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换你一夜

    吴恩帆哼哼哈哈地转过脸,期待道:“哈,真想谢我就来点诚意,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这几天他在她面前不知费了多少口舌,可她就是雷打不动吭都不吭一声,也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良心发现。

    “嗯,解药我只能给你一颗,至于配制解药的方子,你自己琢磨研究吧。不过,你决定不能告诉别人。”陈雨悦点点头,从随身携带的瓶子里拿出一颗褐色的药丸,递给他。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吴恩帆确实是一个沉迷医学废寝忘食的人,他正直善良,医者父母心是他的真实写照,多次的帮助让陈雨悦很是感激。加上她本来也只是为了自保,从来没想过要害人性命,告诉他这些解毒方法,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

    吴恩帆双手捧着那颗解药,如获至宝,之前从她手中得到的两颗毒药,一颗已经被他分解研究得七七八八了,而另一颗却在郁洛轩手中,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扔掉,真可惜。

    不过他幸好没有自残,也没有用来喂养别人,扔掉也算万幸了。

    他笑眯眯地拍了一通马屁:“雨悦,你真是太棒了。不过能不能再给我一颗毒药,我怕有些成分还是没有辨别出来。”

    “你之前不是拿了两……”陈雨悦想起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另一颗应该给郁洛轩骗去了,当时还用来威胁她,要不然那一晚自己也不会**于他。果然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吴恩帆自知理亏,讪讪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再问。

    算了,反正那个人已经和她无关,何必多想自添烦恼。陈雨悦从另一个瓶子里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道:“拿去吧,只是这东西在你医学上说应该属于禁药,希望敬业的你不要再随意给别人。”

    “保证不会的。那我不送你们了,我去实验室。”吴恩帆乐不思蜀,捧着两颗药丸屁颠屁颠地走了。走廊外面的护士小西简直不敢相信历来风度翩翩的院长会露出这样痴狂的表情。

    而向泽林自始至终站在门口,安静又温柔地盯着陈雨悦看,仿佛怎么也看不够。就几天,她气色好多了,略显丰腴的身影,出尘脱俗之余更添了几分静婉沉稳之气,让人移不开眼睛。

    陈雨悦伸手在他眼前招招手,说道:“泽林,我们走吧。”

    “好,我们去吃火锅?”他试图伸手搂着她的腰,小心翼翼到有些卑微,只是怕让她感到不自然。

    “好啊,好啊……”陈雨悦兴奋地点头,她自然是察觉到腰间的温暖,而她只是洋装若无其事地转身到向泽林的前面,倒着走,顺便表达她此刻的期待:“我早就想尝尝了,夫人说那味道超级棒……”

    突然,她只看到向泽林表情一僵,慌乱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可是还没来得及她的背后就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胸膛。

    “啊……对不起……”陈雨悦惊慌地想要弹跳而起,一边还急忙道歉,却没想到被背后那人紧紧地扣住了腰肢。熟悉又陌生的薄荷香气混着淡淡的烟草味钻进她的鼻孔,让她不由地僵住了。

    “聊什么这么开心,都没看路。”郁洛轩低头咬了咬她雪白的耳垂,一阵热气呵进她的粉脖,灼伤了她刚砌起的防护墙。

    陈雨悦怒火燃烧起来,她压制不住心头传来的阵阵抽搐,激动地挣扎,怒吼道:“放开我,放开……”

    向泽林脸色巨变,惊慌地说道:“小悦,冷静冷静,乖,没事的,忘了医生和你说的话吗?不能激动。”直到陈雨悦慢慢地放松下来,他才抬头对郁洛轩说道:“郁董,你还是放开小悦吧,她不能再受刺激。”

    看到因为向泽林一句话就温顺下来陈雨悦,郁洛轩本就妒火难平了,现在听到向泽林的话,更是火冒三丈,扬起眉傲气地回道:“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我就是要带她走。”

    说着就半蹲下去,一手紧紧攫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勾起她的膝盖,就这样在医院门口把陈雨悦横着抱了起来。

    陈雨悦只觉得天旋地转,失重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拽紧他的领带,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疯子,放我下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郁洛轩越发用力,几乎要把她捏成一团,任由她挣扎,死活不放手,但被她拉着领带,呼吸困难让他不能不开口:“你对我什么时候客气过?要打就动手,不要拉领带呀,我都要窒息了,谋杀亲夫,一会警察会来抓你哦。”

    “郁洛轩,你这个疯子,放开我。”陈雨悦早已气红了眼睛,可是手脚都被他死死扣住,除了拽住他领带的手指能出点力,她身上的力气根本发挥不出来,死活挣不开他的囚禁,她都不知道男人疯狂起来,像一头蛮牛一样的。

    向泽林目瞪口呆,直到郁洛轩抱着陈雨悦走到了车前,眼看就要上了车,他才反应过来,拼命赶过去。

    “郁董,请你放开她。”向泽林及时抓住了郁洛轩的肩膀,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本就吃力的郁洛轩无法动弹,语气更是从没有过的坚定和强硬,彻底摆明他要竞争的态度。

    郁洛轩扭头,戏谑道:“凭什么?和我抢?”

    “就凭她现在根本不愿意见到你。”向泽林毫不留情说出了郁洛轩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作为宏兴集团的董事长,郁家继承人,全深圳最年轻最有实力的商人,即使他对每一件事都自信满满、胜券在握,可是他也不能否认,陈雨悦此刻非常痛恨他。

    “那又如何?我要她就够了。”只要他想要,他就一定要得到,即使不择手段。

    向泽林脸色黯然,可是他抓住郁洛轩肩上的手越发用力。

    本来安静下来的陈雨悦,听到这句话,突然嘲笑不已:“哈……郁洛轩,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笑话。既然都报了仇,我也给你弄得半死不活,你不应该拍手称快,好好庆祝一番,却来着纠缠不清,是没玩够,还是说你良心发现了,假惺惺想回来补偿?如果没玩够,那行,本姑娘陪你玩到底。不过如果你假惺惺的想回来洒两滴泪,表达你的善良胸怀,那现在我领略到了也表示十分感动,你可以走了。”

    郁洛轩垂下头看着她,眼底一片温情,但却多了几分苦恼和受伤,他若有所思邹邹眉,说道:“为什么不可以有另外一种可能?”

    陈雨悦讥讽地道:“什么可能?难道说你不但良心发现,还发觉自己离不开我,想要我回到你身边,为你生儿育女共度余生?”

    “不可以吗?”郁洛轩自然看出她的讽刺,可是他没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陈雨悦终于找到缝隙,趁他沉思之际从他怀里挣开,扶着向泽林的手臂跳了下来,耸耸肩说道:“你真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话不投机半句多。泽林,我们走。”

    牵起向泽林的手,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陈雨悦,陈雨悦……”对着她的背影连吼了两声,连路人都纷纷侧目,可是她却再也没有回头。

    怎么可以这样?明明之前还痛苦得要死,她怎么可以说不爱就不爱,说不在乎就不在乎呢?他气愤极了,心头更是苦闷难忍,可是他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反驳她留住她,似乎所有的语言此刻都显得十分苍白无力,因为说什么她也不会信,不会再相信他。

    既然这样,好吧,那就当他想玩好了。不是说他想玩,就陪他玩到底吗?如果这样可以留住她,即使只剩下仇恨也好,至少那样她会时时刻刻记着念着,不会像现在那样无所谓。

    想到这,他飞快冲上前去,赶在陈雨悦上车之际,迅速拽住了她的手,猛地用力拉进怀中。

    “你有完没完?”陈雨悦被撞地满头星星,愤怒地举起拳头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这一拳她用了内力再加上她本身的怒火,力量绝对不是普通女孩子的粉拳能比的,这真能让郁洛轩痛得想吐血。

    可是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来,脸上除出了愤怒,又恢复了往常的邪恶和阴戾,抓住她再次举起来的拳头,伏在她耳边沉声道:“不是说要陪我玩到底吗?今晚,就今晚吧,用方蕙华的一条腿换你一夜,怎么样?”

    “王八蛋,禽兽,你就真的不怕报应吗?”陈雨悦眼底一片血红,牵动了全身的内力,举起手掌就想一掌拍死他,甚至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

    郁洛轩不闪也不躲,他不是感受不到她的愤怒和力量,可是他指着自己的脑袋,邪魅地说道:“打呀,从这打。”

    打下去,或者心就没这么痛了吧?他有一瞬间,他脑袋里居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他是有多痛了呢?

    可是陈雨悦不敢,因为她知道他若死在自己的手中,陈子优一家都会遭殃,她恨,可是她不能。在向泽林赶上来阻止之前,她就已经无力地放下了手。

    “今晚七点,我在家等你。”郁洛轩动情地舔了舔她的耳垂,喃喃自语似得说完,果断地放开她的腰。这个“家”是哪,陈雨悦很清楚。

    【看到别人的成绩这么好,我挺失落的。已经第二本书了,这本尤其认真,可是到现在还上不了无线,留言啥的也没有,订阅包月也不多,好伤心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