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有惊无险

    “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子优哥他们,可以吗?”虽然明知这件事很难掩盖,但她善良如她,还是不想这些真正对她好的人担心。

    “唉,难了。”

    估摸着时间,陈子优和他哥也快赶到了。那种场合,到处是蠢蠢欲动的媒体,搞这么大的动静,不上头条,很难。

    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阻止得了,除非那个人出手,可是那个人好像没这个必要,因为这本就是一场秀,做给未来岳父看的,顺便报复一下这个傻不拉几的女人只是而已。

    他最恨的就是这个,但他更恨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是她送上门的,他没有理由责怪那个人。

    果然,话刚落下,陈子优就风风火火冲了进来,走到陈雨悦的病床上,担心地怒吼:“小悦,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王八蛋,我去找他算账。”

    “子优哥,我没事了,子优哥,不要去,求你……”陈雨悦拉紧他青筋暴跳的手,几乎用尽全身力气,也拽不住他。

    向泽林把丧失理智的陈子优压到墙根上,恨铁不成钢说道:“陈子优,你给我冷静点,小悦受的侮辱还不够吗?好不容易让她想开点,你又要煽风点火,没完没了是吧?以你现在这样,根本近不了他身边。”

    “放开我,我要跟他拼了。”陈子优像头倔牛似得挣扎,到最后他实在拗不过向泽林,竟然像个孩子一样蹲下去抱头痛哭起来:“他怎么能欺负我的小悦,我们全家都把她当宝贝来宠爱,怎么宠都觉得不够,他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怎么可以呀?”

    闻言,已经赤脚走下床的陈雨悦,突然放声大哭,泪水滚滚而下,哭得几乎背不过气来。她造得什么孽呀,这些疼她爱他,视她如生命的家人,她都给他们做了什么呀?

    为她费尽心思,为她担惊受怕,为她受尽委屈,最后还因她受到生命威胁,她就是个灾害,她恨不得给自己几刀,来为自己赎罪。

    天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让她死去算了?

    “靠,你干嘛呀?医生说不准下地的,你聋了吗?”向泽林气疯了,扔开陈子优过来接住了全身冰冷的她,稳稳地放回病床,可是他止不住她凶猛的泪水。

    看着她哭得几乎背了过去,得不到新鲜空气的脸色苍白如纸,向泽林心中一惊,迅速伸手帮她拍着背,一边对陈子优吼道:“陈子优够了,你快去叫医生过来,小悦她现在很危险。快去。”

    陈子优一听,吓呆了,甩开手,连滚带爬冲出去,慌张叫着:“医生,快来,病人有危险……”

    最后,吴恩帆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不得已给陈雨悦打了微量的镇静剂,才让她情绪稳定下来,沉沉地睡去。

    “总算有惊无险,下次再这样,华佗再世恐怕都无能为力了。今晚你们都回去吧,我守着。免得她先醒来见到你们又激动。”吴恩帆语气中满是责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