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新仇旧恨

    “为什么呢?”郁洛轩低头继续舔着她的耳垂,漫不经心的一问,顺着洁白的下巴封住了她的樱唇。

    她只来得及“嘤”了一声,全身再次软绵绵的沉溺了下去。

    一火热的手轻易的解开她衣领下的几个扣子,慢悠悠的溜进去,搁着仅剩的衣物覆上了她饱满的柔软,手感极好,只感到身下的娇躯一震。

    郁洛轩恶作剧似的捏一捏,勾着她的衣物,放开她的樱唇嘟囔着:“这小衣衣是我给你买的吗?真合适。”

    “你……”陈雨悦到抽了一口冷气,全身都在发抖着,如被火烧似的热腾腾,口干舌燥,羞涩不已的同时,也找回了一丝思绪,两指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随着痛感传来,她终于完全清醒过来,找回了自己的力气,抬起手臂,对准他的脖子,暗中运力,力度适中的劈下去。

    “**……”郁洛轩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发狠的咒骂了一声。

    陈雨悦默默地把他推开,看着他俊美的眉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不起。”

    轻手轻脚、心细认真的为他包好后背上的伤口,才站起来打开那一篮巧克力,剥开一颗,放进了嘴里。

    轻轻一咬,香甜浓郁的味道霎时在齿间蔓延开来,随着香脆酥爽的夹心直达心底。陌生的感觉令她不由得闭上眼睛,慢慢的品尝。

    夫人,幸福的味道,是甜蜜的么?

    看着床上那个人,自己真不知拿他怎么办好,摸摸胸口,刚刚打晕他那一下,她觉得心疼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看到他毒发时那样从容的忍耐时,是在他专心致志为她挑选衣物时,是在他装模作样扮可怜时,还是在他邪魅顽劣暴怒时?

    不知道,不知道,陈雨悦摇摇头,总之每一次他的靠近都能让她悸动不已。尤其是那一次又一次的深吻,几乎让她陶醉沉溺,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

    迷茫的站起来,她飘然而至,到了郁洛轩身边将他扶起来,排除心中的杂念,开始运功。

    “叮咚……”天已大亮,晨光被厚实的窗帘挡在了外面,屋内一片昏暗宁静,却被一阵急速的门铃声打破。

    “啪啪啪……”一阵强大又有震撼力的响动传进屋内。按了很久的门铃依旧不见动静,吴恩帆只好用力啪门。

    郁洛轩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眸,抬头,一阵剧痛从后劲脖传来,忍不住轻呼“啊…”了一声。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本还迷糊朦胧的双眼瞬间紧缩,狂暴的怒火冲天,所扫之处皆像被腾腾燃烧起来。

    “陈雨悦,你死定了。”狠狠的咬牙,吐出了这恨毒了的话语。

    “啪啪啪……”又是一阵阵疯狂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透过昏暗的光线,他准确无误的确定闹钟上的指针,十一点多了。

    再也不耽搁,连忙翻身起来。谁知双脚一落地,已经习惯了的麻痛感消失了。柔软的地毯让他脚步轻快如同无物。

    “洛轩,你没事吧?”一开门,强光直射而入,让郁洛轩不得不抬手挡住,任由紧张万分的吴恩帆推门进入。

    郁洛轩揉揉脖子,漫不经心的回到:“哦,没事。睡得太晚了。”

    “怎么睡到现在,你又喝醉了?泽林打了几百个电话,我也打了几十个,你都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咦……你背后怎么回事?”吴恩帆责怪的唠叨一圈后,瞥见赤~裸着上身的他后面抱着纱布,紧张的跑来查看。

    郁洛轩双手捂着脸,一抹而下,俊美光洁的脸恢复了往常的清明。摆摆手道:“昨晚不小心磨破了皮,都消毒包扎了。你怎么来了?”

    “还不是你电话不接,泽林没办法了才找到我的。”一边拆纱布一边回答,确定他背上是小伤,吴恩帆又开口道:“对了,那位雨悦小姐呢?”

    他今天一件悠闲格子衬衣,爽朗的外表显露无疑,却因为刚才的紧张而撸起的衣袖,让他更接地气。

    “不知道。”郁洛轩冷冽的给自己灌了一杯冰酒,心中像压着一块石头似的感觉却越发的清晰。闭闭眼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不在呀,我还想问问她关于药物色事儿呢。”吴恩帆有些失望。

    郁洛轩扬了扬眉,幽幽的道:“我身上的毒解了,你也不用折腾了。”

    “真的?什么时候解的,要怎么彻底根除,不会又是吃一颗药丸吧?”吴恩帆一把上前抓住他,惊喜万分。

    “不知道,我昨晚被她打晕了。”郁洛轩拉开窗帘,让日光任意洒进来,迎着太阳,若不经意的说道。

    但吴恩帆能感到他的怒意,随着那打在他身上的光线一般直射而出。只是在他这个好兄弟面前,他毫无保留的道出一个女人带给他的挫败感。

    吴恩帆就这样沉默的看着他,他插不上手帮不上忙,内心里为这个兄弟感到倒霉,但他又觉得陈雨悦不是坏人,就是她这做法有些极端,为什么解毒还要把人给打晕。

    可惜他不知道陈雨悦打晕郁洛轩的真正原因,若是知道或许他便会理解她,但同时也会更为自己的哥们身为一个男人感到憋屈。

    “她给你的毒药还有吗?”郁洛轩转身,把杯中的酒一口气喝完后,似是决定了什么,语气慢悠悠,但任谁都感到那股决绝狠辣。

    吴恩帆攫眉,“有,你想干嘛?”

    “给我。”郁洛轩果断伸出手,看到吴恩帆并不愿意,才再加一句:“放心,我知道分寸,不会有事。”

    只消一想,吴恩帆便大概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但是他阻止不了,从小到大都这样,只要郁洛轩决定的事情,没人可以改变。

    “我会抓紧时间研制解药的。”吴恩帆重重的承诺,这是他唯一能帮上忙的地方了。

    郁洛轩抿嘴一笑,漫不经心的点头,把那一颗药丸握紧了掌心。

    送吴恩帆到医院后,郁洛轩才转头直往金三角大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