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想要更多

    一连好几天,陈雨悦都准时到向泽森处报到,她向他讲述陈子雾在大封皇朝的一切,当然他也把这些年来的研究和想法透露了出来。

    原来他一直在寻找穿越的方法,因而他一直未曾挺过雕刻另一块一模一样的祖母如意,其实不止是习惯,而是妄想通过这样的方法,唤起磁场的震动,带他穿越。

    “你没必要这样,有些东西只是偶然,不应该倾尽你的一生,花费你所有的时间,还有她……其实,她过得很好,现在那里才是她的家,她的牵挂。”陈雨悦不赞同的摇摇头。

    向泽森低着头沉默,这些年同样的话,太多人和他说过了,他都懂。但是心中就是有一道疤,怎么也愈合不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深刻。到这一刻,他才明白,或者他不过是想再见她一面而已。

    “我只是想再见她一面而已,正好你的到来,就让我实现这个愿望吧。”向泽森闭着眼睛,声音有些沙哑。

    陈雨悦呶呶嘴,无奈的点点头,道:“到时候我安排吧,不过只能看一眼,就像你之前见过的那样。”

    “不早了,今天小优不在,你早些回去吧。”向泽森低头把自己隐藏在昏暗的角落里,只看到他手中的香烟上的点点星光和袅袅烟雾,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答应了。

    陈雨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明天早点过来,带你去一个地方,或许会找到什么线索。”

    陈雨悦只是一怔,低声“嗯”了一下,转眼便消失在外面的巷子尽头。

    由于陈子优要上课,这些日子来她几乎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此时地铁站已经开始播报最后一班列车的消息,陈雨悦一个快步,熟门熟路的上了地铁,车厢里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看着两边的景物而过,一头凌乱的思绪也仿佛跟着漂浮起来,怎么也理不清楚。

    他怎么样了?会不会发怒,会不会个小孩子一样耍脾气?

    只要一想到那天晚上的情形,她便脸红耳赤,羞赧难当,叫她如何敢再面对他呢?

    不,不能再想了,若再这么放任自己,以后的离开只会更痛苦。陈雨悦狠狠的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下来,快步下了地铁。

    这交通工具真是好东西,其速度,自己的轻功都无法比拟。从地铁站到望海花园别墅还有一段距离,陈雨悦也不急,她不紧不慢的走着,顺便享受一下这爽朗的夜风。

    却不想,就在转弯之际,她被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浓郁的香烟味混着淡淡的酒香,铺天盖地的填满了她的鼻腔,熟悉的触觉扰乱了她的冷静。本能的挣扎,却换来更加紧着激烈的束缚,有力的双臂几乎攫得她透不过气来。

    “还想躲我到什么时候?小没良心的。”郁洛轩低沉的嗓音在陈雨悦耳边响起,热腾腾的气息吹拂着她,仿佛下一刻就要将她燃烧起来。

    “你……”陈雨悦被他推到了墙角下,刚想开口,樱唇就被凶狠的咬了下去,他一刻都等不得了,此刻只想好好的惩罚她,把堵在心口的那一口恶气,全部倾尽出来。

    用力的撬开她的齿贝,柔软的舌尖邪恶的攻占了她的每一块领地。残酷、凶狠、激烈,仿佛要将她揉碎,生剥活吞一般,却怎么也填补不够心中那股疯狂的渴求。

    一阵疼痛传来,陈雨悦似乎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但此时从她心底泛起的更多的是喜悦,还有无穷无尽的满足。他近似疯狂的索求,让她明白,原来思念的人不止自己一个。

    “不,不要,这是在外面……”郁洛轩不知何时已经放开她的樱唇,一路直下,移至白皙如玉的颈脖,火热的双手已经开始解开她白净的衣领。

    陈雨悦连忙捂住衣领,惊恐的推开他。

    郁洛轩恼怒的拉开她的手,紧紧的攫到了背后,连拖带抱,打开车门,把她塞进去。此时让他停止,是不可能的,他只想要更多,更激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