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揭开真相

    晚上8点,海澜大酒店,总统套房 13号。推门进去的陈雨悦,并没有发现郁洛轩此时正在她后面不远处。

    陈雨悦,她怎么会在这里?那个纤细坚韧的身影似乎早已人心人肺,只需一眼,就知道,是她了。

    “查。”郁洛轩给身边的酒店经理扔下一个字,直接进入电梯准备返回办公室。

    “可是……郁董,李小姐在 14号房已等待多时,您是否……”西装革履的酒店经理,,平时教训员工的时候一等一的严肃,此刻却显得十分无措,还有惊恐。

    他名叫王均为,私底下被人称为王黑炭,因为他不但人黑,还整天黑着脸,铁面无私。

    郁洛轩冷冷地一瞥,说道:“多事。说我没空,让她先等着,不愿意等就让她回家。”别以为订了婚,李铁手开了口,他就要见她。

    “是,郁董。”王均为抹了抹冷汗,直接敲开了 14号门。

    顶着李欣童哀怨的目光,他恭敬地鞠了一个躬,说道:“李小姐,郁董目前还在忙,请您稍等片刻。郁董说如果您有事,可以先回去,下次再约。”当然后面一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只是不想自己一会死得太难看。

    李欣童怒从心来,从订婚到现在都差不多两个月了,她连郁洛轩的人影都没见着一次,今天好不容易借自己老爸的光,开口让他抽点时间陪陪她,可是她来这里都等了半天了,他就一个字“忙”。忙忙忙,那以前为什么这么多时间陪别的女人?这怎么叫她不生气,不委屈呢?

    想到这,她再也淡定不了,倏然露出了本性来:“你这个经理怎么当的?让老板这么忙,养你们这帮废物是摆设吗?”

    王均为早有准备,惊恐地往门角躲开,以免误伤。紧接着手忙脚乱地劝道:“李小姐,都是属下的错,属下能力不足,以后必定努力学习,兢兢业业,为郁董分忧。”

    李欣童又怎么会就此罢休呢?居高临下地继续说道:“废物,我让轩哥哥把你们全都炒了,让我爸爸挑些得力的来。”接着,便开始乒呤乓啷地摔东西,仿佛这就是她自己的房间一样,无理取闹。

    王均为心底冷笑不已,换她爸爸的人?真是异想天开,这个想法钥匙给郁董知道了,他肯定不会姑息的,即使是未婚妻又如何。简直不自量力。

    “李小姐,郁董的话已经带到,属下还有事要去忙。等您摔完了,我再让人进来打扫。”王均为谦逊地鞠躬,然后开门离开。

    李欣童气疯了,直接把一个花瓶朝着他的背影扔过去,可是没有打中。眼看这个低贱的工人就要离开,她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李欣童着急得直跺脚:“喂,你敢无视本小姐?你给我回来,带我去找轩哥哥……”

    “李小姐,请稍安勿躁,郁董很快就下来的。”王均为扔下这句话,头也不会得走掉了,他可没有忘记郁洛轩刚刚吩咐的事情,查 13号房,他没时间耽搁。

    13号总统套房,室内布置清雅幽静,不像一个酒店,更像一个闺房。一个装扮高雅的贵妇,正面对着阳台,悠闲又安然地坐在沙发上。陈雨悦推门进来时,她正好也转过了头。

    “果真是你?”陈雨悦不过是略显惊讶,印证了心中所想。正好,省了她去找人的功夫。

    谢婉莹站了起来,优雅地站起,娟秀的芙蓉脸在精致的妆扮下,显得比之前更加年轻美丽,只见她端庄地笑了笑道:“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看来你一早就猜到是我了吧。过来坐,我们好好聊聊。”

    陈雨悦漫步而入,脚步轻快到有些激动,她实在是有太多问题想要弄清楚了。而且她不希望任何的人知道,所以风漾也被她留在了外面等候。

    不过,她现在最想问的是:“玉玺在哪?”感受到心脏不规则的跳动,陈雨悦咬了咬颤抖的嘴唇,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谢婉莹低头,抿嘴轻笑出声:“呵呵,倒是没想到,你一开口就是问这个问题,看来老徐已经把消息都告诉你们了。”

    “难道老徐那份报纸也是您给的?你们认识?他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吗?”陈雨悦惊讶不已,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一连串的问题如鞭炮,噼里啪啦的扔过来。

    谢婉莹依旧微笑着摇摇头,斯条慢理回答:“不是我呀,我也没见过老徐呢。不过我猜他也是得到报纸后才知道玉玺的去向的吧。”

    “那是谁?你们还有同伙?”陈雨悦邹着秀眉,实在不可思议。若她还不是正主,哪还有谁?

    看来郁洛轩得罪的人还真不少,果真是……唉,那样一个阴险狡诈、残忍无心的人,陈雨悦,你到底爱他什么呀?

    “这个暂时无可奉告,时机成熟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了。话说你要见过,应该一开始并不是为了玉玺一事吧?”谢婉莹似乎在故弄玄虚,不愿意多透露一个字。

    “你还没回答我玉玺在哪?”陈雨悦没有忘记她此次穿越时空的任务,相比起找凶手,这个才是重点,因为只有拿到玉玺,她才能回家。

    这个陌生又冰冷的时代,她现在一刻钟都不想多呆。

    谢婉莹突然哑言失笑,好一会才说道:“啧啧,小姑娘你还是太嫩了。这么一块宝贝,先不说拥有它的人,能看到异象,但是这块玉就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你认为我会轻易告诉你它在哪吗?而且还交给你?”

    陈雨悦脸色沉了下来,就知道没有这等好事,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挣扎,尔欺我诈,她又怎么会天真到认为只要找到玉玺,人家便会拱手相让?

    “那你想怎么样?你既然知道拥有玉玺能看到异象一事,想必也知道我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玉玺我是一定要拿回去的,希望你的条件不要太过分,不要逼我用强。”陈雨悦摆明了底线。

    听罢,谢婉莹站起来,到房中央转了一圈,悠然道:“看到这个酒店了吗?金碧辉煌、雄伟气派。知道我为什么把你约来这里吗?因为这是宏兴的产业,我要提醒你还有我自己,这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和对手。我要毁了宏兴,毁了这一切……你必须要帮我。”说道最后,谢婉莹白皙的芙蓉脸近乎扭曲,里面充满了仇恨。

    看来这是深仇大恨,陈雨悦依旧冷淡,并没因为谢婉莹突然变得狰狞而有过多的情绪,搂着肩说道:“这是你的自己的事情,我为何要帮你?况且我不认为我有这么大的能力。”

    她和郁洛轩不过是个人恩怨,没必要波及到他的家人和事业,而且她从来没想过要报复他,报复证明她还在乎,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现在选择放下,拿到玉玺就离开,她不想再拿自己的骨肉去冒险。和风漾合作不过是借机找出凶手是谁而已。

    听了陈雨悦的话,谢婉莹突然不顾形象,放声大笑起来:“哈哈……是吗?如果我告诉你,你想找的凶手,其实就是郁家人呢?你还是认为这件事还和你无关吗?”

    果然,陈雨悦倏然站起,以不可看到的速度飞到谢婉莹眼前,拉住她的衣领,怒吼道:“你什么意思?”

    谢婉莹却毫无惧色,依旧狂笑不止,良久才停下来,说道:“你不是听得很清楚吗?郁洛轩欺骗你伤害你,甚至杀害你的孩子,你都可以选择原谅放手,呵……我可以说你心胸广阔、坚不可摧。但这件事上,别忘了是谁救了你,是谁帮你报了家仇国恨,是谁把你当亲人一样看待……难道因为对方和郁洛轩有关,你就要背信弃义吗?”

    果然是和他有关,怪不得他要决力掩饰,原来是怕她知道后会去伤害他的亲人。郁洛轩,果真是要和你纠缠不清,原来早就注定了的。幸好被你伤过了,要不,让她怎么去接受这样的真相?

    如谢婉莹所说,被害的陈子雾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就是她的再生父母,就是她的长姐亲人。这样的仇恨,不报,她枉为人。

    “告诉我,是谁?郁宏正?还是……徐遇玉!!”陈雨悦猛地抬头,后面一个她用的是肯定语气。感觉,脱口而出。

    谢婉莹满身的恨意瞬间爆发,如在阴间囚困多年的厉鬼,声声沥血:“就是她,这个贱人,她害了多少性命,我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还有郁宏正,我要他断子绝孙。”

    最后,她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搂着陈雨悦的手臂,哀求道:“小悦,你一定要帮我,帮子雾还有其他可怜的孩子报仇……”

    “你……告诉我,与之有关的一切。”她和夫人是什么关系?难道以前就认识了?不是通过玉玺见到异象才知道这件事的吗?陈雨悦迫切地想知道这一切的答案。

    谢婉莹扶着她的手臂,颤颤巍巍地坐到沙发上,开口:“30年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