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是我的错

    “不是出去吃东西吗?我饿了。”就在他想要深入这个吻时,陈雨悦若无其事的移开了头,一贯的冷漠,明明樱唇红嫩,却仿佛被吻的人不是她。

    郁洛轩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停下来,可面对这样的她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但算了,能回到他身边,就心满意足吧。以后再慢慢挽回她的心。

    “嗯,等一下。”说着,郁洛轩便开始解纽扣脱衣服。

    看到他裸露出来的麦色肌肤,陈雨悦双眸一滞,怒火上心头,“你干什么?”

    郁洛轩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白色衬衣只来得及脱一半,硕壮的胸肌若隐若现秀色可餐,可他偏偏一脸无辜,眨眨眼说道:“我换件衣服,刚被你泼湿了,怕出去会冷。”

    陈雨悦脸蛋一热,尴尬地转身出了客厅。该死,倒是自己邪恶了。

    剩下的郁洛轩嘴角扬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形,小女人,看你往哪里逃哦。

    从外面吃完宵夜回来,已经将近半夜,陈雨悦虽然刚吃得饱饱的,但是依旧无法抑制阵阵涌上来的困意,占到床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噗,怎么像个猪崽子一样,刚吃饱倒头就睡,也不怕长胖呀?”郁洛轩喃喃自语,轻手轻脚地为她脱下外套,换上睡衣。看到她灯光下恬美的睡容,他突然就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在膨胀,暖暖的全是满足。

    这个是他的女人呢,以后会是他的娇妻,有她在,这里就是家。

    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人,更没想过妻子这个词会这么美好地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就像迷路依旧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束红红的火光,是一抹充满希望的期许和憧憬。

    “我爱你,这一次是真的。”郁洛轩轻轻啄了啄她的唇,搂着睡得异常沉的人儿,也慢慢地进入了睡眠。

    愿就这样拥着,不再放开。

    第一天睁开眼睛,背后被人像八爪鱼一样拥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到她的脖子上,陈雨悦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微微转身,盯着他看。

    晨光乍泄,轻纱蔓绕,他俊美的睡颜温良无害,长长的睫毛上一缕阳光跳跃,为他本就鬼斧神工一样的菱角,增添了几分色彩,迷惑了她的心神。

    这个爱了又恨,恨了却更爱的男人,她要怎么去忘记?也不知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也长得和他一样。

    “看够了吗?”郁洛轩扇了扇睫毛,一脸笑意:“不够的话,给你看一辈子,好不好?”

    陈雨悦脸微微发烫,啐了他一下,“谁要看你,不要脸。”说着便甩来他的手,坐起来想要起身。

    “还早,再陪我躺一会吧,我累呢。这几天想着你,都睡不着。”郁洛轩翻身攀着她的肩,将她整个人压到身下,细碎地洒下几个吻后,从侧面躺下去,闭上了眼睛,看样子是真没睡够。

    陈雨悦不由地心软了下来,问道:“你今天不用上班?”

    “不去,要在家陪老婆。”他把脸压在枕头上,像个赌气的孩子。

    陈雨悦双眸一滞,她知道这个词说的是谁,心口满满涨涨的很是怪异。可是她不能让自己因为了一句话就欢喜到忘记了之前的教训。想着毫不留情地将他踢下床,冷声道:“去找你老婆吧,我送你一程。”

    郁洛轩呆住了,他只知道一个失重,睁开眼就趴在床下地板上了。该死的,他实在是委屈,一大早醒来,某处蠢蠢欲动,搂着眼前的人儿却不能随心所欲不说,还将他踢下床?

    若放在以前,他一定气疯了。可是现在,他除了无奈,竟然无半点怒火,他一定是被她迷住了。

    “小悦,别闹了,你知道我说的人是你,只有你才是我郁洛轩的老婆,今生今世只要你。我真的很难受,让我上去好不?”郁洛轩站在床边苦苦哀求,已经半个小时了,他才碰到床边,就被踢下来,

    陈雨悦心瞬间软到了脚底,明知道这些情话只是说得好听,有几分真心,无人能分辨,可是她为何还是抵挡不住的悸动?

    抬头看他脸色有些发白,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陈雨悦心惊,担心自己是不是用力太过了,伤了他。想开口问一句,却又拉不下脸,只好往里面挪了挪,给他让出一个位置了。

    就这个默许的动作,把郁洛轩喜得什么似得,连滚带爬地扑上去,搂着她开始卖乖:“就知道我老婆最好。呼~真舒服。”

    唉……陈雨悦无力地叹了口气,在外面呼风唤雨的男人,在这里对着她撒娇,也不知道他脸皮到底有多厚。

    郁洛轩把头埋在她的秀发间,像只小狗一样又磨又蹭,还时不时舔舔她的耳垂,双手慢悠悠地将她带进怀中,突然那气势汹汹的火热就这样顶住了她的腰肢,有意无意地戏弄着她。

    “小悦,我难受……”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喃喃,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小心翼翼地撒着娇。

    王八蛋,就说嘛,平时像蛮牛一样的男人,她就力度适中的踢了几下,会真伤了?本来她还疑惑,原来是打这个主意,这个禽兽,净想这些下作的事情。

    “难受去医院。”陈雨悦甩开他的手,毫不犹豫地跃了起来,从衣柜里拿出衣物,扎起头发,干脆利落地进了卫生间。

    郁洛轩挫败地趴在床上,把头埋到枕头下,为以前那个消失的自己默哀。从此以后,他郁洛轩在这个婆娘面前,就是个小可怜,再无尊严可言了。

    唉……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等陈雨悦从卫生间出来,郁洛轩也早已穿戴整齐,正对着镜子打领带,那一副神采奕奕的面容,哪有半点不舒服样子。这副皮囊,这演技,他不去做演员,真是浪费。

    “饿了吗?我们出去吃早点。”郁洛轩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她出来,白嫩的脸刚洗过,被抹得一片粉红,让他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不用了,我有事。”陈雨悦绕过他,直接出门。

    “你要去哪?”

    陈雨悦并没有回头,更没有回应。

    郁洛轩怒了,上前拉着她:“我问你去哪?”

    “找风漾,有事。”

    “不可以去。”郁洛轩这下气急败坏,在他面前她怎么闹都可以,但是要去见别的男人,尤其是风漾,他绝对不允许,不管什么原因。

    陈雨悦邹着眉头,“凭什么?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凭什么?”郁洛轩气疯了,攫着她的肩,把她压到墙边,阴暗地吼道:“就凭我爱你,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笑话。爱?你有爱吗?你懂什么是爱吗?呵呵……你女人,和你睡一觉就是你女人?那你女人多了去了,你老婆也大把。而我?不过是你的玩物,别忘了你自己说过的话。同时,也请你明确,这里没有人能限制我的自由。”

    陈雨悦气得发抖,这番话她早就想问了,这口气不发出来,她都没办法和他和平相处,即使一天也不行。

    郁洛轩脸色赤红,二话不说抱起她就扔到沙发上,凶狠地压下去,将她紧紧地扣在怀中,掰过她的脸,对着那倔强的樱唇,强烈又炽烈地吻下去,吞噬,撕咬……他要被气疯了。

    “啪……”挣扎出来的手,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陈雨悦撕心裂肺地怒吼:“你就会这样对我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郁洛轩懵了。

    泪水簌簌而下,咬着颤颤发抖的唇,她再次吼道:“我陈雨悦来到这个世界,对得起天对得起地,更对得起你。只因我无依无靠、盲目无助之时不小心得罪于你,你就步步算计,骗我感情,欺我真心,害我孩儿……而我,竟然为了报答恩情,放弃了他,任由他父亲宰割。我恨你,但是我更恨我自己,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不应该信任你,不应该爱上你,更不应该为你孕育生命……”

    郁洛轩鼻子发酸,心疼地抱着她,“不要说了,小悦,不要说了……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该死……”

    “不,老天啊,你知道吗?我日日担心,我受尽煎熬,我恨不得剜了自己的心,让我的孩儿看看,我有多么爱他,我多么舍不得他……”陈雨悦已经哭得背了气。

    “小悦,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人,我该死……” 郁洛轩眼泪飚了出来,他心疼得快要死去。

    他悔恨极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理所当然,现在他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吴恩帆曾经对他说过的话。终有一日会后悔的,就是这一刻,他后悔了。

    陈雨悦这口气终于发了出来,可是她无办法控制自己情绪的激动,哭得晕了过去。闭上眼睛那一刻,她心里一直梗着的东西消失了,而且有一天就算被他发现孩子还在,也不会怕被他伤害了,至少他现在是后悔了的。

    她想就这样放下吧,在以后漫长的生命里,她回忆起来,也不会再有恨和痛。只要肚子里的宝宝还在,那就是她今生的唯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