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心也空了

    深圳的冬天,尽管不是很冷,但晚上七点,足够让天空及时黑暗下来,唤醒熙熙攘攘的夜生活,还有灯火通明、车水马龙的街道。

    已经装满了烟蒂的玻璃烟灰缸里折射出的是郁洛轩等待已久的不耐烦还有少有的不安,他怕她会不来,他更怕有一天,连威胁都不起作用。

    抬手看看表,七点整。耳边微不可闻的落地声,让他内心涌起了一股陌生的喜悦。他知道她还是那么的单纯善良,不忍用别人的安危来冒险。只要她这点不变,就永远也走不出他的手掌心。

    “过来。”头也不回,他沉声地开口,和往常一样的霸道傲慢,不容置疑。郁洛轩知道她此时就在他身后的阳台外面。

    可是,良久,她无动于衷,甚至连呼吸声也几乎不可闻。

    郁洛轩扔下烟头,再次开口:“过来。不要我说第三遍。”他不装逼,真的会死,明明恨不得马上站起身把她抱进怀里,却还是要让她主动过来。

    果然,陈雨悦无办法再不理会,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他面前。

    “坐到这里来。”郁洛轩拍拍大腿,摊开双手,意思很明显,让她坐到他腿上来,他要抱她。

    窗外的夜风撩起了她的长发,淡淡的体香扑面而来,心不由地酥~麻起来,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陈雨悦脸色一暗,双眸凌厉,咬着牙根道:“你不要得寸进尺。”

    听到这,郁洛轩握着拳头,狠了狠心,冷笑道:“哼,你以为换你一夜,就是来陪我瞪眼的吗?你自己很清楚接下来要干什么,伺候我。这些话我不希望再重复第二次。”

    “禽兽,总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陈雨悦痛恨地闭了闭眼睛,将辛酸的眼泪吞回了肚子里,咬紧樱唇,强逼自己坐下去。

    郁洛轩毫不犹豫搂紧她的腰,拽进了怀中,紧得不留一点缝隙,这一刻,他就觉得心突然踏实了,满足地叹了一口气,喃喃道:“那就报应吧!”

    两指无情地夹住她的圆滑的下巴,把她的忿忿不平的脸蛋掰了过来,舔了舔被她咬得出血的樱唇,调戏道:“这么甜美的唇不是用来咬的,是用来吃的。”

    说完,狠狠地吻了下去,霸道地敲开她的齿贝,长驱直入,掠夺那让他思念成狂的柔软,他只想深入再深入,扫荡她的一切,霸占她的全部。

    那熟悉的醉人酒香还有淡淡的烟草味,那邪恶的舌尖,那温润的唇边,那霸道的掠夺,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曾经深入骨髓、痴爱若狂,现在却痛彻心扉、恨意满胸。

    在他再次深入之际,陈雨悦张开锋牙利齿,倾尽所有的恨意,凶狠地咬下去。不想他早有防备,灵活地躲过,依旧磨着她的樱唇,沙哑地说道:“不要再挑战我的极限,若不乖乖听话,你可以离开。只是……”

    后面的话,被陈雨悦主动含进了嘴里,好,那就玩,看谁能笑到最后!

    她的主动让郁洛轩心底窃喜的同时,却更让他无法自拔,小腹上一股火苗直冲而下,彻底唤醒了他早已不安分的火热。他饥渴若狂,双唇移至她雪白敏感的耳垂,亲吻得她全身战栗不已。突然,郁洛轩觉得不对劲:“你的耳钉呢?怎么只有一只??”

    陈雨悦双眸冰冷,回道:“送人了,难道这些也要向你汇报?”

    “送给谁?为什么只送一只?”郁洛轩十分不悦,捏着她的耳垂质问。

    “无可奉告!而且这并不是我今天的服务范围。”

    郁洛轩恼怒地将她抱起,放到床上,扶着她的腰肢,右手隔着纯棉的运动服摸上了她胸前起伏不平的柔软,不耐烦地拉开衣链子,左手已经同时解开了她背后的扣子。陌生的衣物让他很不爽,扯开了还不满足,恨不得将它们全都撕烂毁灭。

    “这些玩意以后不准再穿。”郁洛轩把她剥得一干二净,直接将手中的衣物扔到了垃圾桶,一边搓揉着她,一边闭气命令。

    陈雨悦讥笑不已,放开一排血红牙印的樱唇娇喝道:“哈……我穿什么与你何干?不过是一晚,赶紧弄完,各走各路,相信堂堂郁少,也不至于缺女人到这样的程度。”

    听着她的话,郁洛轩心中不由得一阵抽痛,她明明近在咫尺,可是他却觉得两人相隔千里。可是他不会表现出来,更不想让她知道,既然都到了这个程度,那就让她继续恨吧!迅速抹去他眼底的渴求,更销毁心中那一抹温柔,冷傲阴霾地夹紧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而已,谁给你这个胆在我面前嚣张?有本事你别来呀?”

    “禽兽。”陈雨悦双眼血红,胸前不断起伏,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可是这空气就如冰刀一般,狠狠地削着她的心肺血肉。一个“恨”字根本诠释不了她心中的厌恶和痛楚。

    她永远斗不过他!因为她没有他那样狠毒的心肠。

    “承认吧,你爱我。”郁洛轩看似优雅,实质迫不及待的扯掉身上仅剩的衣物,滚动着喉结,气势汹汹地命令。

    “不,我,恨,你……”仅剩的理智,让陈雨悦把所有的哀怨、所有的痛恨、所有的辛酸苦楚,以这样苍白无力的方式倾诉而出。让郁洛轩都不忍再折磨她,更不愿再折磨自己。

    “那就恨吧!爱也好,恨也罢,你都只能是我的。”郁洛轩痛苦且满足地闭上眼睛,紧紧拥抱着她,仿佛这样才能填补这段时间来的迷茫和无措。一次又一次的释放,一次又一次的苏醒,他时而激烈如猛兽,时而温柔如良人,仿佛精力无限,不知疲惫。

    陈雨悦被折腾得两眼昏花,她恨意满胸,可是她不得不顾及肚子里的孩子。尽管已经三个月,她体型偏瘦,看着只是微微丰腴,胎儿在医院被吴恩帆照顾得也极其稳妥,但过度的动怒和激烈的运动依然让她伤心伤肺,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抗议了。

    “够了,我累,让我休息!”在又一波热潮到来之际,陈雨悦翻过身,将他踢了出去,冰冷决绝好像从来不曾认识过。郁洛轩脸色黯然,想要强硬地威胁她羞辱她,可是现恶毒的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从新开始?

    “过来,不动你了。”我只想抱着你,不过这话没说出口,郁洛轩就主动靠了过去,抱着她的娇躯,明明两人紧贴在一起可是心却离得那么远。

    陈雨悦混混沌沌的,也懒得理会,况且有一个肉垫当枕头,并不是坏事,就任由他搂着,沉沉地进入了睡眠。

    抱着她好像有催眠作用一样,本还精神奕奕的郁洛轩突然就睁不开眼睛了。可是他却生出一丝担忧来,他怕这样睡着了,醒来后就再找不到她。想到这,他竟然将她密不可风的搂紧,强撑着不让自己睡去。

    可是,第二天一早,当他猛地睁开眼,怀抱空了,床也凉了,她走了,毫不留情。

    一晚就真的只是一晚,即使情动如昔、温暖依旧,她也会毫不留情地离开。他迷茫了,心也空了。

    他从来不觉得空空荡荡的屋子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这一刻他无由来的觉得生活开始变得了无生趣,自己变得孤独无措了。突然他想起了这句话来:我捧着你时,你就是美丽的杯子,我放手了,你就是一堆玻璃渣。

    一直以来,这句话都是被他用来形容女人的,尤其是他身边那些形形**的女人,可是这一次,面对陈雨悦,他却觉得这句话十分合适用在此时自己的身上,她捧着你时,你是美丽的杯子,她放手了,你就是一堆破碎的玻璃渣子。

    不,他一定是被她迷惑了,要不怎么突然伤感起来呢?从小到大,他想要的东西,想办到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失败的,这一次也不会,陈雨悦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就算死也要得到她,不管是心或是人。

    陈雨悦天还没亮就已经睁开了眼睛,为了不再和他有正面冲突,她直接点了他的睡穴,再无一点流连,捡起垃圾桶里的衣物,穿戴整齐,就飞身出了氓角一族。

    回到望海花园,她才发现,原来向泽林在这里等了她一夜。

    陈雨悦尴尬地抿着嘴唇,掩饰上面深深的齿印,问道:“泽林,你怎么在这里?”

    “陈雨悦,你答应过我不会再见他的,为什么?难道他对你的伤害还不够吗?你就这么低贱,这么迫不及待要讨好他?”向泽林双眼发红,一夜未眠的他难以掩饰眼底的憔悴。

    陈雨悦一听,僵住了。泪水猛地脱眶而出,悲哀地点点头:“是,我就是低贱,我只是个玩物,不配你们的关心和爱护,你满意了吗?我说过不要再管我,我承受不起。你是聋的吗?”

    【改文了,最近对敏感内容查的比较严,可能要屏蔽一段时间。见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