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早已习惯

    “嗯,小悦告诉你我是教授吗?”人家都说路边喝啤酒的是**丝,但陈子优却喝出一股高雅的贵气来。

    “不是,我早知道你了,只是没有交集而已。我是向泽林,目前是宏兴副总。”举起酒杯,向泽林率先干了一杯。

    “早认识我了?为什么?”陈子优自然不认为自己有那样人人都认识的知名度。

    “因为一个人,他知道著名玉雕师的一切,我不过耳濡目染了解一些,你当然是其中一个。”向泽林说的随意。

    陈子优一怔,心中有一股狂喜将要翻滚而出,但他面上不动声色,顺着他的意思问道:“我姐姐?呵,最近好多人很多事都和我姐有关,你有什么话直说。”

    “雨悦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竹叶耳钉?别人会认错,但我不会,那双不是仿制品,是真品。”向泽

    林紧紧盯着他,不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陈子优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靠着椅背,喝了一口冰啤酒,缓解心中的激动,慢腾腾道:“我姐的竹叶耳钉在你手上?”

    “呵呵,怎么可能。”向泽林笑出声,栗色的卷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异常妖艳。

    “带我去见他,我告诉你雨悦的身份。”当然这个“身份”是姐姐的小师妹,而不是穿越者。

    两个男人都不是好相与的,慢悠悠的谈话,却处处是陷阱。

    “能说为什么要见他吗?”

    “关于我姐的一切,我都想知道,必须知道。”陈子优说得真诚,仿佛真的没什么目的。

    向泽林拧眉,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他比较怪异,我先问问他,愿意的话,我再call你。”

    两人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彼此心照不宣的离开。

    昏暗的街道,弱弱的灯光,自摊边铺子发出来,打磨机还在“哒哒哒”的声音,不算动听,但在向泽林心里却是如一曲美妙的音乐,能让他温暖,安心。

    “哥……还没休息嘛?”保时捷被他停在了很远的路边,从阴暗的小街穿过,步行了一段距离。

    只见暗黄色的灯光下,一个架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正在打磨手中的玉石。听到叫声,冷淡的抬头,一脸的胡渣极为邋遢,但欣长的身影、深沉的眼神,教人不敢轻易小瞧。

    “来了?”见是向泽林,他温和的笑了笑,摘下眼镜,用黑乎乎的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细汗。

    向泽林走进,修长的手指自杂乱的桌上捻起那块半成品玉佩,叹了口气:“哥,你都不知雕了过少块了,还不满意吗?为何要如此执着?”

    “不知道,并不是不满意,而是有些东西早已成为习惯,你不会明白的,别问了。”他毫不在意的捞起早已褶皱不堪的衣袖,蹲在门口,眯起墨色的双眼,点了一根烟,袅袅抽着。

    昏暗的灯光下,他全身上下不带一丝一毫的伤感,但任人看着,却有流泪的冲动。大概是灯太暗了吧。

    向泽林移开了发酸的双眼,盯着远处一簇簇的阴影,慢悠悠的道:“我今天看到那个女孩儿了,也看到那对竹叶,我分辨不出真伪。而且……”

    话说得起伏,但向泽森依旧冷淡的抽着烟,仿佛没有一丝波动。

    “而且,她和陈子优很熟。”转过头来,向泽林紧紧盯着他。

    “嗯,我知道了,那个是她师妹,耳钉是真的,不过人不是。”浓厚的磁性嗓音,跟着一圈圈的烟雾缭绕而出。

    向泽林惊异:“什么?”

    不是因为陈雨悦是她师妹这个答案,这个他隐隐约约也猜到了。而是因为最后一句,人是假的?仿制品?

    “明天让陈子优来一趟,只能他自己来。”向泽森把烟头弹飞了很远,点点的火星散落下来,直至最终熄灭,他也不曾回答向泽林的话。

    “恩,正好他也要见你。”向泽林并不打算多问,他十分了解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胜过血缘的大哥,早晚会告诉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