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介意你全家

    王均为进入郁洛轩的办公室时,他脚下已经踩满了烟蒂,王均为很少见自己如天神似得老板会有这么烦躁的时候。

    “郁董,属下查了,开房的人是风漾的秘书。今天早上11点10分打的电话。”王均为微微弯腰,合上文件夹回报。

    郁洛轩邹了邹眉头,倏然站起来,眼底一片寒光,压着怒火说道:“风漾在里面?”

    王均为缩了缩脖子,强作镇定:“根据走廊的视频显示,先进去的是位夫人,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陈雨悦小姐才进去的,风漾并没有出现,不过他人在一楼贵宾室,似是在等人。”

    “那个女的是谁?”这番话并没有让郁洛轩心中的怒火降下来,相反,他越想越觉得生气。陈雨悦,你真是厉害的,转身就勾搭上别的男人,一个陈子优、一个向泽林还不够?现在又勾搭上风漾?这是要故意气死他么?

    王均为低着头,谨慎地说道:“如果没记错的话,她是王局长的夫人,谢婉莹。”郁董现在非常恼火,他知道,所以他现在连大气也不敢呼出来。

    女人就是麻烦,有个李欣童还不够,现在又来个煞星,他们谁不知道郁董和陈雨悦的事情?只怕今天酒店得鸡飞狗跳了。他们这些员工,可有苦头吃了。

    和谢婉莹道别,开门出来的陈雨悦正好撞见从电梯上走下来的郁洛轩。他依旧一身昂贵的纯手工西装,漂亮的双眸冰冷渗人,只是不经意对上的那刻,陈雨悦平静得再无一丝波动。

    “轩哥哥……”李欣童不知何时收到了风声,从 14号房开门出来,像只美丽的孔雀欢快地蹦到郁洛轩的面前,勾起他的手臂撒娇:“轩哥哥,你终于下来了,人家等了你很久了。”

    郁洛轩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盯着陈雨悦,阴暗地审视着她,仿佛在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陈雨悦,你怎么在这里?”顺着郁洛轩的视线,李欣童错愕片刻,立马想到了什么,尖声道:“就凭你还敢来见我轩哥哥?是想给我们添堵还是怎么的?不知死活。”

    订婚那天,她亲眼看到郁洛轩对陈雨悦的绝情,足以证明他对陈雨悦只是玩玩而已,并没有真心,所以现在她才这么有恃无恐。说到底,在郁洛轩身边各种形形**的女人,都不足为惧,因为只要李家在无人可以威胁到她李欣童的地位。

    要怪就怪她命好,出生在一个有钱有势家族,足以让郁家为之妥协。所以,她李欣童在这个低贱却时刻威胁着她的陈雨悦面前,终于扬眉吐气了。见郁洛轩没反应,便越发娇嗲地贴到他的身上。

    陈雨悦搂着肩冷漠地越过亲昵得让人恶心的两人,缩身钻进了电梯。她现在脑中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消化谢婉莹的话不说,即使无所事事,也没必要理会这些弱智的挑衅,真是莫名其妙。

    谁知郁洛轩反手掰开了将要关上的电梯,沉着脸推开李欣童,不用质疑地命令:“在这里等我。”说完,头也不会地进入电梯,门关上那一刻,温度瞬间降到了零下一度。

    靠着冰冷墙壁的陈雨悦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微微睁开有些疲劳的眼睛扫了一眼,再次闭上,仿佛进来陌生人一样,平静冷淡。

    可是,本就恼怒难平的郁洛轩面对这样的她,却越发怒不可遏,一步跨到她身前,高大的身躯瞬间将娇小的她笼罩在身下,低下头,与他全身的冷气不相符合,他起伏不平的火热气息就喷到了她的脸上,撅起她的下巴冷声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和谁来的?啊?”

    陈雨悦轻飘飘地移开头挣脱了他的手,冷淡地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鄙视地嘟囔了一声:“多管闲事。”

    郁洛轩只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中堵着一口血,不上不下,难受之极,但又不知道怎么去排解。谁见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害怕的,谁敢在他面前这般冷漠仿佛一文不值的?是她,也只有她,这么冷酷无情。

    他情愿她吵吵闹闹和他争辩或者动手动脚打他一顿也好,至少是有情绪的,至少证明她心还是热的,可是现在她就是无心的,比他还残忍。他不要这样!

    “你……”郁洛轩压着她,正想开口说话,但只听到“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层,电梯门紧接着就开了。

    陈雨悦冷笑着推开他,准备出去,但某人更快了一步,霸道地堵着门口,直接按了关门,然后快速按了顶层办公区的按钮,电梯再次听话地上升。

    陈雨悦怒从心来,扬起眉对着那张邪恶的俊脸,厉声问道:“你有完没完呀?吃饱了撑着就去找你未婚妻做运动。尼玛,别在我面前晃荡。”

    看着她白嫩的脸上咬牙切齿的表情,郁洛轩嘴角不由自主地轻扬起来,他心头堵着那口血终于顺了,瞬间换会了以前一副玩世不恭的脸,邪恶地笑了笑,洋装苦恼地道:“我更喜欢和你做运动,怎么办?”

    “有病就去找吴恩帆给你开药。”陈雨悦恨不得撕烂他那张恶心巴拉的嘴,眼看电梯就要到了顶层,她迅速闪身过去守住电梯的按钮。

    “叮”电梯门再次打开,可是陈雨悦死死按住关门见,它却依旧无动于衷,张着血盘大口似乎邀请她进入。

    走到门外的郁洛轩低头一笑,轻飘飘地扔了一句:“不用按了,电梯坏了。”

    “怎么会突然坏了?”他们刚到顶层电梯就坏,鬼才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对着关门按钮狂按不止。

    “这个是我专用的电梯,最近晚上就容易出现毛病,我打电话让工人来修。你要不进来喝杯茶?”郁洛轩一脸恳诚,说得像真的一样。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还能无耻到什么程度,陈雨悦无法,只好走出来,四处看看有没有窗户,爬也要爬下去。

    郁洛轩心里乐开了花,他养的这批人有眼色得很,根本不用他开口,对着摄像头看了一样,电梯就自动坏了,真是深得他的心。

    “不要找了,我这里没窗户的。”又是不知死活的一句话,轻飘飘地传来,让陈雨悦有了杀人的冲动。

    扶着灰色的玻璃,陈雨悦威胁道:“你以为我不敢把这玻璃敲烂吗?”

    郁洛轩上前抓住了她的小手,猛地用力将她整个人都带进怀中,搂着她丰盈的腰上下摩擦着,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态度规劝道:“小悦,别闹了好么,下面有行人,玻璃渣子掉下去会死人的。”

    熟悉的气息,火热的大手让陈雨悦差点失了神,她僵硬地握着拳头,定了定心神,抬起脚用力踹在他的小腿上,趁他“啊”的一声弯腰之际,闪出了他的怀抱,摆出防备的之态,厉声道:“给你一分钟时间,电梯要是还不好,我把你从这里扔出去。我耐心有限,别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

    “悦儿……”郁洛轩抱着腿疼得满脸紫红,妈的蛋,这一脚幸好只是在小腿上,要是踢到了他命根子,那就真的断子绝孙了。

    “别这样叫我,恶心,况且你不配。”陈雨悦厌恶地盯着他,心里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好疼啊……”郁洛轩撒娇,他居然撒娇!!?陈雨悦愣愣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盈盈如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艳红的唇边蠕动,敢怒不敢言,仿佛在乞求她的安慰。

    陈雨悦眼皮一跳,这个妖孽!!留着就是祸害人间。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她移开了眼睛,为什么他可以这么无耻,为什么自己还会因为他的无耻而心动,为什么??

    “你去死吧!”陈雨悦拉着他的领带,真的恨不得杀了他。这样或许才能一了百了,或许这样才能让自己那颗心安宁下来。

    郁洛轩任由她拉着,尽管勒得喉咙发痛,尽管他已经无法呼吸,但他不怕也不在乎。双手搂紧她的要,用力拉进怀中,对着那张倔强的樱唇吻了下去,成功地让陈雨悦松开手。

    深深呼了一口新鲜空气,他低语乞求:“小悦,不要再故意气我了,回到我身边吧。我用最好的补偿你,我们以后还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生好多的宝宝。”

    陈雨悦停止了挣扎,呆呆地任由他抱着,宽厚温暖的怀抱,熟悉醉人的酒香,安稳踏实的话语,如果是真的,多好?

    曾经,她信了,却换来遍体鳞伤,伤疤还没结痂,他再次卷土重来。如果是真的,也好。可是,她能信吗?

    “貌似你未婚妻在下面等你。”陈雨悦勾起他满是胡渣的下巴,扎着她的芊芊玉指,更扎着她脆弱的心。她到底爱这个男人什么呢?这样的无耻,这样的大言不惭,这样的不负责任。

    回到你身边?补偿?真是可笑,在古代大封,她也不屑做人家二房,何况在这个独立又开放的年代?

    “你是介意她吗,悦儿?给我点时间,我可以……”

    陈雨悦勾起了一丝笑容,冰冷如万丈深渊,“不,我是介意你全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