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半路晕倒

    陈雨悦默默记下,笑着道:“好的,没问题,子优哥呢?”

    “你随意给我点,我不挑,钱包拿去。”陈子优拿出自己的钱包递过去,语气中尽是宠爱,这几天没有郁洛轩的骚扰,他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陈雨悦欣喜地接过钱包,从中抽了好几张红牛,就像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在她心中,她是真把陈子优当亲人,当哥哥了,因而拿他的钱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客套就显得矫情了。

    甩甩手中的钱,陈雨悦才得意洋洋地转头问向泽林:“你呢?”

    向泽林本是一直盯着她的背影失神,直到她转身,才装模作样看手中的资料,若无其事的抬头:“我么?和我哥一样。”其实他都忘了向泽森刚才点的是什么。

    “嗯,那我下去了。”陈雨悦迎着午后的阳光,脚步轻盈。

    街道很冷清,这个时间点的深圳,大多数的人都坐在办公室里面吹着空调,忙碌不止,当然也有小部分跑腿的新人被派出来买下午茶的,手上大包小包,形色匆匆,满脸抱怨。

    而家庭富有些的,只怕也都坐着豪车,到处兜风,像她这样如庭院散步般休闲的,还真是个异类。加上她一副姣好的面容,与世无争的脱俗,很容易招惹嫉妒。

    果然,一辆公交车从身边呼啸而过,颤颤巍巍的踉跄几下,在高低不平的公交车牌下停下来,好像特意不让她好过,一阵恶臭的汽车尾气对着她喷了一个满脸。

    “呕……”??陈雨悦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一股酸水涌出来,她急忙扶着旁边的栏杆稀里哗啦的吐起来。

    不知吐了多久,直至连黄疸水都不剩半点,陈雨悦才虚脱地站起来,她此刻脸色苍白如纸,看着周围的景物像是水中的倒影一样,怎么看都是歪的。

    天啊,她到底生了什么病?郁洛轩不是说没事的吗?为什么这两天还是各种想吐?好晕哦,为什么现在连东西都看不清楚了?

    “小姐,小姐?你怎么啦?”?陈雨悦突然发现自己身前站了一个男子,可是她看不清楚他是谁,她好晕,目光所到之处一片黑影,连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好难受……”陈雨悦再也承受不住,扶着哪个男子的手臂倒了下去。

    陈雨悦出去很久了,向泽林抬手看看表,已经两个小时。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不是怕她遇到了什么意外,而是怕她去找郁洛轩。

    那人现在在筹备订婚事宜,她此时去找他,除了伤心,没别的。

    “你干嘛,泽林?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烦。”向泽森不客气得白了他一眼,真不明白这个素来山崩地塌都不变色的弟弟,今天为何如此烦躁。

    “哥,你不饿吗?天都黑了,都晚饭了,还下午茶。”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在担心陈雨悦。

    话刚说完,桌子上一台孤单的手机便振动起来,接着便是陈子优的抱怨声:“这个迷糊蛋,又忘了带手机,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适应现代人的生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