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那是生命

    想到这,陈雨悦停止了挣扎,用力咬破了樱唇,才不至于失常,只是凄然地笑了笑,对清洁工说道:“阿姨,一个亲手杀死自己未成形的骨肉的男人,真的值得原谅?那是不是说明我的孩儿该死?”

    虽然孩子现在还安然无恙在她肚子里,但是在她心中,这个孩子已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杀过一次,侥幸获生,不过是因遇到了好心人。这改变不了他是杀人凶手的事实。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清洁阿姨推着车,叹着气慢腾腾走远了,她不过是一个路人,管不来这些是非纷争。

    郁洛轩僵住了,因为这句“是不是说明我的孩儿该死?”像一个铁锤重重撞击到他的胸口,他以为那不过是一团血水,虽然知道流产那一刻,难免有些失落和内疚,但也从来没真正放过在心上,因为孩子,他想有随时可以有。

    可是现在,他却无话可说,因为陈雨悦的话让他醒悟过来,那是一条生命,是有呼吸有血肉,还没开始绽放的生命,而且这个生命是从身上掉下去的结晶。

    本该是美好的、鲜艳的生命,却被他用来当报仇的工具,当表演作秀的筹码,从来没有过的这一刻,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自责。第一次,他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

    趁着他陷进沉思之际,陈雨悦挣开了他的囚禁,转身闪进了花木扶疏的公园,一眨眼功夫,便消失不见了。

    至始至终除了和清洁工人说了一番话,在他面前连哼都不曾哼一生,等郁洛轩反应过来,她早已不知身在何处,原来真的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便是形同陌路了。

    那是不是算了?反正不缺女人,随便招招手就有一大群,同样的错误不要再犯就好了,不是吗?先不说这枚刺在她心中有可能永远无法拔出,即使真的能除去,也要他低声下气认错吧,那样的事,他会做吗?

    答案是,不会,他从来不是做这样愚蠢的事。

    整了整身上的衣物,帅气的套上西装把那个水渣印遮掩了起来。可是,怎么也掩盖不了那股浓郁的奶香味,只是单纯的呼吸,便让他轻而易举地便想起那个消纵即逝的孩子。

    仿佛心中缺失了一样极其重要的东西,他在想要怎么去填补这样让他措手不及的空虚感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徐遇强,这让他越发的烦躁起来,任由它震动了很久,才决定接。

    “喂,洛轩呀,第二天了哦,明天最后期限,怎么还不准备带她过来给我见见?”

    就知道是为了这个,郁洛轩有些不耐烦了,特别想甩他几句。可是他知道徐遇强的性格,若见不到人,绝对有可能不知不觉毁了陈雨悦,或者连后悔的机会都不会给他。

    规矩就是规矩,何况她只是一个在郁家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甚至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一想到哪张清丽的脸会消失,郁洛轩心中就莫名地梗慌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