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世间珍宝

    “陈雨悦,开门。”郁洛轩暴戾地拍门声,吓得陈雨悦一跳,连忙从地板上站起来。

    这个瘟神怎么来了?她还打算让自己安静一个晚上,明天再去找他的。没想到他倒是来得快,陈雨悦瘪瘪嘴不屑地想。

    “砰砰砰……”比起向泽林的温柔,他简直就是凶神,看样子就要把这个门给毁了,没人知道他心里这几天憋了多少火。

    “陈雨悦,再不开门,我把它砸了!”

    什么人呀?陈雨悦对天花板翻了翻白眼,决定上楼,听不见心不烦,这么厚的防盗门是他想砸就砸的吗?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相对于向泽林到来的感动,她此刻就是十分窝火。

    “砰砰砰……砰砰……”天啊,他真砸门!陈雨悦才走上楼梯,房子便被震得抖了起来,回头看看那扇门已经摇摇欲坠了。

    “混蛋……”陈雨悦咒骂了一声,看来今晚是不能清净了。算了,反正不差这一晚,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诱惑……

    趁着门还没倒下来,陈雨悦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淡然地走进浴室,哗啦啦的温水流满了浴缸,她丝毫不受外面噪音的打扰,休闲地脱下衣物,躺了下去,温暖舒适的感觉蔓延了四肢,她舒服的嘤了一声。

    “嘭”的一声巨响,厚实的防盗门弹了开来,上门的锁已经完全破坏了。郁洛轩烦躁地推开门,环顾四周,没人?

    不可能,她明明回来了的。

    “陈雨悦,你给我出来。”郁洛轩怒吼,可是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寂静。突然,他竖耳倾听,二楼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流水声,原来你在那里。陈雨悦,我让你再逃!

    可是,一想到她在洗澡,那婀娜多姿的娇躯就出现在他脑海中,让他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喉结,迫不及待地快步冲上楼。

    浴室的门没锁,郁洛轩轻轻一推,湿漉漉的美人儿便出现在他的眼前,灯光下粉嫩的香肩,藏在水中若隐若现的柔软,无一不深深吸引着他的眼球,让郁洛轩忍不住想扑过去,要了她的冲动。

    陈雨悦后知后觉地转身,闪亮的眸子中一阵的迷茫,惊慌地抱着肩藏到了水下面,剩下的一张满是怒火的小脸,喝诉道:“你什么时候来的?给我滚出去。”

    此时的郁洛轩若听她的,那他就是十足的白痴了。抬脚进来,把浴室门反锁,他转身的一刻,嘴角扬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形,好看极了。

    郁洛轩优雅地蹲下去,摸摸她湿润的脸蛋儿,好整似暇地说道:“女人,你在别人家洗澡就算了,还不关门?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呢?”

    “你给我滚出去。”陈雨悦气恼地扇起手中的水和泡沫,毫不留情地直扑郁洛轩精雕细琢地的俊脸。

    说时迟那时快,郁洛轩微微侧头,那些水渣便落在他右肩的西装上,湿了一片。陈雨悦见一击未中,心中怒火越发旺盛,再次扬起手就要泼出第二波水。

    郁洛轩好笑地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低头在她耳边舔了舔,道:“再闹,我在这里就要了你。正好你现在光溜溜的很方便。”

    陈雨悦一个激灵,脸色瞬间赤红,齿贝咬得咯咯作响,“混蛋……”

    郁洛轩不介意地笑了笑,他心情大好呢,才不会和她一般见识,何况她现在这个杏眼瞪圆的样子,十分诱人。

    “起来跟我回家,胆肥了,回去再好好收拾你。”说着就把她从水里捞了出来,随手拿起挂着的浴袍,将她湿漉漉的身子包了起来,严严实实地杠到肩上。

    “放我下来,我哪里都不去。蛮牛,你放我下来。”陈雨悦这才真的开始慌乱了,她后悔极了,刚才应该直接开门的,这一招真是幼稚又丢人极了。

    “哈哈……你倒想得美,好不容易碰到你无力反抗的时候。”郁洛轩开怀大笑,肩上扛着的一个人儿轻若无物,但却让他踏实。若这样放了她,真是对不起这段时间里辛苦的自己。

    “你总得让我收拾一下吧?”下了楼,陈雨悦知道此时和他用强是不行的,只得放下身段和他讲道理。此刻她滴着水珠的长发垂下来,遮住了眼睛,但透过缝隙她不难看到玻璃窗上发射回来的影子,肩上的她狼狈极了。

    “不用,大晚上的没人看你,再说我喜欢你这样。”郁洛轩一口拒绝,脚步一刻都不曾停留,空出的手甩开门,直接把她扔进了门外的车里。

    陈雨悦叹气,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好端端的和人家玩什么诱惑,这根本不是她擅长的,“你把风漾的门弄坏了,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吧,万一东西不见了,我赔不起的。”

    “你再敢惦记别的男人,我现在就把你剥了。”郁洛轩啄了啄她艳红的唇边,邪魅地威胁道。

    陈雨悦此时手脚都和身体被巴掌大小的浴巾包着,像个沙包一样,只需一动,浴巾便会掉下来,尽管此刻咬牙切齿,但是她不敢伸手出来打人。

    可是她也不能轻易就范,扬起冰冷的双眸道:“郁洛轩,你不要欺人太甚,小心一会我杀了你。”

    郁洛轩不甚理会,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这才发动引擎开车。

    扫了一眼她满是怒火的眼睛,郁洛轩握紧方向盘,双眼认真地盯着前方,可是无人忽视他此刻眼底的诚恳,突然,细不可闻的低音传来,“小悦,我错了。”

    陈雨悦诧异的转过头,看着他的侧脸,她一定是听错了。这个人怎么会知错,即使是,也是在演戏吧!这样的虚情假意,他随时可以表演出来呢。

    “郁洛轩,我身上真的还有什么值得你图谋的东西吗?”陈雨悦冷笑着问道。

    郁洛轩转头,漂亮的褐色眸子里装满了她的影子,从没有过的认真和严肃说道:“是啊,想某你的人,某你的心,某你一生一世的伴随,可以吗?”

    “别说是假的我不信,即使是真的,也太迟了。”陈雨悦轻轻地弯了弯嘴角,一脸淡然,仿佛是早已时过境迁的无意。

    郁洛轩再没说话,他只是认真的看着前方,开车。可紧紧邹在一起的鹰眉,让本就深邃的眼睛,越发的深沉了。

    良久,“那就让时间去证明吧。”我不会让你离开的,后面一句,他在心底补充。

    陈雨悦低着头,淡淡的笑意就这样定格在她的唇边。时间?不多了。

    再次回到氓海一族,陈雨悦恍如隔世,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景致,还是那样的人,却再无那时的心境和爱意。

    她任由他抱回房里,任由他帮她擦拭头发,任由他取出为她准备的衣物,细心穿戴,她就像一个木偶娃娃,听话地让他摆布。

    可是,他没有要她,更没有对她用强。刚刚说的惩罚,原来不过是一句玩笑话。

    “你又胖了些,离开我真的这么开心吗?”温柔地帮她拉上裙子的拉链时,竟然显得十分吃力,郁洛轩不满地飞醋。

    可是此刻的她更美,身材丰腴,血色红润,藕色的棉质裙着她白嫩的皮肤,简直就是天女下凡。

    陈雨悦双手习惯性地摸摸微微隆起的肚子,心底嘲笑不已。他若知道这个孩子还在,会怎么样?会不会马上将她送去医院?

    “饿了吗?”郁洛轩从背后环过她,双手覆盖着她的小手,平稳地放在她小腹上,宽厚的手一片暖和,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贪婪地享受这一刻的温馨。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她情意让自己放纵片刻。

    “饿了的话我带你出去吃宵夜。”说着,他放开了手,转身到衣柜了拿出一件长的女装外套,套到她的身上,看样子是新的。他什么时候准备的?

    本来转身想问他,可是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敞开的衣柜内,全身各式各样的女装,春夏秋冬,应有尽有,而且都是合适她的款式和她喜好的颜色。

    心中微微一动,陈雨悦冷声问道:“你买这么多女生的衣服干嘛?”

    郁洛轩摸摸鼻子,急忙解释,“不要多想,这些都是给你买的。你离开后,我再没碰过别的女人。不,应该是从你出现后就再没碰过了。”之前是急着报仇,他分不开心思,之后是面对别的女人他没心情。

    陈雨悦涨红了脸,瘪瘪嘴,讽刺道:“切,糊弄谁呀?李欣童不是女的,还是你未过门的老婆哦,名正言顺的……再说,你碰不碰和我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郁洛轩无辜地眨眨眼,好心情地说道:“我能当你是在吃醋吗?”

    “滚……不要脸。”陈雨悦推开他,想要出去。她实在无办法和这样的人沟通,贱不拉几的,一点脸皮都没有。

    可是,郁洛轩拉紧了她的手,带进了怀中,轻轻地啄了啄她的额头,眼底一片温柔和纵容“不要生气嘛,我以后不说了就是。”说完,温热的唇就含住了她的樱唇,细细地吸着,像是在吻这世间的珍宝。

    陈雨悦的心跳,就这样慢了半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