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不自量力

    陈子优一怔,自觉地从窗台跳下去,看着那个资料包低声坦诚道:“怕,我怕知道真相……”

    “哦,我以为你……”

    “小悦,准备好了吗?”陈子优抬头双眸灼灼盯着她。

    “准备什么?”陈雨悦拧眉,不明所以。

    陈子优深呼吸,道:“我拆了。”

    陈雨悦焕然大悟,拍拍他的手,鼓励道:“嗯,别怕,我在。而且,夫人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光线充足的书房内,每一个角落都光明得没有一丝秘密,当然包括完全暴露出来的资料包内的文字还有照片。

    夜,沉静得可怕。两人慢慢翻阅,没有放过其中的一字一句,直至把所有的内容都熟记于心,两人才瘫软在地,微微苍白的脸色不难看出此刻他们心中的惊恐。

    照片上清清楚楚显示出当时唐人文化街的情景,扔石头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男人,这个角度看不清楚五官,但显然是被雇的黑社会杀手。

    何况,里面还有一份他身份的介绍呢。但是,这个雇主是谁,那个人显然不想这么轻易告诉他们 ,或者连他也不知道。

    再说从海澜被赶出来的李欣童,此时顶着一张红肿的脸,哭得梨花带雨,伤心欲绝。

    除了被一个她认为十分低贱的女人打和羞辱,让她恨之入骨之外,更让她伤心痛苦和不甘的,是被打断的她和郁洛轩之间的好事。

    眼看就要成功了,眼看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都是那个贱货突然出现,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

    早知如此,那天就不该这么仁慈只是剥光她的衣服,而是应该让她尝尝被男人摆~弄滋味。哼……

    李欣童紧紧揉碎了手中的纸巾,双眸满是毒恨,红肿的脸蛋更是狰狞恐怖,让人不由得阵阵恶寒。

    “童童,你怎么啦?谁欺负你了?”李建峰刚从夜总会回来,满身酒气,迷离的醉意掩去了眼底那股阴唳和厌恶。

    李欣童捏着鼻子,一脸的嫌弃道:“大哥,你怎么又喝成这样,别靠近我,臭死了。”

    “童童,你下个月就要订亲了,很快就要嫁人了,呃……这样对大哥,大哥会伤心的。一伤心嫁妆就会给少了,你可不要发脾气哦。呃……”李建峰颠三倒四的打着酒嗝。

    “哼,谁稀罕你的嫁妆了,爸爸和二哥给的我都要不完,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和大妈吧。再说轩哥哥会介意我这点嫁妆吗?切……不自量力。”李欣童嫌弃的甩甩鼻子转身上了楼。

    要说以前,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大哥她还得顺着,做个乖乖妹子讨好他,因为保不住哪天他就当了李氏集团的继承人,他们这些异母弟弟妹妹,可能连羹都没捞着。

    哼,不过,现在她可不怕了。因为她要和郁家联姻,爸爸明显也看好了二哥,让他进接手业务,以不可阻挡的势头渗入了集团内部,短短几个月便拿下了几个大项目。

    而她这个大哥?只有落魄到夜夜笙歌,泡夜总会的地步了。她干嘛还要像以前一样讨好他?

    嫁妆?到时还不知道谁补贴谁呢。李欣童扭着身姿,一脸鄙视的上了楼。

    李建峰扶着沙发的手青筋暴跳,发白的关节分明,而另一只手更是紧紧握着,四个手指狠狠地插进掌心里。

    扬起的眉眼没有半点醉意,盯着李欣童的背影,阴暗狠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