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心在叫嚣

    “那是你活该,不自量力,勾三搭四,你就该为自己的贱付出代价。”李欣童嘶吼道。

    杨紫落无人看见的眼底一闪而过的得逞,只是瞬间便换了满脸悲戚道:“是,这都是我活该,这次来不过是取回一些私人物品,办退卡而已,李大小姐何必再为难?再者,你应该知道你的敌人已经不是我了。想想‘雨中漫步’的主人,想想最不想郁李两家联姻的人,想想又是谁最不希望你和郁少结婚。”

    李欣童一怔,若有所思的松开手,她不是白痴,相反多年的留学经历,高文凭高学历的她,智商绝对比一般人要高。

    她知道杨紫落的意思,三个人,前两个她都晓得,可是最后一个,说的是谁?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为这我已经输得一无所有了,请李大小姐别再为难了吧。”杨紫落一脸感慨,仿佛经历千万的哀痛,饱受无尽的沧桑。

    “哼,放她出去。”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还是要顾及形象的,李欣童转身躺回按摩床,连看都不看杨紫落一眼。

    实际上她此时心中波涛汹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她不知道杨紫落此番话是有心还是无意,但确确实实是切中了她的要害,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为什么一场本该幸福的婚姻,本该是每一个女孩子最向往的生活,却要面对如此多的磨难?

    不,从这一刻起,她李欣童不应该再听之任之,无所作为了。这个男人必须要去争取,他只能属于自己的。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听过这样一句话,女人恐怖起来是无药可救的。

    而这时的杨紫落早已头也不回的走出那个糜烂的玉芙蓉名媛会所,她也许再也不会踏进这里一步了。轻轻的抹掉嘴角上的血迹,戴上墨镜,迎着午后懒散的太阳,她第一次觉得这么满足,这么潇洒。

    尽管被打的是自己,但她知道,这场战,她赢了,接下来她只须等待即可。再次捏紧手中那张无比神圣的工牌,杨紫落还是觉得无限的失落,轩,到底什么样的女孩才能入你的眼?

    再说郁洛轩,这些天也没一刻闲着,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消失多日,刚从云南回来还风尘仆仆的林舒浩。

    出差一个星期,他几乎跑遍了整个云南,甚至缅甸边境,所得到的结果令他这张多年未曾松动的僵尸脸,也出现了一丝裂缝,从一开始陈雨悦的事情便是他一手参与的,他最清楚其中的一切,可是此刻……

    “郁总,我都查过了,没有这个人。”林舒浩迫不及待的拿出文件,他翻遍了整个瑞丽人口的资料,并没有找到那个女孩儿,照片也对不上。

    郁洛轩俊脸一瞬间的错愕,拧着眉头打开文件夹,一边翻一边听着林舒浩的话:“这是陈子雾师父详细的资料,他只要一个儿子,并没有女儿,而且十年前,也就是陈子雾发生意外不久,他儿子,有一次在缅甸遭受暴乱抢劫,不幸失踪了,至今没任何消息。可能因为刚丧失爱徒,又丢儿子,过了不久,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傅因郁郁寡欢也去世了。”

    “什么?没有女儿?”郁洛轩迷人的眼眸瞪得极大,不敢置信的问道。

    这件事真的有些出乎意料,太奇怪了,他突然觉得头脑短了,理不出任何的头绪。就算两家多年未曾有联系,外貌可以变,姓名可以改,唯独这也性别无从解释。

    “不过听当地村民说,那个男孩儿长得比较娟秀瘦弱,小时候被当成女孩子养,会容易养活,所以他一直是以女孩子的形象出现,你说会不会……?”

    “不可能,你想多了。”郁洛轩瞥了他一眼,压制住想揍人的冲动。

    林舒浩尴尬的挠挠头,但想起之前陈雨悦坐他车上那股强大的气势,说是男扮女的一点不为过,就是那样貌实在太女性化了点。不过,郁总和她住了这么久,说不定都已经那个,啥了,他说是女的那肯定没错的。

    林舒浩内心仍然十分纠结,但看郁洛轩一手扶额,紧闭着眼睛,知道他必定在思考,便也不再吭声。

    “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吧。”郁洛轩摆摆手,让林舒浩先下去。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细细的回忆这段时间来经历的一切,当然也包括和陈雨悦相处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每一个神态和动作,怪异的地方太多,他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可是,他打死也不会想到陈雨悦她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上的人。

    此时显得有些诡异的沉静,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霸道的侵占了他的思想,腐蚀着他的心智。现在他只知道脑袋里有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他迫切的想见到她,那个神秘又诱人的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