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屡试不爽

    “嗯,我等你。”李欣童狂热的眼神紧紧贴在他身上,握着手中的钻戒甜蜜不已,恨不得将这个男人藏起来,再不给别人看一眼。

    她绝对是一个富家千金,从小捧在手心长大,一个钻戒当然不在话下,但是这是他送给她的,那就不一样了。狂喜、幸福紧紧包围她。

    爱情的降临,看来是真的!

    她一定会是郁洛轩最爱的女人,也会是宏兴的第一夫人,一定会的。

    直到郁洛轩手捧一大篮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下来,李欣童才从美好的憧憬中回过神来。只见他翩翩而至,如王者归来,迎娶他美丽的新娘。

    “轩哥哥,这巧克力篮好漂亮,谢谢!”李欣童还没等他走近,就迎上去,姣好的面容笑出了花,伸手就要来接。

    这一刻,李欣童觉得自己掉进了蜜缸里,幸福和甜蜜让她已经迷失了自我,只愿为眼前这个男人付出一切,包括身心。

    郁洛轩俊眉一扬,避开她伸过来的手直接转身,让李欣童接了个空,洋装不经意的抬手看看表说道:“挑好就走吧,我赶时间。”

    李欣童脸色刷的一变,尴尬的扫了一眼周围,见没有人注意到她,才动作僵硬的收回手,假意理了理一丝不苟的大卷发。

    “可是,轩哥哥你的戒指还没选呢。”李欣童恢复得很快,立马温柔可人、笑语连连提醒他。

    她知道她的情敌很多,要这位如王者般优秀的男子收心完全属于自己,这路还很漫长。但是,她不会放弃的,相信终有一天会实现的。

    古代的皇后不也是这样吗?想要站站在最顶峰,和他并肩,那必须要比别人付出得更多,艰辛百倍。尤其是要忍,要讨好郁家俩老。

    从小的教育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不单是为了家族,更是为了她自己。

    这么一个男人,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抵挡他的魅力,他的强大,他的邪恶,他的俊美,他的一切。

    “我么?”郁洛轩长长的睫毛一扇,充满鄙视的扫一眼四周柜台里的价值连城的珠宝,然后苦恼又淘气似的咬咬唇,嘟囔着道:“我都不喜欢呢。”

    “轩哥哥……”李欣童只觉自己一颗心酥到了脚底,没想到这个男人还会有这样萌的时候,爱欲瞬间如火山爆发般不可收拾,看不得他受半点委屈,暗恨不能马上将自己的一切都献出去,让他开心。

    看着她的表情,郁洛轩眼底一片讥讽,这招真是屡试不爽,若此时是陈雨悦,她的那娇羞的脸蛋保证红到耳朵根。那情景单是想想便觉得十分有趣。

    此时的陈雨悦刚从望海花园出来,她并没有给郁洛轩打电话,不知是因为见到他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心里赌气。或是她时刻在提醒着自己,不可以沉沦,不可以和他有任何的瓜葛。

    他们本就是不同时空的陌生人,不过是一次匆匆而过的偶遇,此后便形同陌路,再不会相见。

    “雨悦,上车,我送你。”陈子优开着他的山地沃尔沃,匆匆忙忙赶出来。

    他就是回房拿件外套准备去送她,这固执的小女孩却非要自己回去,连等都不等他一下。

    也不知她一个来之千年之前的女孩儿,如何习惯这样高科技高信息时代的生活。

    陈雨悦回神,抿抿樱唇无奈道:“子优哥,你怎么出来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都来过好多次了,怎能劳烦你再跑一趟呢?”

    “小悦,你太不给面子了吧?好歹我也是个男人,别说你是妹妹了,就是普通客人送送,也是最基本的礼数好吧。”陈子优洋装不满的哼哼,他是个办事周到,礼貌周全,刚正不阿的人。

    陈雨悦坐上了车轻轻一笑,“嗯”了一声也就不再推脱。

    这个女孩子真安静,只要你说得合理,她似乎什么事都愿意听从安排,而且和她无关的事情,她几乎可以用漠不关心来形容。不像他姐姐陈子雾,什么事情都一马当先,给他和家人安排好一切。

    “小悦,和我说说你怎么认识的这个朋友的。”陈子优忍不住的好奇,但更多的是出于关心。

    陈雨悦转头看着他,微微的邹邹眉头,似是有些尴尬,又像是在思考该如何回答。

    很久,她才小声说道:“就是在刚穿越来的海边碰到的,我没身份证,夫人叮嘱我先找一个人收留,然后就跟着他回去了。”

    陈子优专心的看着前方的路,嘴巴却喋喋不休责怪道:“你傻瓜呀,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随便跟陌生人回家嘛?我姐也真是的,好的不教……”

    “呵呵,子优哥你不要责怪夫人,其实我有功夫防身,一般人伤害不了我的。”陈雨悦低声笑了起来,清冷空灵的双眸满是暖意,像个孩子一般纯真无邪。

    陈子优突然觉得心软软的,全身心都仿佛放松了下来,一手执方向盘,一手撸起衣袖,问道:“那他是什么反应?”

    “嗯……他呀?”陈雨悦想起郁洛轩当时见到她那种暴怒的表情,以及之后受制于她的种种,心情瞬间大好,笑着回道:我和他谈了个交易,他答应收留我一段时间,我答应帮他一个忙。”

    不知为何,这次隐瞒事实她觉得特别轻松,也许因为在她骨子里她认为那是她和郁洛轩俩人之间的事,根本不需要告诉别人,甚至陈子优也不行,因而不存在撒谎之说。

    “是什么忙?”陈子优知道这个就是她目前不能搬到家里住的原因,他想知道是什么忙,然后尽快帮她解决。

    陈雨悦也不隐瞒,更没有不耐烦,爽快的道:“他知道我会一些赌石之术,让我陪他出席一次赌石大会。”

    听罢,陈子优也放下了心,看来她这次遇上了好人,既然答应了别人,那是该遵守诺言的,这是最基本的诚信问题。

    车里两人聊得开心,却不知,远处暮光之下,谁也没有注意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随尾已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