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心生疑惑

    横山医院,病房里面。

    吴恩帆挑了挑眉,对着焦急不已的郁洛轩问道:“洛轩,你又耍了什么手段欺负人家女孩?”

    “我问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不是来和你扯嘴皮子,更不是给你兴师问罪的。”郁洛轩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问道。

    她哭着哭着就晕了过去,可真把他吓坏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变得这么脆弱了。如果不是伤心到极致,又怎么会这么撕心裂肺?他真是个混蛋。

    “她没事,就是情绪太激动了。真不知道你一个大老爷们,整天欺负一个小女孩,有什么意思。”吴恩帆一脸鄙视,打定主意是认为郁洛轩的错。

    郁洛轩不想和他一般见识,听到陈雨悦没事,他心落下了一半,“那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吴恩帆低头故作沉思道:“你可以随时回家呀!我又没拦着你。至于她嘛,我还要观察几天。放心我会通知泽林过来照顾她的,就不牢您大驾了。”

    他就是要刺激郁洛轩,私心里希望他今早醒悟过来,珍惜眼前这个女孩子和她肚子里的生命。更希望他们能得到幸福。

    “恩帆,你……算了,我和你计较。她是我的,你最好别多管闲事。”郁洛轩俊眉紧缩,他知道眼前这个好兄弟是在故意刺激他,为上次他的不可理喻展开报复。

    最后,郁洛轩死皮赖脸的要吴恩帆腾出自己的休息间,他要在医院住几天,顺便照顾陈雨悦,知道她康复为止。

    吴恩帆当然不肯,唯一一间高档的休息室,可是他专用的,怎么可能让出来,而且陈雨悦本来就没什么事情,他不过是想搓搓某人的锐气而已。

    因而,吴恩帆只好让他把人带走,不过也不能这么轻易饶恕他,罗列一大堆注意事项,比如不能让她碰凉水,不能激烈运动,不能吃高脂高钙螃蟹等食物,还不能在她面前吸烟喝酒,林林总总,一大堆全是孕妇要忌讳的东西。

    当然,郁洛轩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注意这些东西,但是他还是一字不漏地记在脑海里。

    “到底什么毛病呀,要注意这么多东西?以后我在她面前连抽烟都不可以了?”扶着额头,他还是忍不住问道。

    “是啊!心灵创伤,身体亏损,肝火肾虚,睡眠不足,食欲不振……我劝你还是让她留在医院,省得大少爷您操心呐。”吴恩帆说得玄乎,像是真的一样。

    郁洛轩抬手,认真又严肃地说道:“打住,恩帆,我现在才发现你有这个天赋,给你个建议,如果有一天你失业了可以去街边卖老鼠药,保证能赚大发。”

    “为什么呀?”吴恩帆一时没反应过来,傻乎乎地问道。

    “哈哈……”郁洛轩洒然一笑,那笑容如天边初升的太阳,耀眼绚丽,刚睁开眼睛的陈雨悦,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这个妖孽,笑起来能电死人。

    “你醒了,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没事我们就回家吧!”见到她醒来,郁洛轩若无旁人地问道,他心情好极了,笑容怎么也收不住。

    陈雨悦这才发现她已经被送来医院,一个激灵,扬起眉盯着吴恩帆,仿佛在问:你和他说了什么?

    吴恩帆对上她的质疑,沮丧地耸耸肩,否认道:“我什么也没说。就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我可不想你时不时得来医院探望我。”

    从两人的互动中,郁洛轩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来,“你们有什么瞒住我?恩帆,你说。”聪明如他,又怎么会忽略陈雨悦那一抹慌乱的眼神,她肯定有事瞒住他,而且是严重到让她害怕的事情。

    “嗨,没事!你按照我说的去照顾她,注意些,就没事,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郁洛轩怕了。

    吴恩帆狡黠的笑了笑,他发现聪明一世的郁洛轩也有糊涂的时候,果然是关心则乱,如果是一般男人,这么多的漏洞早就该发现自己老婆怀孕了,他却毫无知觉。或者说他太过信任自己了,认为那次的流产是真的。

    “什么怎么样?又死不了。不是要回去吗?还不走?”陈雨悦扶着床架下了地,苍白的脸色因着她的温怒而有了些血色。

    郁洛轩讪讪然闭了嘴,走上来宠爱地把她横着抱起来,“我就问问,生什么气呢?我抱你吧。”

    “放我下来,又没死,这样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陈雨悦杏眼瞪圆,挣扎着要下来。

    一旁看热闹的吴恩帆受不了,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咦,真受不了。你们赶紧走吧,别在我这单身汉面前秀恩爱。”说着率先转身出了病房。

    哈哈,郁洛轩你也有今天呀!可惜没人注意他潇洒的身影。因为郁洛轩正在怀中的人儿扯皮着,乐不可支地道:“乖乖听话,让我抱出去,不然你再动我就亲你。”

    “咳咳……”陈雨悦一口气没上来,呛得满脸通红,拉着他的领带咬牙切齿地骂道:“混蛋……”

    尽管脸上万般不乐意,但是没人知道她此时心中滋生出来的窃喜,那势头眼看就要覆盖了之前的伤疤。令她心惊胆战,这个男人真的是毒药,碰到就无法自拔地想要沉沦。

    “唉……娶了个泼妇回家,可怎么好呢?看来以后有得熬了。”郁洛轩得逞了,一边走一边哀叹,好不可怜的样子。

    陈雨悦把头躲在他的胸前,尽量不让人看到她的样子,可是她忍不住要破口大骂:“谁要嫁给你了?你不是有个千金大小姐的未婚妻吗?她好呀,楚楚可怜的任你拿捏。放我下来。”

    “你看,你看,刚才说,现在又醋意满天飞了,难道是妒妇,这个好,我喜欢。”郁洛轩嘚瑟不已。

    “你去死。”陈雨悦抓着他结实的腰,狠狠地360度捏下去。

    “喔……天啊,疼死了。悍妇。”幸好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地下车库,没什么人,要不然郁洛轩这声杀猪的叫唤,还不知道引来多少人的注目。

    “活该。”陈雨悦忍不住抿嘴笑了笑。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能力,即使明知爱他会痛彻心扉,生不如死,但还是无法自拔的,爱他。

    上了车,郁洛轩细心地为她扣上安全带,看到她沉思的样子,舍不得移开眼睛,低下头啄了啄她的唇,说道:“小悦,明天和我回去见爸妈,本来打算等我安排好再让你见他们的,可是我不想你怀疑我了。”

    “不去。”虽然她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收集到有力的证据,也想去会会这两个传说中奸诈恶毒的夫妇,但是以这种身份,她还没准备好。

    “为什么?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陈雨悦咬咬牙,回道:“是。”

    沉默,车内像死寂了一样,压抑,恐怖。她知道这个男人生气了,她就是想看看他能忍耐到什么时候。

    最终,他还是忍了下去,有些受伤地说道:“算了,是**之过急了。只要你别老那李欣童来趣我,也别自顾自生气吃醋伤身子,就好。”

    陈雨悦瘪瘪嘴,“我没空。”

    “没空没空……什么没空,你别想去找风漾,除非我死了。”这个女人就像气死他。

    “哼,有本事你把我绑在身上。”斗嘴似乎成了习惯,她就是不想如他的愿。

    “你以为我不敢吗?”郁洛轩捏着她的下巴,气得快吐血。

    可是他又不舍得把她怎么样,若是惹恼了她,她一走了之,那才够他受了。好呀,风漾,我让你招惹我的女人。

    想着,他放开她,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拿起电话拨给林舒浩,风轻云淡地道:“立马动手,今晚我要看到‘小江南’的股份。”

    额……电话那头的林舒浩一怔,不是吧,这么紧急?让他去撞墙算了。放下电话,他再也不敢耽误,把所有参与这件事的手下着急起来开会。本来按照期限还有两天的,尽管‘小江南’此时也是垂死挣扎,但两天的时间足以让他轻松好几倍。

    “死了这条心吧,风漾要吐血了,没空见你。”放下电话,郁洛轩嘚瑟不已,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是这么厉害的男人。

    陈雨悦冷眼一横,“你到底做了什么?”她真是哭笑不得,这么幼稚的行为,像小孩子在抢玩具。

    “哼哼,谁让他不知道好歹的,还敢打我女人的注意,早就想给他点教训了。”郁洛轩一路哼着歌儿,好不解恨。

    却没想,车才刚到氓海一族,手机又不知趣地打破了沉寂。

    这个号码让郁洛轩不由地邹下了眉头,还真是准时,“喂,是我。知道了,等我联系你。”

    “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到的?倒是你,希望到时候别让我失望才好。”

    “我在陪我老婆,今天没空。”

    “多管闲事。”郁洛轩满脸的不耐烦,话才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陈雨悦疑惑地拧了拧秀眉,刚刚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号码是,杨紫落的。他们还有联系?或者说,还好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