出对应,还是先离开吧!至于报仇,真不值得用她孩子的性命去赌博。这一刻,她才知道这个孩子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

    郁洛轩当即沉下脸,拽着她的手臂,怒吼道:“走?你要去哪里?还想找别的男人来帮你养孩子?”他要被气疯,说话也开始口不择言。

    “总好过被他父亲弄死的好。”陈雨悦想要挣开他的手,没人知道她此刻心中颤颤发抖,是有多害怕。

    这话一落下,郁洛轩身上暴戾之气缠绕,室内就像冰窖一样,阴森又冰冻的吓人。郁洛瑾已经开始背脊发冷,她躲躲闪闪想要过来劝解,“哥,你做什么?吓坏小悦了。”

    “小谨,滚出去,去上面舒浩那里等着。”郁洛轩打开门,把郁洛瑾推出去后,砰的一声上了锁。

    陈雨悦靠着墙壁的背有些发寒,他此刻看起来就是个暴跳如雷的猛虎,随时能将她果腹。

    “你想干什么?别想伤害我孩子。”陈雨悦靠着墙,双手护着肚子,眼底闪过一抹不可察觉的惊慌,郁洛轩捕捉到了,他心痛欲裂。

    他之前有多可恶,才让她如此惧怕,在她眼中,他真的是一个惨无人道的父亲吗?他到底做了什么呀?

    “你不是我对手,你敢伤害我孩子,我这次绝不姑息。”见他无动于衷,第一次,陈雨悦在他面前感到慌乱了。

    郁洛轩深深地注视着她,丰盈的身材,白里透红的脸蛋,扎着马步像只斗鸡一样戒备着他,这样的她让郁洛轩心中一阵阵抽痛。

    这个女人是他的,这个女人怀了他的骨肉,辛酸苦累、担惊受怕、提心吊胆……一切都是因为他。

    “对不起!!对不起……”郁洛轩上前,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怀里,沿着墙壁坐下,把头埋在她怀中,温热的泪光闪现,打湿了他长长的睫毛,滴到她雪白的手臂上,差点灼伤了她的肌肤。

    他压着声音无声地哭泣。这个男人哭了,为他曾经犯过的错忏悔。这个曾经不可一世,冷傲决绝,阴鸷毒辣的魔鬼,现在在她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从那滴灼热的泪水滴落下来那刻,像有了生命一样,进入了她的心,抚平了曾经的伤痛,陈雨悦知道,这次他是真的后悔了。

    缓缓地抬起藕臂,陈雨悦轻柔地为他抹掉脸上的泪痕,说道:“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孩子,其他的都无所谓。”意思就是,我已经不怪你了。

    “对不起……”他依旧喃喃的重复,搂着怀中的人儿越发的紧,仿佛怕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好了,起来吧,我腰酸背痛。”陈雨悦受不了这样的姿势,被他抱着,呼吸都困难,何况她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受不了这样的虐待。

    郁洛轩一听,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还处于悲伤状态,连忙抱着她从地上跳起来,稳妥地将她放在沙发上。

    “噗,蛮牛。”陈雨悦见他那横冲直撞的动作,抿嘴笑了起来。

    郁洛轩本就尴尬,被她这一笑,就有些下不了抬了,撑着沙发压下去,勾着起她的圆滑的下巴,瞪眼道:“敢笑我,我就吻到你笑不出声来。”说着,滚烫的唇边就落了下来,强势地撬开她的齿贝,猛烈地进攻。

    陈雨悦吃痛地“嘘”了一声,锤了他一下,刚想破口大骂,却又被人含到了肚子里。一轮热吻过后,郁洛轩好不艰难地停了下来,再这样下去,他就无法把持,真的会当场就要了她。

    “小谨还在上面,我们出去吧。”郁洛轩搂着她,怎么也舍不得放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