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心烦意乱

    “我为什么要内疚?我又没有错。她开始伤害了我,我现在也报复了她,这件事过去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理解我?”郁洛轩抓狂地挠挠头,要是别人他不屑去解释,但是现在责怪他的人竟然是他最信任的兄弟,让他很难接受。

    “我晕死,原来你还一直以为欺骗人家感情,毁了自己的未成形的孩子,是对的?我是不是要给你发个表彰?”吴恩帆拍拍额头,怒极反笑。

    郁洛轩被问得脸色铁青,愣是和吴恩帆执拗起来:“这根本就是两码事好吗?那她给我下毒药威胁我就正确了吗?我不过是惩罚一下……”

    “可是人家最后不是给你解药了吗?而且威胁你什么了,就在你那里住几天,一个女孩子为了自己的安全,她这样的做法虽说极端但也情有可原,可是你呢?你害的是生命,一条生命。算了,我和你说不通。”吴恩帆把病历摔在桌子上,这是第一次他在医院发这么大的火。

    郁洛轩揪着吴恩帆的衣领,讥讽不已:“呵呵,恩帆,你也被她迷住了?”他觉得妒火填胸,她怎么到处勾三搭四,为什么他身边的每一个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额……洛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今晚真不该告诉你她的情况,你回去好好休息。”吴恩帆决定举手投降,开口赶人。

    “嘭……”不用说,这是郁洛轩摔门而出的声音。他烦透了,直接把车开到酒吧,喝了一夜,可是他依然清醒地记得吴恩帆的每一句话。从一开始觉得耻辱、气愤、怨恨到后面的沮丧、怀疑、困顿、迷茫……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自己了?难道他真的错了吗?直至天边微亮,他才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没想到还有更大的糟心事等着他。

    “轩儿,你到底怎么回事,现在才回来?”徐遇玉沉着脸在客厅等着他,现在才早上5点,显然她一夜未眠。

    郁洛轩不耐烦地拉下领带,迷离的眼睛随意扫了徐遇玉一眼,醉醺醺地说道:“妈,我好累,要睡觉。有什么事过后再说。”

    徐遇玉怒目圆睁,走过去拉着这个颠三倒四的儿子,责怪道:“妈妈等了你一夜,你就这个态度,啊?我问你,你舅舅是怎么回事?”后面一句,徐遇玉显然压低了声音。

    “舅舅怎么回事你去问他,问我干嘛?”一说徐遇强,郁洛轩不耐烦地挣开她的手,语气少了往常的尊敬。

    徐遇玉脸色黑了下来,拽着他骂道:“臭小子,他是你舅舅,怎么可以这么对他呢?快去给他道个歉。妈妈就当你是年轻气盛,一时冲动。”

    郁洛轩睁开迷离的眼睛,冷光闪动,哪里还有一点醉意,淡漠地拉开徐遇玉的手,沉声道:“妈,你在家做你的阔太太就够了,外面的事你少理,特别是这件事,舅舅做了什么你很清楚,到时候别怪我不孝,闹到我爸那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